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7章 自讨苦吃的袁桑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7章 自讨苦吃的袁桑桑

    当面给了凌南难堪的那一刻,他的脸色很差很差,仿佛下一秒就会跟我发火,但碍于滕柯在我身旁,他并不敢多说什么。

    我愈发的觉得,凌南的为人,有些矛盾,或者说,我压根就看不懂他。

    他失忆了,他记不起曲玥,他之前明明很清楚的表过态,自己不喜欢曲玥,而自己当初逃婚,也跟曲玥毫无关系。

    现如今呢,他又频频的回来找曲玥,一次两次就算了,三次四次,就让我觉得他是带着目前来的。

    我仍记得,我和曲玥大学的时候,凌南对曲玥,是有求必应的,虽然他一直没有答应曲玥的告白,但只要是曲玥的事,他都会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做,而且,他从来不会对我和曲玥发火。

    所以,眼前的这个凌南,跟我们记忆里的那个人,出入太大。

    我并不在乎他到底是谁,也不在乎,他是否有了过往的记忆,现在,我只想保护好曲玥,只要他别来伤害曲玥,我就不会对他怎样。

    我们之间的话说完,我拉着滕柯就往外走,凌南跟在我身后,焦急道:“我只是想看她一眼,跟她打声招呼!而且,我也没因为她以前喜欢我,我就有多自豪,难道帮忙传递一下关心,就这么费劲吗?”

    我回过身,瞪着他说:“你耳聋了?难道你没听见,我刚刚告诉你说,曲玥她昏倒了?她已经昏倒了,难不成还要我拍着她的脸告诉她,你快醒醒啊,凌南来看你了?”

    凌南被我气的说不出话,我毫不留情的提醒了他,“我拜托你,曲玥跟你不熟,我跟你也不熟,你不要总是搞出一副很暧昧的样子来接近曲玥,她已经结婚,她没有必要,再跟你来往了!”

    所以,当我说出“结婚”两个字时,凌南的眼睛无力的微微翻眨了一番,他迟疑了好久,不可思议的笑着说:“结婚?她结婚了?她和谁结婚?”

    其实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把阮竹生带到他的面前,阮竹生比凌南优秀千百倍,只有让凌南明白,他根本就配不上曲玥,他才能死心。

    可惜,依着曲玥的意愿,她没有同意阮竹生来参加葬礼。

    因为在曲玥心底,她始终认为,如果她没有跟阮竹生贸然领证的话,曲父就不会突然发病,更不会离世。

    她自责,她忏悔,她觉得自己愧对自己的父亲,所以,这场葬礼,她并没有让阮竹生出席。

    此时的阮竹生,正在曲玥的家里等待着她,我想,他一定也很心急。

    我挺直身子站到凌南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曲玥结婚了,她的丈夫,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个阮竹生,他们的感情水到渠成,结婚领证了。”

    凌南不敢相信的吞咽着喉咙,他的脸色白发,声音恍惚,“竟然……会是他……”

    我笑了笑,“所以,以后别再找她了,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吧,别再互相打扰了。”

    说完,我起身就要去拉车门,只不过,当我走到车边时,我透过打开的车窗缝隙,看到了急忙躺下身的曲玥……

    她醒了,而且,她看到了刚刚我跟凌南交谈的那一幕。

    其实我很怕,她会偷听到凌南说的那些话,特别是那句:“她以前喜欢我……”

    我真是死都不希望,曲玥回想起有关凌南的事,特别是那悲催的四年大学生活。

    她追着人家后屁股,喊了整整四年的我喜欢你,结果却换来了现在的悲剧。

    我伸手就打算拉开车门,可手指还没碰到车把手,身旁侧,就响起了令人作呕的声音。

    “哟,这欢送会,是要结束了吗?我才刚来啊,难道,你们不打算迎接一下新的客人吗?”

    我转过身,竟然在三米开外,看到了一身红色运动套装的袁桑桑,她的这套衣服,和凌南身上的运动装有些搭配,看样子,应该是从一个拍摄场地前来的。

    这个挨千刀的过街老鼠,竟然敢来这!更可气的是,她的怀里,抱着一大束的红色玫瑰。

    她径直朝我走来,站到我面前的一刻,她转头看了看凌南,说道:“我刚才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等等我啊!我这不是,去买花了么!”

    说着,她就把艳红的花束送到了我的怀中,她转身冲着车窗探了一眼,说:“曲玥呢?发生这么大的事,她都不出来见见客人吗?我可是特意为了她,去买的玫瑰花束啊!这么大的事,不得庆祝一下?”

    她伸手戳了一下凌南的手臂,撒娇说:“你跑那么快干嘛啊!要不是听你说,曲大小姐的父亲死了,我都怕我赶不上这趟好事!”

    袁桑桑掩着嘴就开始偷笑,那模样,要多贱有多贱。

    我随手就将那一大捧的玫瑰花抽在了她的身子上,喊道:“你疯了?你对死去的人做这种事,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袁桑桑恶狠狠的瞪着我,她推着我的身子,喊道:“怎么了!曲玥的父亲死了,我来祝贺不行吗!当初要不是曲玥帮着你捉弄我,我会因为你而吃那么多的苦头?”

    她伸手指着我的脸,“唐未晚,你对我做的那些破事,还不够多吗?我告诉你,你身边要是没有这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闲人帮你撑腰,你压根就斗不过我!”她嘲讽道:“你想和我比?你除了有一群无所事事的狐朋狗友,你还有什么!”

    这时,滕柯绕过车子,走到了我身边,他将我拉扯到一边,面色冷峻的看着袁桑桑说道:“如果你非要在这种场合闹事,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袁桑桑冷笑着说:“对我不客气?”她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继续道:“滕柯,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下贱?你知道她对我做了什么吗?如果我说出来,我看你还怎么面对她这张伪装小白兔的脸!”

    滕柯勾着嘴角笑了笑,说道:“我的小白兔,自然是听从我的命令办事,不然你以为,叶炜在知道了那五百万的事情之后,为什么没有帮你报复唐未晚?”

    所以,滕柯一直在暗地里保护我,包括之前我坑骗叶炜500万的事,他在得知事情真相的情况下,还帮我挡掉了叶炜这个大麻烦。

    怪不得,叶炜一直没有来找我算账……

    我转身看向滕柯,心里的感触翻江倒海。

    袁桑桑被气的直跺脚,她狂躁的指着我,喊道:“唐未晚,你就是个丧门星!凡是你身边的朋友,没有一个不被你克的!现在曲玥的父亲死了,也是因为你!”

    她指着我们所有人,“你们都一样,最后都会被她给克死!”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我们身后的车子,就被启动了。

    我大惊的回过头,发现车子里面,曲玥竟然窜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

    随后,车子向着前方五米的位置开了过去,滕柯见势,拉着我就往远处躲,紧接着,曲玥开着车子猛然掉头,一眨眼的功夫,她就朝着袁桑桑开了过去。

    袁桑桑见情况不对,拔腿就开始逃跑。

    车内,曲玥苍白着脸,一边开车,一边打开车窗大骂:“贱人!你说我们家未晚克人?好,我现在就让你尝尝,克人到底是什么滋味!我让你死在我的车轮下!”

    (今天的结束啦,晚安~明晚我们九点继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