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 戏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原本以为,只要唐萧的事不被父亲知道,那么这一切,就有挽回的机会。

    但没成想,袁桑桑竟然在我父亲那里告了状。

    得知父亲已经跟袁桑桑碰面之时,我站在大厅的走廊里,发愣了很久。

    杜合弯身捡起地上的手机,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小姐……你现在,不去老唐总那屋看看吗?”

    看,当然要看,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冷静的想清楚,一会儿要如何应对父亲和袁桑桑。

    起身走向办公室之时,身旁的员工自动退后,他们静默的看着我,脸上带着悲悯和同情。

    站到办公室门前,我伸手叩了叩门,里面没有回声,我直接就走进了屋。

    不出意料的,父亲正一脸怨气的站在办公桌旁撑着身子,整张脸拧成一团,气色差的要命。

    袁桑桑就坐在沙发上,哭成了泪人。

    父亲看到我,不争气的瞪了我一眼,直接就责怪了过来,“你哥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父亲的额头皱起了三道纹路,不停抽搐的嘴角,显露了他的愤恨和苛责。

    我想上前搀扶他一下,父亲就转头拿过了手机,开始按我哥的电话号码。

    我急忙上前就拦住了他,说道:“爸!这件事是个误会,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父亲捶胸顿足的喊道:“误会?唐萧那个不孝子,都已经把人家姑娘冒犯了!这还是误会?”父亲挣开我的手,“唐萧人呢!他现在在哪!”

    我身子不稳的向后踉跄了两步,说道:“他现在……在反省……”

    父亲无力的向着身后的桌子靠了靠,激怒的说道:“那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听到这样的质问,我猜测,袁桑桑还没有把唐萧吸毒的事情说出去,毕竟父亲现在的脾气还是可以控制的,如果吸毒的事情败露,我估计,父亲早就气倒了。

    我回头看了看正在哭泣的袁桑桑,她抹着眼泪,演的是有模有样。

    我正过身,看着父亲说道:“爸,唐萧闹出了这样的事,是他的不对,但你能不能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这件事,就交给我和我哥来处理,既然是他犯下的错,那就让他亲自解决,行吗?”

    父亲怒不可遏的看了我两眼,随后愤懑的转过了身,他一只手撑在桌面上,平铺的手掌,渐渐握成了拳头,他的身子小幅度的颤抖,哀怨的喘着粗气。

    忽然,父亲下定决心的走到了袁桑桑的面前,抱歉而羞愧的说道:“姑娘,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吧,既然我儿子做了错事,那我就应该替他接受惩罚,只要你提出的条件,我都会应允。”

    面对父亲的处理方式,我心里悬着一把刀,生怕袁桑桑又会弄出什么令人意外的鬼把戏。

    可眼下,她非但没有提出要求,甚至……装起了柔弱。

    她泣下沾襟的抓着自己的胸口,喃喃道:“叔叔……我觉得现在赔偿与否,都不重要了,我的颜面已经丢尽,所有人看到了我那天被唐萧……”

    说着说着,她就控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我无语的看着袁桑桑完美的表演,心里禁不住的感叹,她真是一个由内而外的戏精!

    高中的时候就装柔弱装懂事的讹骗我的资助金,上了大学,就开始抢我的老公,然后靠富二代上位,现在,她为了跟我作对,还动起了我哥的主意。

    我当真想不出,她这么做的理由,而唯一能想通的,就是这一路走来,她对我的仇恨。

    有时候我都会纳闷,老天爷把这样一个炸弹安置在我的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考验我吗?还是一心想让我,经受恶人的折磨?

    等着袁桑桑哭够的时候,父亲满脸愁容的连续叹气,接着说道:“那你看……我们赔偿你行吗?”

    袁桑桑擦着眼泪抬起了头,说:“叔叔,我不缺钱,我只是,想要一个交代。我现在的名声已经毁了,外面的人一定都认为,我是一个被人玷污的女人。这样的标签,我真的无法接受,无法接受……”

    听了袁桑桑的话,我恨不得好好同她理论一下,她的身上,到底是插上了什么标签。

    被侮辱?难道她当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就她做出的那些龌龊事,哪一件不在证明,她就是一个不知检点的荡妇!

    一个满身污点的人,竟然还想通过这件事洗白?她也真够没下限了!

    可是,即便我心里是这样想的,我都无法,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露出来。

    一是我不想再给父亲添火,二是,如若我现在辱骂了袁桑桑,她就一定会把唐萧吸毒的事给抖落出来。

    她就是掐定了我的这一点,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我父亲的面前做戏!

    父亲愁苦着脸色,站在一旁思考了好久好久。

    等着袁桑桑不再哭泣的时候,父亲忽然凝重的说道:“姑娘,那我让我儿子对你负责行吗?既然是他犯下的错,那就让他……”

    刹那间,我崩溃的说道:“爸!你在说什么!”

    父亲怒发冲冠的喊了过来,“我说话的时候,你别插嘴!”

    我不敢再发声,而眼前的袁桑桑,似乎是很满意这个答复。

    她象征性的抽噎了两下,说道:“叔叔……这件事,还是让唐萧主动来找我谈吧,不管他会不会对我负责,我都觉得,我们应该见面谈一下……”

    父亲纠结着点了点头,“好,那抽时间,我会带着唐萧,还有唐萧的母亲,跟你当面道歉。到时候,我们再谈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如果你想要赔偿,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

    话落,袁桑桑艰难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她假装虚弱的晃了两下身子,扶着额头说:“叔叔,那我先离开公司了,我最近一段时间……想要好好静一下……”

    父亲应着声,“好,那公司的拍摄任务,你暂时就不要管了……”

    袁桑桑红着眼睛点了点头,而当她离开办公室时,她故意冲着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果不其然,这又是她演的一场好戏!

    什么“叔叔”,什么“被侮辱”,都是她装出来的戏码!

    当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父亲的时候,我搀扶着父亲,坐回了办公桌内,我给他倒了杯温水,从抽屉里拿出了治疗心脏的药物,说道:“爸,把药喝了吧……”

    父亲拄着额头,静默的低垂在办公桌内,说道:“把你哥叫来。”

    我为难的抿了抿嘴唇,缓了两秒之后,说道:“爸……其实您都知道,袁桑桑不是什么好人,您也知道,我和周子昂离婚,就是因为袁桑桑。其实您什么都明白,但为什么……要说出让哥负责的话?”

    父亲用力的拿捏着自己的太阳穴,沉默不语。

    我继续道:“爸,我知道您现在特别生气,但是……这件事真的不是哥的原因,唐萧他压根就没想对袁桑桑怎么样。昨天的那出戏,都是袁桑桑自导自演出来的,是她为了讹诈我哥,才会突然出现在办公室,然后搞出一场……被猥亵的犯罪现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