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5章 我喜欢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5章 我喜欢你

    傅伟伦准备送出的那个礼盒,我终究没让他打开,当然,我也没有收下。

    玫瑰花我留下了,毕竟,这东西没办法退。

    傅伟伦没有强迫我,我说不收的时候,他很轻松的就将盒子放在了一边,没有任何的尴尬,他跟我倾吐家常时,也完全

    的没有负担。

    短短二十多分钟里,我越来越觉得,他是一个泡妞高手,不过,他比一般的泡妞高手,还要高级一些。

    他懂得拿捏分寸,又很会揣摩女人的心思。

    晚餐吃到三分之二时,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去谈及我的私生活,但都被我巧妙的避开了,而我们的话题,又重新回到了工

    作上。

    交谈的过程中,曲玥连着给我发了好几条的短消息:

    “看见没,他一出场就用鲜花和礼物对付你,目的就是看看你是哪个段位的女人!如果你收下礼物了,那就说明,你是

    普通段位的女人,他会很好下手!”

    “注意!注意!他多次在你水杯只有半杯的时候给你续水,说明,这个人一直在观察你身上的每一个小细节,你可不要

    露馅哦!”

    “喂!观察一下他对服务生的态度,如果有说谢谢,说明这个人的品德还是不错的。”

    “怎么样,跟情圣吃饭的感觉还不错吧?我看你挺开心的么!”

    趁着傅伟伦去洗手间的间隔,我偷偷的将所有的手机消息都看了一遍。

    当然,我一条都没有回复,而曲玥那个胆子大的家伙,故意趁乱走到了我身边,甚至还拿起傅伟伦的杯子喝了口水!

    我急忙冲她喊道:“你干嘛啊你!疯了!”

    曲玥将杯子放回了桌面上,耸耸肩,“怎么了嘛,喝口水而已!”

    说完,曲玥就大摇大摆的回到了自己的餐桌上,她恶作剧的冲我诡笑了两下,而这时,傅伟伦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他坐回位置上时,我的手机刚好来了信息,是叶姝予发来的。

    “我现在已经带着滕柯来你们那个餐厅了,同行的还有滕柯的父母,一会儿,你就好好表演吧,我两分钟以后,就把滕

    柯带进去。”

    我快速的回复了一个好字,然后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的确,今晚的这顿饭,我的目的并不单纯。

    傅伟伦坐好以后,他拿起杯子就准备喝水,可忽然间,他的视线聚集在了杯口,眼神恍惚了好一会儿。

    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而这一刻,我才注意到,杯口上,竟然有一个很明显的口红印……

    曲玥今天用了我的口红!我们两个的嘴唇颜色,一模一样!

    这个挨千刀的!免费首发:闪爵小说網  网址:ωωω.shanjuē.coΜ

    我的脸瞬间变的通红,面对这一幕,着实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傅伟伦盯着杯口看了两眼,随后又看了看我的嘴唇。

    我紧张的拿起了桌面上的纸巾,假装擦拭的去蹭嘴边的污渍,企图能把唇上的口红颜色擦掉。

    可突然,傅伟伦对着杯子就喝了一口下去。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的,可他什么都没说。

    我有些不能理解,但他的确就是没有提口红的事,反之,回到了我们之前的工作问题上。

    而这时,店门口走进来了四个人的身影。

    我没看错,是滕柯和叶姝予,以及滕柯的父母。

    滕柯今晚能出来用餐,纯粹是为了应付陈敏蓉,在整个滕家,唯一能对付滕柯的人,也就只有陈敏蓉。

    他们四个人进来的时候,叶姝予一句话都没说,就安静的等待着,滕柯自己发现。

    很快,滕柯和陈敏蓉,惊讶的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我就假装若无其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里,傅伟伦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继续侃侃而谈,而我的心思早已飘远。

    我不停的干咽着喉咙,三秒钟后,陈敏蓉气势汹汹的走到了我面前。

    跟陈敏蓉对视之时,我平静的问了好,“阿姨,真巧,您也来用餐了。”

    而后,滕柯跟着走到了我面前,他一开始看到我时,眼神还算温和,可当他看到傅伟伦时,他整个人,瞬间就炸了毛。

    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眼神里的杀气,以及,他现在就想杀人的欲望。

    这时,傅伟伦才察觉出了问题的不对劲,他站起身,回身看到滕柯的一刻,惊讶且唐突的问了好,“滕总?真巧,竟然

    能在这里碰见您……”

    滕柯的目光压根就没去留意傅伟伦,他来来回回的盯着我看,以为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回答。

    陈敏蓉打量了我和傅伟伦两眼,说道:“唐未晚,这是你的……新男朋友?”

    我没说话,保持不语的,默认了陈敏蓉的疑问。

    忽然,陈敏蓉冷笑了起来,“天啊,还真是讽刺,我还以为,你这个人的立场会有多坚定!弄了半天,你早就另结新欢

    了!”

    我不说话,滕柯就一把扯住了我的手,低沉而怒吼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甩开他的手臂,弯身从桌子下方拿出了那束玫瑰,用力的放在了桌面上,我指了指玫瑰花,淡然的说道:“正如你所

    看到的这样。”

    我说出这句话时,不仅滕柯愣住了,陈敏蓉也愣住,而傅伟伦,更是愣住了。

    陈敏蓉拉扯了一把滕柯的手臂,说道:“儿子,你还要继续跟这个女人周旋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坚持?”

    说完,陈敏蓉嘲讽的看了我两眼,而眼尖的她,一下就留意到了桌面上傅伟伦的杯子。

    她诧异的拿过了那个杯子,对着上面的口红印就是一顿指点,“这……这是什么啊这是!这到底是什么啊!”

    滕柯看到那枚口红印时,他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即,他的眼神彻底没了光。

    他依旧笔直的站在原地,但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我从未见到他如此悲哀的模样,他难过的那一瞬间,我也很难过。

    我想,这一刻的滕柯,已经完全的误解了我。

    而也就是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我对他的感觉。

    喜欢,莫过如此了吧!

    喜欢,才会因为他的难过而难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