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9章 野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99章 野男人

    在医院呆下的这一夜,我几乎都没怎么睡,因为曲玥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她担心曲父的病症会无药可医,难受着哭泣了整整一晚。

    我从未见过如此火爆脾气的她,这一夜,她逢人就骂,不管是医生、朋友,还是家人,都没逃脱的了她的攻击。

    早上七点钟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把她劝睡着,护士那边就来找我们谈转院的事情。

    按着苏燕的意思,她准备将曲父送出国外去治疗,但还没有找到靠谱的医疗机构。

    而这件事,只有滕柯能帮上我。

    我当然没有忘,今早九点钟,我要跟滕柯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按照约定,我八点五十分的时候下了楼,在医院正门口等着他来接我。

    看到他的车子时,我径直走下了台阶,我刚要上车,后车座的车窗就被打开,里面探出了滕小川的小脑袋瓜,他笑嘻嘻的看着我,嘴巴上黏了很多的巧克力。

    我已经有好久没看到他了,突然见面,着实很想念。

    我上前就捧住了他的小脸,狠狠的亲了一口,“小东西!你有没有想我呀!”

    滕小川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他跪在车座上,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搭在车窗沿,他回过头,害羞的冲着驾驶座上的滕柯说道:“老爸……晚晚亲我了……”

    滕柯侧头看了我一眼,语气冷冰冰,“上车吧。”

    我坐上车,滕小川就拿着已经化掉的巧克力,不停的往我嘴边递,他的爪子来回的在我的衣服上摸蹭,搞得我的衣服都脏了。

    我抓着他的两只小手,说:“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一会儿上学,肯定会被女生笑话的!”

    这时,滕柯冷冷的来了一句,“他今天不上学。”

    我反应了一下,问道:“那他也要跟着我们去民政局……”

    滕柯点点头,“家里没人带他,只能我带。”

    我不解,“你要带孩子去那种地方?”

    滕柯莫名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种地方,也是我们结婚的地方,不好么?”

    看到滕柯的潇洒态度,我浑身上下都不适应,或许,他是真的对我释怀了,现在竟然觉得,带着小川一起去离婚,都没所谓了。

    车子前行的一路,我的心情都格外的糟糕,滕小川在身边跟我说了什么,我都两耳失聪似的,自动屏蔽掉。

    而滕柯呢,除了刚才的几句简短交流,他压根就没理过我,仿佛我是一坨空气,根本不存在!

    我心里有点气愤,也不知道他是装酷,还是真酷。

    抵达民政局,刚好九点二十分,外面有人在排队,我环顾着四周望了一圈,有的人喜悦相拥,有的人嫌恶的埋怨着对方。

    我看着那些准备离婚的夫妻,他们连最后一次相见都显得很暴躁,有的女人在哭泣,有的男人在责骂。

    我总是觉得,把离婚的和结婚的人放在一起办理手续,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我和滕柯走进大厅时,滕小川一直拉着我的衣摆在我身旁转圈圈,等到轮到我和滕柯时,滕柯把滕小川抱在怀里,毫不犹豫的就坐在了工作人员的对面。

    他今天的一言一行,让我觉得格外的陌生并且决绝。

    大理石的台面上,摆放着离婚的手续,我眼睛发直的看着那几页纸,心里难受又挣扎。

    而这时,滕小川突然伸出脏兮兮的小手,直接就拍在了离婚手续上,那几页纸被黏上了厚厚的巧克力果酱,连字都看不清了。

    工作人员无奈的叹了口气,吐槽道:“我说两位,你们办理离婚,还非得带着孩子吗?你这手续都作废了,要我怎么办理?这后面还有一堆排队的人等着呢!”

    我回过头,看了看大厅里急的直跺脚的待离婚夫妇,他们好似连一秒钟都不愿意等待,恨不得现在就跟身边的人一刀两断。

    我侧头看了看滕柯,说:“协议书那些东西,你有备份吗?”

    滕柯很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后,他抱起了滕小川,说:“今天离不成了,改天吧。”

    他掉头就往大厅的出口方向走,头也不回,神态严肃。

    我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前面的滕柯回过身,冲我说道:“你还不走?”

    我愣了一下,急忙点头,“啊,走……”

    走出大厅,滕柯将滕小川放在了地上,滕柯起身就要回车里,我开口在他身后说道:“那下一次我们什么时候来民政局?你还什么时候有时间?”

    说完这话,我紧张的抓着挎包皮带,等待着他的回答。

    滕柯伫立在原地,眼神漠然的看了我好久,他逆着光,身影金灿灿的。

    忽然,他开口道:“傅伟伦,就那么着急想让你跟我离婚吗?”

    我急忙解释,“不……不是……是你昨天说,想要今天离婚,我是怕耽误你的事情……”

    可这一刻,当站在一旁的滕小川听到“离婚”两个字时,他哇的一声,就哭了。

    他突然坐在地上转圈打滚,嘴巴里大声的哭喊,“我妈妈要跟我爸爸离婚!我妈妈不要我了!我妈妈不要我了!哇……”

    眼下,我和滕柯的周围,还有很多等待结婚和离婚的情侣跟夫妻。

    在众人的目光下,我憋红着脸,上前就要把小川抱走,而这时,滕柯忽然抱起了小川,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你不是外面有男人了么,既然有人了,就别来管我们爷俩了,孩子你也没资格抱。”

    听到滕柯的这番话,再看看他毫不做作的表情,我一度以为,我是在演电视连续剧,逼真的,就快融入进去了。

    滕小川继续撕破喉咙的大哭,而这时,办公大厅里的工作人员,都闻声走了出来。

    我很清晰的听到,那些看热闹的人,在背后说我的闲话。

    “这个女的怎么这么没良心啊!放着那么英年才俊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不要,竟然在外面跑破鞋!啧啧……”

    “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刚才就是我接待的他们俩,要不是孩子把离婚手续给损毁了,估计这会儿早离了!真狠心啊……”

    “我估计,他们俩明天还能来离婚,到时候,我得好好给这个女人几个白眼!简直是不要脸!”

    听了这些话,我无地自容的抓了抓自己的额头,我盯着滕柯,小声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呢!”

    这时,滕柯憋不住的轻轻勾起了嘴角,满眼调侃的说道:“你外面有了野男人,还不许我说了?”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