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5章 葬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5章 葬礼

    葬礼、黑白照片、追悼和眼泪。

    这一切令人压抑的死亡气息,不停的敲响着我和曲玥的神经。

    曲玥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人世。

    原本前一秒还在庆幸可以转院的曲玥,下一秒,就得知了这个突然的消息。

    从我赶去医院,再到葬礼的筹备,我是亲眼看着曲玥从头忙到尾,然而,她却没掉一滴泪。

    或许是葬礼的事情堆积的太多,又或许,她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只想用忙碌,掩盖自己脆弱的内心。

    追悼仪式正式开始时,葬礼现场来了很多商圈里的朋友,我和滕柯一路陪伴在曲玥的身边,我看着她跟一位又一位长辈问好,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泪水。

    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失去了感知,但事实证明,她只是在强忍。

    曲玥没有爷爷奶奶,也没有姥姥和姥爷,那四位老人,早在曲玥很小的时候,就纷纷去世了。

    所以,曲玥的成长,除了丧母留下的阴影之外,就只剩下曲父给予她的,不太细心的爱。

    整个追悼仪式从开始到最后,曲玥都一直面无表情的善待每一个前来悼念的人,我站在一旁,看着她乏力而颓丧的冲那些人鞠躬回礼。

    我以为,曲玥会坚持这样的状态,一直坚挺到最后,但直到会场出现的最后一个人,打破了这一切。

    那个人出现的时候,曲玥看着对方的脸,凝视了很久,随即一触即发,崩溃的哭出了声。

    起初我以为,曲玥看到的那个人,会是凌南,但转念一想,曲玥早就丧失了有关凌南的全部记忆,她根本就不会记得他。

    而凌南,也早就忘了曲玥,依着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凌南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所以,当我好奇的朝着那个人影看过去时,我意外的,看到了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妇女。

    那女人穿的很朴素,乌黑的长发简单的盘在耳后,一身随性的黑色直筒裙,脚上踩着一双褐色矮跟鞋。

    女人的衣着并不昂贵,所以,应该不是曲玥家族里的亲戚。

    曲玥盯着那人看了很久,等到那个女人走到她面前时,曲玥突然失控的,就哭丧着抱住了她的身子。

    我担忧的走上了前,怕曲玥会哭昏过去。

    两人拥抱了很久之后,那女人的眼睛里,也泛出了眼泪,女人已经有些老了,心疼的笑容里,带着岁月的悲悯。

    曲玥松开怀抱时,我站在一旁,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安慰着说:“不要这样,你刚刚明明很坚强的……”

    曲玥忍着鼻头的酸楚,闷闷的嗓口,发出难过的声音,“其实我真的很难受,你们不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的,我也想坚持到最后,但是……”

    曲玥抬头看了看对面的这个女人,涕泗横流的说道:“温岚阿姨,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温岚……

    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从我认识曲玥开始,就经常听她提起温岚这个名字。

    温岚阿姨,是曲玥家的保姆,确切的说,是从她出生,到十八岁成年时,一个类似于奶妈的角色。

    如果说,在曲玥的心里,她的亲生母亲是第一位,父亲是第二位,那这个温岚阿姨,就是第三位。

    因为从小到大,曲玥就是在母亲和温岚阿姨的呵护下长大的,温岚很年轻的时候,就做了曲家的保姆,一做十多年,等到曲玥上了大学以后,大二的那一年,温岚阿姨离开了曲玥家。

    我曾听曲玥说过,她母亲坠湖自杀的时候,母亲的尸体,是温岚阿姨帮着捞出来的,她说,每当温岚阿姨牵着她的手的时候,她都觉得,那双手上,有母亲的感觉。

    或许这样的故事听起来有些令人恐惧,但对于那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讲,亲眼看到母亲离世,又亲眼看到肿胀的尸体从人工湖里捞出,那样的折磨,是会伴随人的一生,时时刻刻的在脑海里回放。

    所以我也能理解,为什么曲玥一看到温岚,就会泪流不止。

    因为她不仅仅因为父亲的逝世而难过,看到温岚的一刻,她更是不能克制的想到了母亲。

    也好,让她把眼泪流出来,才不至于太过压抑。

    温岚阿姨来了以后,曲玥跟她说了好久的话。

    我跟滕柯在会场帮忙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而这期间,苏燕一直坐在嘉宾席里哭泣。

    其实从一开始,苏燕一直想要去曲父的遗像旁守灵,但曲玥没有同意,毕竟,她的身份不允许。

    从追悼会开始到现在,我时不时的会关心她一下,而她呢,从头哭到了尾。

    会场里的人渐渐减少时,我拿着纸巾和食物,走到了苏燕身边,我塞给她一个面包和一瓶饮料,说:“你多多少少吃些东西吧,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你总不能,不管孩子吧?如果你哭倒了,我和曲玥,还要照顾你。”

    苏燕泪流不止的抓过了我的手,嘶哑着说:“他怎么可以走的这么突然?他为什么要这么绝情的丢下我?我的孩子才四个月,他离开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看到苏燕无助的样子,我回头望了望曲玥,她依旧在跟温岚阿姨说话,整个人的状态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回过身,安慰着苏燕说:“你别担心了,既然你怀了曲家的血脉,曲玥是不会不管你的,你不要太难过,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好吗?”

    苏燕浑身抽泣的点着头,依旧是泪流不止。

    身后,滕柯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拉到了一边,他看了眼苏燕,小声而冷静的说道:“曲玥的父亲,生前有立遗嘱吗?”

    说到这个问题,我还真就恍惚了一下,曲父离开的那么突然,应该不会有遗嘱。

    我回身就要去找曲玥,只见,她把温岚阿姨送去了门口,随后一个人揉着眼眶走回了我们身边。

    我安慰道:“怎么没留温岚阿姨?一会儿我们可以一起吃饭的,正好,你跟她叙叙旧。”

    曲玥摇摇头,“以后会有机会的,温阿姨跟我约了其他的时间。”

    我看着曲玥神情低靡的状态,实在不忍心询问她遗嘱的事,毕竟这个时候说出这么冷冰冰的话,显得有些太过绝情。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