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9章 好人还是坏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9章 好人还是坏人

    听到袁浩然的叫喊,我直接就回过了身,可还没等我开口说话,院子里就又开进了一辆车。

    看到车牌号时,我转身就打算逃跑,因为那辆车子,是滕柯的。

    但还是晚了一步,倒不是我被滕柯抓到了,而是袁浩然被滕柯给抓到了。

    滕柯以为袁浩然是来找我麻烦的,所以一下车,就疯了一样的冲到了袁浩然的面前,抡起拳头就开始打。

    我傻眼了很久,眼睁睁的看着,袁浩然被滕柯打的没了魂,而这小子也真是傻,竟然都不知道还手。

    我冲上前,喊道:“滕柯!你住手啊你!”

    滕柯像是耳聋那般,继续用拳头去打袁浩然的脸,一下接着一下,直到袁浩然被打的不动了,他才收手。

    我扯着滕柯的后衣领就往一边拽,喊道:“你疯了吗你!连问都不问就打人!”

    滕柯从地上站起,扑了扑身上的灰尘,他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袁浩然,转头冲我说道:“你的电话关机,四处找你都找

    不到,看见你的第一面,你就跟他在一起,我能不担心吗!”

    滕柯说这话时,眼睛里带着怒火,他拿出手机就要报警,我一把按住他的手臂,说道:“他没有要伤害我!”

    滕柯正过身子,认真的看着我,“所以呢,你宁愿跟他在这里见面,都不想接我电话,是么?”

    我低垂着头不说话,滕柯就无奈的叹了两声气。

    我弯身将地上的袁浩然扶起了身,问道:“你现在还能开车吗?”

    袁浩然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没事……不用管我了。”

    说着,他就推开了我的手,一个人脚步踉跄的上了车,一句话都没说。

    最新免费章节请移步到  《闪\爵\小\説\網》地址:wWw.shanjuE.com

    我回身站到滕柯的面前,开口道:“今天小川在游乐场走失,是我的错,你要埋怨就快点埋怨,如果你希望我以后都不

    要再和小川见面,那我也会欣然接受。”

    滕柯面色纠结的看着我,“难道你认为,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听你说这些的?”

    我应声道:“不然呢?好在孩子找到了,如果找不到,我是不是还要用一辈子去偿还你?”

    突然,滕柯拉着我就要把我往车上推,我猛力的挣扎,他却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拉扯我。

    这时,还没走的袁浩然重新下了车,他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拉住我的手臂,嗓音嘶哑,“她说了,她不愿意

    和你走!”

    滕柯无法理解的看了看袁浩然,又看了看我,我想,滕柯一定很难理解,袁浩然对我做出的这一切。

    其实,我也没办法完全理解。

    我退着身子将自己的手从滕柯的手中抽出,说道:“我拜托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已经把我的生活

    扰乱成什么样子了?你就放开我,让我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不可以吗?我都已经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了,而那个人不是你!”

    伤人的话再次说出口,滕柯的脸色就又难过了一些。

    我们之间的气氛就这样僵持了好久,突然,滕柯平复着心绪开了口,“我相信小川走失的事不是你的责任,这里面一定

    有其他的原因,是不是?”

    我笃定的摇头,“不是,就是我没照顾好,所以孩子走失了。”

    滕柯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额头,“唐未晚,你明明可以说,这件事你是无辜的!”

    我强迫着自己,微微笑了笑,“可事实就是,我没照顾好。”

    当谈话进行到这一步,当我自己都觉得,我对滕柯太残忍时,面前,滕柯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而电话那头,是陈敏蓉的嘶吼声。

    我理解滕柯现在的处境,叶姝予以及整个叶帆集团的压力、陈敏蓉的以死相逼、爷爷的病重、媒体的无下限炒作。

    其实,他完全可以选择让自己不那么累的,可他偏偏选择了一个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很固执,即便他知道,如果他继续执迷不悟的选择跟我在一起,他就会失去家人,失去声誉,甚至失去很多很多的金

    钱。

    所以,结局都是一眼明了的,为了能让我们的收场不那么难堪,总要有一个人狠下心才行。

    滕柯在挂断陈敏蓉的电话以后,脸色低沉的要命,看样子,他是必须离开了。

    可他迟迟站在原地不动,眼睛就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转过身,拉着袁浩然说:“你跟我上楼清洗伤口吧。”

    我断然的就要回家,身后的滕柯就冷然的开了口,“你不会后悔吗?如果就这么放弃了我。”

    背对他的那一刻,我心里是满满的后悔,可即便我清楚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也不能说出实话。

    我转过身,坦然道:“为什么要后悔?在你身上,我能拿的好处都拿够了,继续拖下去,也只会有麻烦而已!所以,在

    我还没有对你的家产打主意之前,我们赶紧把婚离了,如果你还继续拖着我不放,那我就真的要让你大跌眼镜了。”

    说出绝情的话,是为了能让他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有牵绊。

    滕柯为我而付出了多少,我都看在眼里,而我呢,除了给他添麻烦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

    就像叶姝予当初告诉我的那样,我们两个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滕柯会短时间的青睐我,也只是因为尝鲜而已。

    而滕柯的父母一直很讨厌我,这也注定了,我们两个人,不会有好结果。

    说完那些话,我拉着袁浩然就上了楼,袁浩然也是伤的不轻,进电梯的时候,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一到家门口,袁浩然就迟迟站在门口不进屋,我脱完鞋,回头看着他说:“你愣着做什么啊?不是说了帮你清洗伤口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渍,以及已经渗出血的衬衫,后退着说:“你把医药箱给我就好,我太脏了,自己在门口处

    理就可以……”

    我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有时候真搞不懂,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走到客厅的窗口,在柜子里翻找药箱,可起身的一刻,我发现,楼下的滕柯,还没有走。

    (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