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3章 我们谈谈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刺眼的新闻标题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拿着手机,就举到了滕柯面前。

    “滕风集团掌门人奉子成婚,新婚娇妻怀有身孕两月有余。”我用手指点了点手机屏幕,说道:“这个新闻已经上了首页了,看来,叶姝予是真的在跟你宣战。”

    滕柯看到新闻稿的内容之后,他脸色难堪的凝视了好一会儿。

    而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就连续闯进来了很多电话和短信。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状态焦躁的跟电话里一个又一个人进行解释和周旋,而最后的那通电话,是陈敏蓉打来的。

    滕柯接到陈敏蓉的电话时,他的耐心,明显被磨到了谷底。

    也不知陈敏蓉到底和他说了什么,这两人在电话里没好气的吵了好一会,最后,互相挂断了电话。

    滕柯面色冷然的站在窗口发呆,我站到他身后说道:“现在回老宅吧,不要再和叶姝予做对了,现在正是你事业的发展期,如果你当真闹出什么不可挽回的绯闻,会殃及你的事业的。”

    滕柯死死的团握着拳头,一拳就砸在了对面的窗口上,声音愤慨,“那则新闻,是我母亲帮着叶姝予发出去的,她这是在逼迫我接受叶姝予。”

    是啊,在陈敏蓉的心里,叶姝予一直都是她最佳的儿媳妇人选。

    她一步一步的用外在压力去胁迫滕柯,也一步一步的,达到了她的目的。

    气氛沉闷之时,滕柯的手机又连续来了几通电话,是媒体公司的高层打来的。

    对方都在向滕柯求证,叶姝予怀孕的新闻,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以为滕柯会回避这样的尖锐问题,但没成想,他忽然同记者解释,我说自己直到现在,都没有碰过叶姝予。

    当我站在他身旁,听到这样的回应时,我张大着嘴,全然诧异的看着他平静的模样。

    他没有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在和每一家主动送上门来的媒体,解释这件事。

    而当记者继续问下去,为什么网络会爆出叶姝予怀孕的新闻时,滕柯就故意没解释,还说自己也不清楚。

    这以牙还牙的一招,玩的还真是够狠。

    很快,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原本覆盖在娱乐新闻版面的怀孕新闻,被滕柯的报料,给彻底覆盖了。

    多家媒体同时发声,说滕柯一直到结婚当天,都没有碰过叶姝予。

    这相互矛盾的新闻标题,彻底激怒了陈敏蓉跟叶姝予两人,我还以为,陈敏蓉会电话连环call的折磨滕柯,而意外的是,她直接带着叶姝予找来了我公司。

    当陈敏蓉和叶姝予杀到我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楼层前台的秘书都没来得及报备,人家两人,就冲到了我的门口。

    门都没敲,就直接冲了进来。

    此时,我和滕柯就坐在屋内,我在处理手头的文件,他在处理媒体新闻的事。

    陈敏蓉抓到滕柯的一刻,她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顺势就将自己的包砸在了滕柯的胸前,喊道:“你又来她这里做什么!刚才媒体上的新闻都是你发布出去吗?滕柯,你到底要做什么!”

    滕柯慢悠悠的站起了身,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如果你们没有捏造新闻,我也不会发布那样的信息。”

    陈敏蓉气急败坏,拉着滕柯就要走,“你给我回家!马上回家!”

    滕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凭陈敏蓉如何撕扯他,他就是不为所动。

    而另一旁,闯进我办公室的叶姝予,一直在抽噎哭泣。

    面对这种状况,我当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而眼前,陈敏蓉忽然演上了假装昏到的戏码。

    我一开始以为是真的,但看到滕柯的尴尬脸色时,就明白,又是陈敏蓉演出来的。

    我冲他挥了挥手,摆着嘴型说:“走吧,别犟了……”

    滕柯愁苦着嘴脸,陈敏蓉就坐靠在沙发上,不停的平缓自己的呼吸。

    我回到办公桌内,给秘书打了电话,让她们拿进来一些冰水,可我的电话一挂断,陈敏蓉就怒吼的冲我喊了过来,“不用你假惺惺的管我!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勾引我儿子不算,现在还要挑拨我们家庭的关系!”

    我自然是听不下,陈敏蓉带着如此恶意的中伤。终于,滕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妥协的搀扶起陈敏蓉,同意她离开这里。

    当滕柯带着陈敏蓉离开时,他故意冲我摆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只不过,他们两人离开办公室以后,叶姝予并没有跟着离开。

    她就站在原地,抹干净脸上的泪水,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耸了耸肩,“你还不走吗?你婆婆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叶姝予面无表情的望着我,忽然,她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完全搞不清楚她要做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好事。

    我僵硬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是想要通过侮辱的方式,来满足你的报复心,那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你大可不必这样,因为我并没有勾引滕柯,也没有打算拆散你们所谓的婚姻关系。”

    叶姝予不说话,我就继续说道:“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把攻击的对象搞错了。你以为除掉我,就能得到滕柯的心,可实际上,我的存在与否,并不会对你们的感情,造成什么直接影响。你一次又一次的设计陷害我,其实都是在给你自己找心里安慰而已。”

    叶姝予淡然的望着我,眼神里的波澜,渐渐平缓了下去,我有点看不懂她这一刻的状态,明明她是想发火的,但貌似并没有引燃自己的导火索。

    我安静的倚靠在桌角,忽然,叶姝予径直走到我面前,她眼神深邃的看着我说:“你哥现在,因为车祸而成了植物人,对吧?”

    我搞不清楚她说这件事的目的,只得茫然的点了点头,“所以呢?你提起唐萧的事,是想说什么?”

    叶姝予随即就坐到了我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说道:“唐未晚,我们谈谈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