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7章 打理公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医院住下的这一夜,我是眼睁睁看着,太阳慢慢升起的。

    从半夜醒来以后,我就平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好像这辈子都没能这么静心过,明明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事,但却泛不起任何波澜了。

    身边的曲玥醒来时,她的脖子明显僵住了,她保持着歪脖子的动作挺了好一会儿,眼睛紧闭,抓狂的说道:“疼疼疼……帮帮忙……”

    我伸手就帮她拿捏了两下,说:“有床不睡,非要睡在这里。”

    这时,身边的滕柯被我的声音吵醒,他肿着眼皮,额前的碎发根根立起,他捏了捏太阳穴,轻咳两声说:“怎么样了,你好些了吗?”

    我点点头,挪着身子就要下床,曲玥拦了我一把,说道:“你又要干嘛啊!你爸妈有人照顾,不用你操心了!”

    我摇摇头,“我去看他们一眼,这样放心。”

    下地时,我的脚底板传来了阵阵酥麻的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我这才想起,昨天一整天,根本就没吃什么东西。

    站直身的一刻,我眼冒金星的晃了两下身子,滕柯在身后揽住了我的肩膀,说:“我陪你。”

    我摇摇头,“别了,如果我爸看到你,又会生闷气的,我自己去就好。”

    我推开了滕柯的手臂,曲玥作势就迎到了我身后,“那我陪你吧!”

    去了爸妈所在的病房,老两口已经不在屋子里了,说来也真是可笑,哥哥出事以后,剩下的我们三口,也一一病倒。

    我直接就去了我哥所在的重症看护室,果不其然,爸妈正守在门口,期待着能看到唐萧一眼。

    我隔着三米远的距离,站在走廊的墙边,脑袋靠在墙壁上,心里是说不上的滋味。

    曲玥在身后戳了戳我的肩膀,说:“别难过了好吗?你爸妈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你就更不能脆弱了。”

    的确,父母都这样了,我就更应该撑起这个家才是。

    我转过身,说道:“我去给爸妈买点吃的。”

    曲玥拦着我的肩膀,“你别去了,滕柯已经下楼了,他会买的。”

    我点点头,“那好吧……”

    守在重症室门口的那段时间,父母的情绪,比昨天稳定多了,但即便如此,眼下的状况,也依然不乐观。

    大概上午八点多的时候,父亲将他的车钥匙交给了我,他很郑重的告诉我,这段时间,他和母亲,要留在医院里照顾唐萧,而我,负责打理公司的一切大小事务。

    我忽然觉得手中的车钥匙沉甸甸的,而也就是这一刻,我恍然醒悟,原来唐萧之前的压力那么大。

    我对公司里的很多业务都不熟悉,这突然降临的巨大任务,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和你妈能照顾好自己,但家里的公司不能没人管,你一会儿收拾一下,就去公司吧,今天我本来还有一个项目要谈,你去帮我处理吧。”

    我强挺着点了点头,“嗯……那下午我会联系家政服务那边,雇佣一个专门的看护,来照顾我哥,这样你和母亲,也不会太辛苦。”

    父亲点着头,“好……”

    交代完这些事,滕柯刚好买完糕点回了医院。

    我把食物交给了父母,换上衣服,打算回公司。

    在医院门口分道扬镳后,我们三人各自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但前行的一路,我都感觉到,后头有一辆车,一直在跟着我。

    我对着后视镜看了两眼,竟然是滕柯的车子。

    我没有理会他, 以为他会在下一个路口转弯,但意外的,他一直跟着我开到了公司楼下,甚至跟我一同下车。

    我站在车旁边,漠然的看着他说:“跟了我一路,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滕柯表情有些凝重,“不放心你,就跟来了。”

    我僵笑着摇摇头,“我没事的。”

    滕柯走到了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说:“走吧,今天我不回集团,刚好,能在这边帮帮你。”

    其实,这一刻的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阻止他的行为了,我当真,是连多说一句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和滕柯进了公司大堂以后,杜合紧张的跑了出来,“大小姐,你哥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老唐总不生气了吧?”

    对于这件事,我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这时,我的身后莫名响起了袁桑桑的声音。

    “怎么会不生气呢?应该说是,快要气昏了!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这事摊在谁的身上,都难过!”

    我回过头,看到了浓妆艳抹的袁桑桑。

    她的气色好极了,没有一丁点的愧疚,也没有一丁点的掩饰。

    我想都没想,上前就开始撕扯她的头发和衣服,我甚至连骂人的话都不想说,就只想杀人。

    袁桑桑尖叫着后退,杜合和门口的保安就上前阻拦。

    滕柯将我拉到了他身后,挡着我的身子说:“你和这种人生气值得吗?”

    我喘着粗气,指着面前两米远的袁桑桑嘶吼道:“袁浩然现在在哪!他为什么要开车撞我哥!为什么!”

    袁桑桑捋顺着额前的刘海儿,说道:“你说我哥呀?我哥在家呢,正吹着空调,吃着西瓜呢!毕竟……撞人这么惊心动魄的事,让他感觉很紧张!所以,就在家歇着喽!”

    我用力的推着滕柯手臂,想要手撕了袁桑桑,“ 他为什么不在监狱?他毁了我哥的人生!他为什么不在监狱!”

    袁桑桑耸耸肩,“那可真是抱歉了,昨天晚上,我就把我哥给赎回来了,虽然他犯了那么一点点的小错误,但是,我有后台啊!我怎么可能,让我哥呆在那种地方呢!我不像你,自己的哥哥成了植物人,而最大的原因,却是因为自己的妹妹!”

    我扯着嗓子大吼:“所以是你指使袁浩然这么做的,是你指使袁浩然去撞的我哥!”

    袁桑桑讪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哦,如果不是袁浩然亲口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他昨晚竟然撞车了!”

    袁桑桑低头扣了扣指甲,“哎,真可惜,我还等着你爸妈带着唐萧,亲自来找我道歉呢,现在,怕是等不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