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2章 冲动的叶姝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前,这镜面上,满满的写着污蔑我的字眼。

    估计袁桑桑应该是耗费掉了整整一管口红,才能写出这么多字。

    滕柯看到电梯内的状况时,下意识就要让傅伟伦离开电梯,谁知,傅伟伦利落的就捂住了自己的双眼,说:“没关系,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和滕柯相视一笑,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上了楼以后,我一个人回了办公室,取合约文件,滕柯带着傅伟伦,去休息间处理了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

    等着我收拾好一切,走去会议室时,透明会议室的门口,围绕了很多女员工。

    没错,基本上这一层的女员工,都围在了这里。

    我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除了坐在办公椅内的滕柯和傅伟伦,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也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事。

    我刚要拨开人群往里面走,就听到这些女员工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

    “天啊!那个男人好帅啊,长的白嫩白嫩的,他是谁啊,是来谈合作的吗?年轻有为的,简直……”

    “我见过他的,在一档网络节目上,他是主持人,据说,以前还当过流浪歌手,可酷了呢!”

    “喂喂喂,你们怎么那么花痴啊,相比白嫩的小鲜肉来说,我还是更喜欢总裁范的滕柯,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呢?”

    “你可行了吧,人家滕总是唐未晚的菜,这道菜,你就别惦记了!”

    “是唐总的菜又怎样,人家滕柯,还不是一样结婚了。”

    “……”

    耳边的闲言碎语扑面而来,我站在她们身后,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忽然,面前的人纷纷退散,一幅做了坏事不敢承认的样子,四处逃离。

    我走进会议室,将手中的文件放到傅伟伦的面前,说道:“你实在是太有魅力,我公司的女员工,似乎都想把你收为己有。”

    傅伟伦耸了耸肩,调侃着就来了一句,“那未晚小姐呢?你想不想把我收为……”

    话说一半,身旁的滕柯咳嗽了两声。

    傅伟伦憨笑道:“不好意思,开玩笑而已。”

    合约正式开始洽谈之时,我们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谈成了条件。

    合约中途改动了两次,不过一切还算顺利。

    滕柯帮了我很大的忙,因为很多专业上的东西,他比我懂得多。

    洽谈一结束,我打算宴请傅伟伦在公司楼下进餐,只不过他还有事要忙,就婉拒了我的邀请。

    当我们把他送到楼下时,傅伟伦特意在车旁逗留了一会儿,闲聊着说:“滕总,前几日您不是刚刚大婚么,怎么这个时候不去度蜜月,反倒……来小小的唐仁打工了。”

    滕柯简单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傅伟伦倒也识相,得不到回答,也就没再问下去。

    他上了车,说道:“未晚小姐,那等着我的第一批货到的时候,我们再谈细节的事情,OK?”

    我应声,“好,希望你的新公司一切顺利。”

    傅伟伦一走,我身前的滕柯,就忽然转过了身,严肃的看着我说:“公司的事你还要掌管多久?傅伟伦的项目,你交给下面的经理做吧。”

    我问道:“为什么?这可是我第一次接手公司的事。”

    滕柯很不客气的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你看不出来,他想钓你上钩?”

    我摇摇头,“看不出来。”

    滕柯大概是被我气到了,“好,那我就一直驻扎在你公司,你去哪,我去哪。”

    我当然没受他的威胁,“随便你啊,反正我不受影响,只要你的新婚娇妻不来找我麻烦,我都无所谓。”

    说罢,我回身就要进公司,可滕柯的电话忽然在这时响起,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脸色忽然就沉闷了下去。

    我探头往他的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是叶姝予打来的。

    还真是巧,说什么来什么。

    我推了推他的手臂,说:“如果你不接,叶姝予肯定会找你更多的麻烦。”

    滕柯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接听,同时,按下了免提。

    他还没说话,叶姝予就直接咬了过来,“你昨晚在哪里过的夜?你白天也没有去集团,滕柯,你现在,是在跟我玩失踪吗?”

    叶姝予的连环炮一放完,滕柯就皱着眉头,跟我用眼神表述他的无奈。

    滕柯酝酿了一下情绪,说道:“你貌似没资格干涉我的私事。”

    叶姝予在那头大笑了两声,“没资格?滕柯,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结婚的事,你说我没资格?”

    滕柯不说话,叶姝予就带着怒气,继续吼了过来,“我已经定了后天飞去马代的机票,这件事伯母也同意了,现在媒体风头咬的紧,都问我们为什么结婚以后不去度蜜月,所以,后天你必须跟我一起走。”

    滕柯平静地回应道:“你找其他人去,我没空。”

    叶姝予抓狂道:“滕柯!你就不怕有媒体揭穿你吗?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有人怀疑我和你是假结婚,甚至我早上出门的时候,都被记者跟踪偷拍!如果你再不注意你的言行,你们滕家,都会跟着遭殃!”

    滕柯毫无兴趣的说道:“这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叶姝予气急败坏的在电话那头狂吼,“好!你还跟我作对是吗?你现在,是不是还跟那个唐未晚在一起呢!”

    滕柯不说话,叶姝予就放了狠,“既然你还这么执迷不悟,那你也就不能怪我了,十分钟以后,你自己留意新闻头条,这都是你逼我的。”

    说罢,叶姝予挂断了电话,滕柯毫不在乎的抓过我的肩膀,说:“走,上楼。”

    我不放心的压着他的手臂,“你都不担心叶姝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吗?我感觉她是认真的,你还是回老宅吧,要不,回集团也行。”

    滕柯没有答应我的提议,而当我们回到办公室以后,我还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新闻头条。

    我连续刷新了几次,都没看到版面上有什么最新消息。

    可当我最后一次刷新时,一条扎眼的新闻标题,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滕风集团掌门人奉子成婚,新婚娇妻怀有身孕两月有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