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6章 我失去了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6章 我失去了他

    玫瑰花、异性的晚餐、暧昧的口红印……

    这杀伤力强大的三样东西,最终,达成了我和叶姝予的目的。

    的确,我同意和傅伟伦一起共进晚餐,除了是因为迫于面子,不得不约会吃饭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让滕柯彻底放

    弃我。

    我已经试过太多次,让滕柯跟我离婚,但无论我怎么软磨硬泡,或者强势开炮,他都不为所动。

    所以,我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这段关系。

    而叶姝予这个强力助攻,腹黑的找来了陈敏蓉和滕建仁来壮大气场。

    一个人误会我不过瘾,还要找滕柯的全家来误会我。

    我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的人生已经跌到了谷底,我别无选择。

    而对于那个口红印,我和傅伟伦谁都没有解释。

    自然而然的,陈敏蓉误会了,滕柯也误会了。

    不过这一次叶姝予学聪明了,她假装不知情的凑到了我们面前,表情夸张的开始吐槽我和傅伟伦竟然走到了一起。

    所以,这一切的铺垫,终于惹来了滕柯父亲滕建仁的注意。

    他老人家走到我们面前时,依旧是万年不变的严肃脸。

    他看明白了眼前的状况,紧接着,他朝着滕柯的胸口就狠狠的打了一拳,“你到底还要玩到什么时候!滕家的颜面你不

    要了吗!”免费首发:闪爵小说網  网址:ωωω.shanjuē.coΜ

    滕柯的身子稍稍的向后退了两下,他依旧晦暗的看着我,不说话也不表态。

    而忽然间,滕柯低着头冷笑了两声,笑容嘲讽而绝望,像是一个遭受了巨大打击的孩子,从此世界里只剩黑暗。

    其实,在他闷声发火的那一秒钟,我还奢望着,他会不会像以前一样,拉着我离开这里,然后认真的看着我说,这一切

    都是假的,他不相信。

    我是这样期盼过的,当然,我也在竭力的摒弃自己的这种想法。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过分,明明就是想一刀两断,却总是心存侥幸。

    我想,在某些方面,我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滕柯在冷笑过后,他抬起头,嘴唇微勾,眼神黯然的看着我。

    接着,他的睫毛低垂,眼睛微眯成了一条线,他的嘴唇有小幅度的颤抖,而他的眼睛里,有看不清楚的晶莹。

    这一刻,我心里的海水终于惊涛骇浪,我一直强忍的倔强和坚强,也在一瞬间崩塌,我流泪了,忍不住且不争气的流泪

    了。

    没错,我喜欢滕柯,我太喜欢他了,喜欢到不能自控,喜欢到可以为了让他幸福,而做任何讨厌的事情。

    从跟他相处这么久的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强压自己的真实情感,我自卑,我懦弱,我认为我这样的人,配不上他。

    我潜意识里一次次的警告自己,唐未晚,别做梦,滕柯不属于你,你在他身边逗留,只会给他增添数不清的麻烦。

    所以,我一次又一次的给自己强行洗脑,却终于……在这一刻认清了内心的真实情感。

    我喜欢他啊,我那么喜欢他……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眼泪决堤之时,滕柯轻轻的低下额头,叹了口气。

    我们所有人都不说话,等待了整整三分钟以后,他鼻头微红的再次看向了我,清脆却颤抖的说道:“你开心就好,唐未

    晚。”

    这话落地的下一秒,滕柯转身离开了餐厅,他走的时候,没有加快脚步,也没有摔打房门。

    他就那么自然的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没再回头。

    我想,我是真的失去他了。

    面前,陈敏蓉怨声载道的责怪了我几句,等她说够以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行了,其实我早就猜到你是这样的

    人了,不过,现在也不晚,让我儿子看清你,是他的福分。”

    话落,陈敏蓉转身冲傅伟伦说道:“小伙子,找女朋友可要擦亮眼,别只看外表不看内心,否则啊,你会吃亏的。”

    傅伟伦皱了皱眉,但并没多说什么。

    陈敏蓉扭头就拉着滕建仁离开了这里,而叶姝予在离开之前,偷偷的冲我摆了摆手机,意思是让我看手机消息。

    我抹掉了脸上的眼泪,吸了吸鼻头,拿起了电话,上面,是叶姝予的陈述。

    “谢谢你今天的表演!很逼真!所以,作为回报,我已经把叶炜和袁桑桑的电话录音发到你的邮箱里了,包括叶炜和警

    局高层的所有账面来往记录!而且,我在帮你调查袁浩然和袁桑桑的时候,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从小相依为命的孤

    儿,他们还有一个杀人犯父亲,只不过这兄妹俩,一直在躲避这个父亲。那个杀人犯我已经帮你找到了,如果你需要那

    个人的信息,随时联络我。”

    关掉手机,我无力的瘫坐在了座位里。

    傅伟伦伸手递给我几张纸巾,而身后,曲玥疯了一样的冲到我身边,压着我的肩膀说:“你没事吧?你刚刚在干嘛啊!

    气氛吓死人了,我都没敢过来!”

    而这时,傅伟伦惊讶的指了指曲玥,随后,又指了指桌子上的杯子,突然,他就做出了快要呕吐的姿势。

    我红着眼抬起头,刚想问他怎么了,傅伟伦就平复着胸口说道:“曲小姐?你一直在餐厅?所以……刚刚杯子上的口红

    印……”

    曲玥翻了个白眼,“怎么了,喝你口水不行吗?再说了,我跟你很熟吗?”

    傅伟伦崩溃的摇摇头,“我还以为这个口红印,是未晚留下特意考验我的,我就想着,未晚也不是这种性格的人。”

    曲玥继续翻着白眼,“别装作跟我们很熟的样子,我跟你也没见过几次面好吧!你上来就呕吐,什么意思啊你!”

    傅伟伦淡然一笑,“不熟吗?我跟曲小姐的历任暧昧男友,都挺熟悉的……”

    曲玥上前就要打傅伟伦,傅伟伦双手交叉的做着终止的姿势,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曲玥没理他,随即坐到我身边,关切道:“你怎么哭了啊?”

    我没有回答,心情压抑的要命。

    傅伟伦观察了我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未晚小姐身上的秘密,可真是越来越多了,能让滕柯如此动容的人,我还是

    第一次见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