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1章 我挺喜欢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袁桑桑一出现,蹲靠在地上的袁浩然,噌的一下就抬起了头。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袁桑桑,表情纠结而挣扎。

    袁桑桑跑到了袁浩然的身边,拉着他的身子说:“他们刚刚欺负你了吗?他们对你做什么了!”

    袁浩然抓着袁桑桑的手臂,脸色又红又青,他眼神犀利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袁桑桑,试探的开口说:“唐萧现在……成了植物人的事,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袁桑桑愣了一下,她回过头狠狠的瞪着我,接着拉着袁浩然的手臂说:“哥,我们回家吧……”

    袁浩然一把甩开她,“所以,我现在能平安无事的站在这里,是你找那个叶炜求情了是吗?”

    袁桑桑瘪着脸不说话,而突然间,她怒气冲冲的就喊了出来,“植物人怎么了!植物人也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她拉着袁浩然的手,“哥!我肚子里的孩子都被唐未晚给害死了,让他们唐家人一命抵一命,是应该的!再说,他们唐家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车祸的事你没错!你根本就没错!”

    袁浩然摇着头向后退了一步,绝望道:“桑桑,你是不是又在和我撒谎?你之前流掉的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周子昂的,对吗?”

    即瞬,袁桑桑的脸色灰暗了下去,她回过头,勃然大怒的指着我的脸说:“唐未晚!你不要在这里挑拨我和我哥的关系!你哥会变成植物人,是因为他命不好!他活该当了你哥,所以这就是他的报应!”

    听她说出这样的话,我毫无犹豫的,就冲到了大厅门口,拿起立在支架上的雨伞,就朝着袁桑桑的脑袋砸了过去。

    我将她的脑门砸出了血,袁浩然就挡在了袁桑桑的身前,滕柯将我拦在身后,防止我出事。

    这时,大厅里的杜合闻声跑了过来,他一看我们打起来了,就急忙跑去一楼的洗漱间,端了一大盆的水,直接跑到了大厅门口。

    他端着盆,朝着袁桑桑的身子就泼了过去,可谁知,袁桑桑和袁浩然躲的快,盆里的水,并没有淋到他们。

    取而代之的是,大厅门口,刚刚好走进来一个身穿暗蓝色西装的男人,那人的衣服穿的整洁干净,头发梳的光滑有型,一看,就是特意抹过发蜡的。

    所以,毫无意外的,杜合手中的那一大盆凉水,全部泼在了对面那个男人的身上。

    从头到脚,湿的透透的。

    在整整一盆水的滋润下,男人的西装由暗蓝变成了黑色,原本风吹不乱的发型,也全部瘫成了一团。

    我仔细的看着对方的脸,记忆搜索之后,猛然响起,他是傅伟伦。

    之前,我们在顾昊辰的珠宝店的开业典礼上,见过的。

    而且我很深刻的记得,第一次接触他的时候,我意外的将手中的冰淇淋,弄到了他朋友的车窗上,当时还挺尴尬的。

    傅伟伦是个妇女之友,这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傅伟伦的尴尬出现,搞得我们当真是不知所措。

    杜合傻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就开始帮着处理他身上的水渍。

    一边弄,还一边道歉,“对不起啊帅哥,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是要泼别人的,你看你一个不巧,就让我给碰上了……”

    我回身在大厅里抓了几个员工,让他们帮忙拿纸巾和毛巾。

    杜合吓坏了,他不停的用手去擦拭傅伟伦的脸,还强制性的,帮人家脱外套。

    傅伟伦明显是傻住了,他缓了好一会儿,最后擦了擦眼角边上的水渍,哭笑不得的抬起头说道:“难道……这是贵公司的特别欢迎方式吗?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

    说着,傅伟伦就冲我伸出了手,“好久不见了,未晚小姐。”

    我跟着尴尬的伸出了手 ,同他点头问了好。

    而这时,躲在一旁的袁浩然,拉着袁桑桑就往外面去,“你赶紧跟我回家!”

    袁桑桑推着袁浩然的手,不停的挣扎,与此同时,她还不忘回头辱骂我,“唐未晚,你给我等着!你以为我和你这就算是结束了吗!我会让你遭到报应的!”

    这一刻,我已经无心处理袁浩然和袁桑桑的事情了,随他们怎么样吧,现在,我只想搞清楚,傅伟伦来这里的理由。

    显然,他是来找我的。

    我刚要张口询问,身旁的滕柯就代替我站到了傅伟伦的面前,说道:“馨合化妆品的项目,是你在负责?”

    傅伟伦顺应的点了点头,“滕总是怎么猜到的?我还没有自报家门的呢!”

    滕柯笑了笑,“此前听说你转行了,这次你和唐仁的合约我看了,我在上面,发现了一些相关的合作资源,就预感是你了。”

    傅伟伦笑着说道:“滕总猜的很准嘛!不过也真是巧,竟然能在这里碰见您!”

    听了他们两人的谈话,我直接走到了傅伟伦的面前,说道:“你就是馨合化妆品公司的……”

    傅伟伦抢了话,“合伙人之一!所以,这次的物流合作,也是我亲自,挑选的你!”

    说着话的同时,傅伟伦就笑意深幽的指了指我的脸。

    我抿了抿嘴唇,说道:“那还真是蛮巧的。”

    傅伟伦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随意的用手抖了两下,接着,他抬起头说:“刚刚在门口,看到你们一直在吵,未晚小姐,你刚刚的样子,和我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样子,还真是有蛮大区别的。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小家碧玉的乖乖女呢,看来,你的脾气也挺暴躁的!”

    他挑了挑眉,“所以,我们接下来的合约谈判,我也得严肃对待了,既然未晚小姐的脾气这么硬,我也不能松懈才是!”

    我尴尬的勾了勾嘴角,侧头小声的跟滕柯嘀咕道:“我刚刚很恐怖吗?”

    滕柯眨了眨眼,“嗯……还好吧,不过我挺喜欢的。”

    转身,我客气的邀请傅伟伦上楼谈论合约的事,而当我们走进电梯间时,我竟然,在电梯内的镜面上,看到了袁桑桑用口红写下的,挑衅的字眼。

    “唐未晚是骚货,是杀人犯,害死别人的孩子,拆散别人的家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