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8章 电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对袁桑桑的挑衅,我用力的挣脱开滕柯,就冲到了她面前,“你现在马上给我滚!滚!”

    袁桑桑撅着嘴摇了摇头,“我才不!我还要给你们公司拍宣传片呢,我这么爱岗敬业的一个人,当然是要坚守到底啊!”

    话落,袁桑桑就故意撞开我,走向了电梯口,电梯门开时,她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就进了电梯。

    身后,杜合惊叹的说道:“大小姐,这个袁桑桑,是精神分裂吗?她昨天,还不是在跟老唐总诉苦,说自己被侮辱了么,今天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杜合不可思议的摇着头,接着,他猛的问道:“对了,刚刚你们说什么?大小姐,你哥怎么了?植物人?”

    我没有理会杜合的诧异,转身,就冲着门口的保安问了过去,“电梯的总闸在哪?”

    保安愣了一下,指了指身后隔间的方向,“在那头……但是,那个东西,一般情况下不能碰……”

    我直接命令过去,“你现在去把电梯总闸关掉,如果在袁桑桑下电梯之前,你没有关掉电源,你就不用在这里做事了。”

    保安傻了眼,起身就冲到了他所说的那间屋子里,紧接着,电梯那头,如同出了故障那般,一阵噪响,接着屏幕变黑。

    保安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担忧道:“唐小姐……这样太危险了,电梯里……还有人呢。”

    我冷漠的哼着声,“我就是因为电梯里有人,才让你关的闸。”

    身旁,杜合大惑不解的张开了嘴巴,惊讶道:“大小姐,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还有,你们刚刚说唐萧他……”

    我回过身,尽全力的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说:“正如你所听到的,唐萧出车祸了,他现在卧床不起,医生说是植物人的状态,而肇事人,是袁桑桑的哥哥。”

    突然,握在杜合手里的小镜子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他颤抖着喃喃道:“大小姐……”

    我强忍着自己一触即发的脆弱情绪,佯装道:“这件事,你就不用再问我了,我现在没心情陪你一起难过,如果你现在有空,就帮我留意着电梯里的监控,什么时候袁桑桑只剩一口气的时候,你再把她从电梯里放出来。当然,如果她死在了里面,跟你们也没有关系。”

    杜合惊讶的说不出话,看着他的眼神,就仿佛一幅不认识我的模样。

    是啊,当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狠心到……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起身就走去了安全楼梯那边,滕柯跟在我身后,一路上,一言不发。

    等我走到行政大厅那一层时,我转过身,看着他说:“你回去吧,我没事的,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我不是挺坚强的么。”

    滕柯的眼神里带着几丝同情和几丝柔弱,他面带温色的摸了摸我的额头,说:“就是因为你看上去太坚强,所以才显得你格外脆弱。”

    当他的手掌,触碰到我的额头时,那股暖暖的温度,融化了我身体里的阵阵冰冷。

    不知怎么,我突然特别想拥入他的怀中,我好想找个依靠,什么都不管的,让别人来帮我教训那些罪人。

    但我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属于我,现在,也没有任何人能帮我。

    刚刚的逞强都是伪装,但我不得不这么做。

    走去办公室以后,我开始处理父亲早上交代给我的合同,是货物的运送合同,对方是一家化妆品公司,要我们负责货物的长期输送。

    我仔细的浏览着手头的资料,滕柯就坐在沙发里,慢悠悠的喝着茶水。

    时不时的,他会端着咖啡杯站到我身后,看着我合同上的内容,告诉我一会跟合作方见面时,要怎么开口谈条件和注意事项。

    他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堆,等我完全被他说糊涂的时候,回头就死盯着他看。

    滕柯很无辜的耸了耸肩,“你是菜鸟,我刚刚和你说的,你都必须注意。我就是深知你什么都不懂,才来帮你的。”

    我张口就想让他赶紧回老宅,他却抢了我的话,“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陪你到晚上下班。”

    他面无表情的勾了勾嘴角,搞出一副,对我很是照顾的模样。

    我叹着气摇着头,实在没有力气,处理他这个大活人。

    因为,再过半个小时,合作方就会来公司,我还要好好准备才是。

    不过这时,办公室的房门忽然被敲响,我还没张口,滕柯就正襟危坐的,在沙发里,职业病的低声喊了“进”。

    我无奈的看着他,接着,办公室门口,走进来了行政部女职工的身影。

    她进屋时,唯唯诺诺的,好像是有什么事要求我。

    我抬头看着她,她就支支吾吾的开了口,“唐小……哦不唐总……那个……”

    我插话道:“你叫我未晚吧,要不太生疏了。”

    她点点头,“未晚……那个……刚才楼下的保安打电话给我了,问我,您打算关袁桑桑,关到什么时候?”

    我仰着头,平静的看着她说:“难道保安忘记了吗?我不是说了,直到她剩下最后一口气,再放她出来?”

    女职员为难的拧巴着脸,说:“唐总……哦不,未晚……要不您就松口,让袁桑桑出来吧,刚才楼下保安说,监控里看到袁桑桑一直在打电话,怕是报警了……”

    报警?我还真就不怕她报警。

    不过,电梯里的信号那么烂,她都能把电话打出去,看来,她是真的急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口又冲进来了另外一个女员工,气喘吁吁的说:“唐总……楼下来警察了,刚刚保安又打电话来了。”

    沙发上,滕柯麻利的站起了身,“我来处理吧,你在这看合约就好。”

    我起身绕出了办公桌,说道:“不用,警察而已。”

    走出办公室以后,我跟着那两个女职员走下了楼。

    果不其然,公司门口停了一辆警车,两位警察站在门口的保安室前,正在询问保安一些情况。

    我走上前,冲警察说道:“请问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个子很高的警察指了指不远处的电梯口,说:“我刚才接到报警,说你们这里有人故意把人关在电梯里,你们现在……”

    我假装惊讶的瞪了瞪眼,说道:“怎么可能?我们公司的电梯一直好好的啊……”

    警察一脸的纠结,“那你现在查看一下电梯的情况吧,看看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指挥着保安,“你去看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