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3章 披荆斩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3章 披荆斩棘

    赫敏在帮我说完话以后,随手又把隔壁的帘子给拉上了,她上下探了我两眼,说道:“我还以为能碰见你拍摄时候的样

    子,看来,我是来晚了。”

    我恍惚了一下,不知道她此行前来是何意。

    我茫然的笑了笑,说:“我的拍摄结束了,我准备离开了。”

    赫敏失落的说道:“是滕总让我下楼视察情况的,他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在这里拍摄,因为他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没

    有接。”

    说着,她就拿出了手机,“我现在就跟滕总说一下,你在这里呢。”

    我一把按住她的手机,说道:“不必了,我现在要离开了。”

    赫敏接着按住了我的手腕,说道:“滕总不在集团的,他今天出差去上海了,他只是让我问问你的状况而已。”

    没错……滕柯之前的三个月项目已经结束,他去上海,是去做收尾的。

    我正走着神,身后,叶姝予一把扯过了我的手臂,说道:“唐未晚,你现在应该跟我谈谈了吧!”

    我无力的叹了口气,还没说话,叶姝予就又把矛头指向了赫敏,“还有你,你很闲吗?给滕柯通风报信?你算老几,敢

    坐在滕柯的办公室里?”

    说着,叶姝予就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一通,她直接命令道:“张秘书,把滕柯办公室里多出来的那张办公桌

    拿出去,如果他问下来,你就说是我让办的。”

    多出来的那张办公桌,说的就是赫敏。

    赫敏性子急,当即就反驳了过来,“你不能这么做!当初我来公司,是陈阿姨带我来的,而且滕总承诺过,我可以在他

    的办公室里办公!”最新免费章节请移步到  《闪\爵\小\説\網》地址:wWw.shanjuE.com

    叶姝予立马来了士气,“你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野丫头?我是谁你不知道吗?这个公司,最大的是滕柯,第二大的,就

    是他的妻子,我!”

    叶姝予指着自己的胸口,恨不得跟全世界的人昭告,她就是滕柯的妻子。

    赫敏倒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挺着胸口就对喊了过去,“别再自欺欺人了!谁不知道你们是商业联姻!滕总喜欢的人

    是谁,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呼喊声一落地,拍摄大厅里的工作人员,都傻了眼,所有人都纳闷,这赫敏,竟然敢跟叶姝予做对。

    而我也很惊奇,赫敏会无缘无故的帮我,如果这种事搁在以前,我或许会觉得,赫敏是个大大咧咧好交朋友的姑娘;但

    放在现在,我总觉得,每一个人,都是带着目的前来的,虽说,我看不清楚他们的目的。

    在形势彻底僵化之前,我拉过叶姝予说道:“别吵了,你不是还找我有事吗,我时间有限,如果你现在不走,我就先离

    开了。”

    叶姝予气急败坏的摔了一下手臂,指着赫敏喊道:“你给我等着!”

    叶姝予扭头就走,我跟在她身后,时不时的同后头的赫敏比划着手势,让她不要生气。

    我和叶姝予走去空荡荡的会议室以后,她的情绪依旧很不稳定。

    她拉出一张椅子就坐了进去,声音尖锐的说道:“好!我们现在就说你的事!你在我和滕柯去马代的当天,故意把滕小

    川弄丢,等着滕柯上飞机以后,你又找到了孩子,唐未晚,你存心的?”

    我摇着头,“没有,我倒是不怕跟你说实话,孩子是辛怡绑架的,那个姑娘你见过,我们曾经一起去过山庄。不过,她

    的目的不是滕柯,也不是滕小川,而是为了警告我,让我远离顾昊辰。我当时没有跟你们直接说实话,就是想保护辛怡。”

    叶姝予眼神里的怒气稍稍减轻了一些,她冷笑道:“行啊唐未晚,你还真是够讲义气,人家都把你逼到这个份上了,你

    还替别人着想?”

    其实,我也不是为辛怡着想,而是为了顾昊辰。

    总之,不把事实说出口,肯定不会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当然,除了我。

    叶姝予倒也没有废话,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协议书,说:“你起诉离婚吧!我等不起了!趁着离婚前,你有什么条件就

    赶紧提,只要你开口,袁浩然分分钟就能进监狱,而那个袁桑桑,你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帮你!”

    叶姝予重新提及去美国工作的事情,“等你离完婚以后,就马上去美国就职!那头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你随时上岗!

    如果你放心不下你爸妈,我会一起把他们送到美国,或者,帮你在中国找几个专业看护……”

    听完她提出的诱人条件,我脑子跳跃的,询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你喜欢滕柯什么?”

    叶姝予呆住了,她很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就是喜欢他啊,还需要什么原因吗?”

    我反问了她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一开始我没有出现,你和滕柯自然而然的相亲,那你觉得,你们还会在一

    起吗?”

    叶姝予不理解的看向我,“难道不会吗?”

    我认真道:“那你觉得他喜欢你吗?”

    就是这个问题,叶姝予彻底的被我问住了。

    其实,从她跟我作对以来,我一直很不理解,她在固执什么。

    滕柯不爱她,而她又一厢情愿的为他披荆斩棘,有时候我都会纳闷,她是不是已经享受了这种,时刻跟我作对,从我手

    里抢走滕柯的快感?而却忽略了,自己要的是什么,爱的人要的又是什么。

    不过仔细想想,这世上的好多人,都是在不断的斗争中,寻找自以为是的爱情。

    叶姝予没有说话,我默默的开了口,“我到底也没有别的意思,我跟滕柯离婚是肯定的,但我觉得,滕柯对你应该没什

    么感情,你和尹思晗不同,尹思晗是利益之上,而你是感情至上,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尹思晗不会受伤,而你会。”

    叶姝予被我说的语塞了很久,而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短信。

    是傅伟伦发来的,千篇一律的,他想找我共进晚餐。

    我举起手机,冲叶姝予说道:“既然你那么想让我离婚,那我们就好好计划一下吧,刚好,我这里有个人,可以配合我。”

    (今晚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