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4章 逝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4章 逝世

    叶姝予开口询问的那一刻,我紧张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她起身就走到了沙发边,拿起手机,就打开了手机屏幕。

    令人绝望的是,当她打开手机屏幕时,那屏幕上,出现了我的身影……

    确切的说,是我跟滕小川的合照……

    毋庸置疑的,傻子都知道,这是滕柯的手机,而且很不应景的,被叶姝予抓了把柄。

    叶姝予看到手机屏幕时,整个人怒气大发,她气的差点将手机摔在地上。

    她死死握着电话,冲我吼道:“滕柯的手机为什么在你这里?还有,这屏幕又是怎么一回事?你说!”

    我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看过他的手机,我哪里知道,屏幕会变成了我和小川在一起的合照。

    叶姝予持续发疯的那十几秒钟,她压根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而且,滕柯现在藏在了屋子的哪个角落里,我完全不清楚。

    叶姝予发够火以后,禁不住的,就哭了起来,她哭的很伤心,撕心裂肺的。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得说着好听的话,稳住她的情绪,“手机是滕柯不小心落下的,你别哭了……”

    叶姝予蹲靠在墙边,失控的抓着自己的额头,她自虐了好一会儿之后,嗓音柔弱的啜泣道:“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让滕柯不再对你动心吗?唐未晚,你现在就出国好不好?你不要在国内了,你去国外,我给你很多很多的钱,好吗?”

    说着,她就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我喜欢滕柯,我是真的很喜欢他,算我求你了,求你不要再出现在他的身边了,算我求你了……”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残忍的人,明明我已经跟叶姝予做了等价交换,却在关键时刻,屈服了自己的内心。

    我知道滕柯此刻就在屋子里的某个角落,如果他听到了叶姝予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会不会也觉得,自己很残忍?

    叶姝予在我面前哭了多久,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看着她喝下去以后,她抽噎着身子,冲我说:“算我求你了,你离开滕柯吧!我不能没有他,现在全世界的人,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跟他结婚了,如果他一直不收心,而你又一直出现在他身边,我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滕家人。”

    她抓起了我的双手,诚恳到:“这次我不跟你发火,也不要挟你,唐未晚,你是个好人,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对吗?”

    如果是这样,那我真的很想当一个坏人,任何人的感受都不用顾及,只管做一个自私自利的坏人,就好了。

    等叶姝予倾吐够了以后,她拿着滕柯的手机,就离开了这里。

    好在的是,滕柯的手机有开机密码,就算叶姝予拿走,也没办法看到里面的东西。

    叶姝予一走,滕柯就从落地窗帘的后侧走了出来,他的面色异常沉重,眼神里带着一点点的无措。

    面对面的一刻,我清着嗓子说:“刚刚你也听到了……其实……我根本不想阻隔在你和叶姝予之间,或许她不算是一个好人,但论相配的程度,我远远不及她……”

    滕柯没有顺着我的话接下去,他紧拧着眉,说道:“你和她做了条件交换,所以你之前,是因为叶姝予的原因,才执意要远离我,是么?”

    对于这个问题,既然他已经听到了,我也就没办法继续隐瞒。

    我点点头,“这是我自愿的,毕竟那些证据,只有叶姝予有,而我又太想帮唐萧报仇……”

    突然,滕柯将我揽入了怀中,他轻轻的叹着气,嘴里说着抱歉的话语,“是我不好,我应该早就想到这些事的,是我不够关心你,忽略了你那段时间的感受。”

    可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我推开他的胸膛,抬头望着他的眼,下定决心的说:“我们……还是适当的保持一些距离吧,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如果你真的理解我,那就等我把我的事情处理完;而你,同样把你的私生活,也处理妥当。我不希望,我对你的好感,是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的。”

    我难捱的摇了摇头,“我们呆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你的母亲讨厌我,你的父亲讨厌我,叶姝予讨厌我,总之……我的出现,让你的生活变的一团糟,而你的出现,也让我很为难。是不是,我们两个人,都应该好好整理一下各自的生活,就像你说的,你会等我,那我,是不是也要等等你?”

    滕柯默语的思忖了一小会儿,他眨眨眼,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当我看到他这副模样时,忽然就觉得,其实在感情方面,他跟小孩子没有区别。

    他也会不知所措,他也会犹豫不决。

    在职场上,他是个呼风唤雨的人,但在感情和生活上,我们都是需要成长的孩子,我们需要在不断的伤害和被伤害中,找到最适合的那条路。

    为了让眼下的气氛看起来不那么沉重,我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说:“你说你要等我,那我也要等你才是啊!所以,我们慎重的处理好各自身边的事,你呢,好好的跟叶姝予和陈敏蓉谈一谈,或许,我们都平下心来,事情就好解决了。”

    我冲他咧嘴笑了笑,摆出了一个搞笑的鬼脸。

    滕柯松了一口气,伸手抓了抓我的额头,他点点头,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说服了叶姝予和我母亲,你就会跟我交往了,是吗?”

    我当即摇了摇头,“我可没说!不要得寸进尺哦!”

    滕柯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腰身,他用力的将我举起,随后放在了办公桌上,他两只手撑在桌子的边缘,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说:“我们约定好,等我处理好家里的事,你就跟我在一起,然后我们做……情侣该做的事……”

    心脏扑通扑通跳的一刻,我的脑子一热,差一点,就答应下来了。

    手边,电话铃声的突然响起,直接将我的灵魂抽了回来,我紧张的拿起了手机,一看屏幕,是曲玥打来的。

    只不过,喜悦过后,是无尽的沉重。

    曲玥的父亲,逝世了。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