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0章 你的影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0章 你的影子

    所以,在我听到滕柯的那句调侃以后,我百分百确定,这是他跟滕小川联手的一出好戏!

    上车以后,我抓下挎包,直接就砸在了后座上,滕小川撒娇粘人的在后座上蹦跶,他两只手环着我的脖子,笑嘻嘻的说:“晚晚妈妈,不要跟老滕离婚了,如果你跟老滕离婚了,以后就没人陪我玩了!”

    我木然的看着滕小川诚挚的眼神,一时间语塞。

    我轻轻的刮了刮他的鼻头,说:“小家伙,你知道离婚代表着什么吗?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你爸爸吗?那他可真是不负责任!”

    滕小川扑通一下坐在了座位上,没穿鞋和袜子的小脚丫,就顶在我的大腿上,他伸出两只手的小拇指,随后紧紧的拉在一起,说:“老滕说了,结婚,就代表你们两个可以一起玩一辈子,离婚就代表……”

    他砰的一下松开了两个小拇指,可怜兮兮的说:“就代表你们以后再也不能一起玩了。”

    好吧,这样的解释,我还能接受。

    我摸了摸滕小川的额头,说:“那你希望,我和老滕……”

    滕小川冲我伸出了小拇指,说:“晚晚妈妈,你跟我结婚吧!这样我们就能一辈子在一起玩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滕小川童言无忌的对“结婚”的理解时,我心里的那些沉闷和自责,一瞬间全都淡化了。

    如果我能拥有孩子一样的天真,就好了。

    这时,滕柯拿着三瓶冰饮上了车,他随手扔到我手里两瓶,说道:“我先送小川去学校,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我有些发气的说道:“你不是说,小川今天不上学!”

    身边,滕小川很无奈的摊手耸了耸肩,他一副很费心的表情,满嘴娃娃音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大人总吵架,老滕一个人又搞不定你,那就只好占用我的学习时间,来帮你们的忙啦!”

    滕柯回头就弹了一下滕小川的脑门,说:“今早是谁起床起晚了?”

    滕小川捂着脑门继续狡辩,“老滕!我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滕小川气呼呼的拉着我的手腕,说:“晚晚,你和老滕离婚吧!等我长大了,我娶你!”

    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滕柯就在前座摇了摇头,“你没机会了臭小子,她以后只能当你妈。”

    车子行至学校,我和滕柯将滕小川送去了班级,滕小川刚进班级的时候,就故意清着嗓子,骄傲的冲着正在讲课的老师鞠了一个躬,大声道:“刘老师!我早上起晚了!但是我妈妈把我送来了!”

    滕小川用力扯着我的手臂往前拉了两下,我冲着老师尴尬的笑了两声,老师则很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估计,老师也觉得很奇怪吧。

    滕小川回过头,看着我和滕柯说:“你们走吧!不过不要再吵架了,我很忙的,没有时间管你们的事!”

    滕小川有模有样的拍了拍滕柯的手背,警告着说:“对晚晚妈妈好点,你看她这几天都瘦了!”

    我和滕柯忍不住的笑了两声,随后便离开了班级。

    走出校园时,滕柯走在我前头,我踩着他的影子,跟在他的身后。

    突然,他在操场中央停住了脚,而我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屏息凝神,等待着他的回身。

    只是,他没有回过头,缓了一分多钟之后,淡淡的开了口,“你还记得初一那年,我们也是这样走路的。”

    我反应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初一的那一年,每天下午四点放学时,我和滕柯都是一前一后的走路,只不过,那时候我走在前头,他走在我后头。

    而且,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多高,身子瘦瘦弱弱的,也难怪他总被欺负。

    相反的是,那一年的我,跟开挂了一样,人生提前进入了青春狂躁期,对待一切欺辱和白眼,都是狠狠的反击。

    我母亲说,初中那几年的我,因为得知自己是被领养的弃婴,所以一直都很自卑,她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把我爱打架的毛病给改回来,但自卑这个病,却很不幸的伴随了我的一生。

    突然,眼前的滕柯回过了身,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了我,眼前没有刺眼的光线,只有他清晰的轮廓,和阴凉的庇佑。

    他指了指我脚下的影子,说:“我记得,那句话是你跟我说的,你说,踩住一个人的影子,他就不会走了,所以我初中那年,整整跟了你一年。”

    不自觉间,我又一次死死的抓紧了自己的挎包皮带,紧张的情绪,从头顶蔓延到脚底。

    滕柯逆着光线,唇角微勾的说道:“那时候的我胆子很小,所以一度认为,只有跟在你身后,才有安全。”

    的确,初一那一年的滕柯,不仅瘦弱,胆子还出奇的小,我第一次见他时,他的形象就是受气包,被几个坏孩子扔在泥潭里,打的满头大包。

    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不还手,可他什么都没说,从泥潭里爬出来,就灰溜溜的跑掉了。

    后来,我总能在放学的路上遇见他,而他呢,总是被一群小混混伸手要钱,不给钱,就挨揍。

    我秉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精神,帮他收拾了几次那几个混蛋,后来,他就像跟屁虫一样,彻底的赖上了我。

    他本来不是我们班的,确切的说,他最开始,是跟顾昊辰一个班级的,不过后来,他突然就空降到我的班级了,还成了我的同桌。

    那时候我一度认为,老天爷就是故意,让我保护这个受气包的。

    好在的是,那时候的我,莫名总是爱发火爱打架,我的那些暴躁和怒气,刚好都用来保护滕柯了。

    谁知道,一晃十多年过去,现在踩着影子的那个人,变成了我。

    阳光炙烈的校园操场中央,我和滕柯踩在软绵绵的塑胶跑道上,我怕尴尬,就笑呵呵的打破了沉默,“以前的我,形象很野蛮吧!是不是跟现在的反差很大?所以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都没有认出来……”

    面前,滕柯微眯着眼,他高大的身躯,直挺挺的立在我的面前,他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认出来了,看见你背影的那一刻,就认出来了。”

    我继续尴尬的笑了笑,“那你当时假装不认识我,就是为了跟我耍酷吗?”

    他仍旧摇头,但却没有解释。

    我干咽着喉咙,笑着说:“怎么突然就回忆起初中的事情了?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那时候的我,又暴躁又自卑,脾气差的很……”

    滕柯静静地看了我好一会儿,周遭的微风悄然无息的从我们的身边拂过,我伸手挠了挠自己的额头,因为气氛实在是太尴尬。

    滕柯很缓慢的向着我迈了一步,轻声道:“那时候你走很快,所以我要一路小跑才能踩住你的影子,现在我不需要你奔跑,我会朝着你的方向走,只要你需要我,这个影子一直在你身边。”

    (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