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6章 仇恨的滋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电话里的人不是唐萧,我下意识的,预感到了一丝危机感。

    只是,还没等我开口询问,对方就先说了话。

    “你是机主的什么人?”

    我毫无底气的说道:“我是他妹妹,请问……”

    “那正好,我正准备联络机主的家人,刚刚在清河路的交叉口,他被迎面而来的面包车给撞了,我是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察,现在,车主已经被120送走了,你们先赶紧去医院吧。”

    “……”

    悲怆,伤痛,无法相信。

    耳边的通知,就像是无数把尖锐的刀子一样,一刀一刀的,剜着我的皮肤,我的心脏。

    脑子恍然的一瞬间,我的手机落在了地毯上。

    沉闷的“啪嗒”声,引起了原本就在走神的父母。

    他们炙热的目光向我投递而来,而这一次,我只能说出警察交代的一切。

    突然间,我觉得老天爷一定是在折磨我身边的所有人,明明唐萧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明明他才刚刚遇到心动的人。

    结果,一切都在片刻间倾毁。

    前往医院的一路,母亲几次哭昏了过去,父亲一直在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他似乎已经无法呼吸,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没了正常人的模样。

    我第一次觉得人生如此艰难,比当初离婚的时候,还要难捱。

    一到手术室的门口,父母就控制不住的,在外面流泪张望,而以前那个一向注意形象的母亲,瘫坐在手术室的门口,就失去了正常人的意识。

    她在哭,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颜面,也不在乎,自己身为这间医院的骨科大夫身份,就那么呼天叩地的哭泣。

    手术的时间一直在延续,我们谁都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半个小时以后,负责这起车祸案件的警察,来了医院走廊。

    看到警察的一刻,我故意委托熟悉的护士,帮我拦住了父母。

    我一个人保持清醒的走到了警察的面前,而对方,递给了我一份文件,说道:“有些手续需要你代办一下,还有,肇事者已经归案了,对方是一个二十五左右的青年,驾驶一辆货运面包车,他是违章逆向行驶的,所以,车祸的主要责任,都在肇事者的身上。”

    我用力的眨了眨眼,保持冷静的接过了警察手中的文件。

    而当我看到,落款下面,写着的“袁浩然”三个大字时,我这辈子的仇恨,都在一瞬间,堆积爆发了。

    袁浩然,就是袁桑桑的哥哥,此前他就蓄意伤害过我和滕柯,那一次我原谅了他,而这次,他又来伤害了唐萧。

    我死死的拿捏着纸张,警察就提醒的拉扯了一下纸面,说道:“唐小姐,你先冷静一点……”

    我憋红着眼,抽搐着嘴角点了点头,签好字以后,身后的手术室,就被打开了。

    我已经顾不得跟警察沟通细节,转身就跑到了医生的面前,同样的,父母紧抓着医生的手,询问我哥的状况。

    医生摘下医用口罩,看了看我们三人的神态,说道:“患者现在,是因车祸导致的头颅外伤,大脑严重受损,意识丧失,也就是……植物人的状态。”医生摇了摇头,“抱歉,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这个晴天霹雳打下来的一瞬间,母亲就晕倒在了地面上,而父亲,跌坐在墙边,抓着心脏,开始呼吸不畅。

    我想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刻的我有多绝望,也永远忘不了,我想杀死袁桑桑和袁浩然的决心。

    我说过的,那些对我怀着恶意的敌人,可以当着我的面,拿着刀子丧了我的命,但唯独不可,伤害我的家人。

    可眼下呢,他们不仅伤害了我的家人,还毁掉了我的家。

    植物人?这就意味着,我哥的生命,暂停在了他的大好年华。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竭尽全力的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我将父母一个一个的送去了病房。

    母亲开始打葡萄糖的吊瓶,父亲则被心血管的医生治疗审查。

    我哥被单独安排在了重症病房,他就在我的隔壁,我却迟迟不敢去看他的模样。

    当我挺着即将坍塌的身子骨,来回的照顾父母寻找医生时,我曾多次询问过给唐萧做手术的医师,问问他,唐萧还有没有可能,再次苏醒过来。

    可医生给我的答复很明确,没有可能。

    或许会有奇迹,但奇迹,只是安慰人的说法。

    我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但医生的眼神在很清醒的告诉我,别挣扎了,别自我安慰了,认命吧,那个充满活力的生命,如今只剩下毫无用处的呼吸了。

    忘记是什么时候,我一个人走出了病房,蹲坐在窗口下,嘴唇发干的,独处了好久好久,我望着眼前白花花的墙壁发呆,好似那堵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又或者,那堵墙,能让我逃避现实。

    蓦然间,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我没了反应,甚至已经遗忘掉,这一刻的我应该抬头看看对方的面孔。

    我的眼睛就停留在他们的裤腿上,忽略了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忽然,眼前的那个男人蹲下了身,他模糊的轮廓在我面前泛开了一片波纹,沉沉的说道:“没事了,我来了。”

    他搀起了我的肩膀,直接将我的身子拉了起来,我的双腿瞬间软麻,无力的靠在掉漆的墙壁上,而这时,我才看清滕柯和曲玥的脸。

    曲玥用力的抱紧了我,喃喃地说:“傻子啊!你为什么不先找我啊,你怎么那么逞强啊!”

    我不说话,眼前的滕柯就轻轻的帮我擦拭了泪水。

    我眨了眨眼,视线愈加的明晰了起来。

    我长呼着一口气,颤着嗓音说:“曲玥,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医生,唐萧还会不会苏醒了?我问了他们好多遍,他们都说……唐萧再也醒不过来了,可是我觉得他们都在骗我,你帮我问问好吗?你的人脉最广了,你问的人里,肯定会有人说,唐萧还是有机会苏醒的,对吗?”

    突然,曲玥用力的抱紧了我的身子,热泪盈眶的说:“会的,会苏醒的,如果谁说他醒不过来,我他妈的就杀了他们!”

    我点点头,强硬的挤出一丝微笑,“你看吧,我就说,他会醒的……”

    可是……在我说完这自欺欺人的话语时,我终究还是,忍耐不住的抱头痛哭了起来。

    就让全世界的人都欺骗我吧,就让我活在谎言里吧……

    或许这样,还能幸福一点。

    伤痛、悲哀、难过,当这些负面的东西,彻底击垮一个人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世上,没什么能再伤害我了。

    我是什么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已经记不清楚了。

    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病房窗口缓缓浮动的蓝色窗帘,以及泛着月光的深夜。

    身旁,曲玥和滕柯各自趴伏在我的床边,我看着他们轻声熟睡的样子,这才察觉,原来已经很晚很晚了。

    手边,手机忽然在这时亮起了微弱的光线,我拿起手机,艰难的睁开红肿到不行的双眼。

    屏幕上,是来自尹思晗的平静提醒。

    “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承认我是想借着你的手,除掉袁桑桑,但我还是觉得,这双手,我只能找你借。”

    眼前,明亮的屏幕光线,渐渐的变暗变弱。

    屏幕黑下去的一瞬间,我的眼角传过了一阵刺痛感。

    我重新按亮屏幕,冷静而清醒的,回复了她的信息。

    “找个时间见面吧,我答应你的提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