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9章 他都听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9章 他都听到了

    看到阮竹生神情沮丧的那副模样,我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了。

    我还以为,阮竹生这样一个高情商高智商的男人,会游刃有余的摆平曲玥,现在看来,他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也一样会犯糊涂。

    人啊,终归是感性的。

    趁着曲玥上楼休息的间隔,我打算在曲玥家里大显身手一番,给她补充一点营养。

    滕柯帮我去市场买食材,阮竹生就坐在书房里发呆,阮竹生说他不敢在大厅里晃悠,怕曲玥看到他会心烦。

    做饭的时候,我因为找不到酱油和醋,在厨房和大厅的杂物柜里转悠了好几圈。

    我忽然想起,曲玥家的二楼还有一个仓库,一般他们家的备用酱料,都会放在那里。

    我洗过手就走上了楼,一到二楼走廊里时,空气中飘着一股寺庙的香火味道。

    我急忙跑去了曲父的房间,发现他的屋子里正点着香火。

    这应该是曲玥弄的。

    我顺着走廊就找到了曲玥的房间,可是房门透着一个小小的缝隙,里面并没有人。

    我的心一下子就被悬起,我开口就要呼喊曲玥的名字,结果,一瞥眼的瞬间,我在二楼最里侧的仓库里,看到了曲玥坐在地上的身影。

    仓库门没关,她的身影又瘦又小。

    我小心的走上前,发现她正坐在凉冰冰的地板上,腿上放着一本她小时候的相册,里面是她跟爸爸妈妈的合影。

    曲玥的脑袋点在身旁的纸壳箱子上,她一动不动,看上去,应该是睡着了。

    我没敢打扰她,悄悄的拿过一条小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又顺手抽出了一个抱枕,垫在了她的额头下方。

    我转身就要下楼,可突然,曲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脚腕,我吓了一跳,脑袋差一点就磕碰在了门框上。

    我平复着心绪,说道:“你没睡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曲玥没说话,她依旧红肿着眼,随即从仓库的柜子上,抽出了一个纸盒子,她毫无力气的将纸盒子拖在了地面上,说:“你自己看吧……”

    我蹲下身,眼睛盯着那个纸盒子来回的查看,我试探的打开了盖子,里面是一个崭新的红皮相册。

    相册的保护膜还没有去除,看上去,应该是刚拍没多久。

    我翻开了第一页,结果,那上面竟然是曲父和苏燕的婚纱照……

    我不可思议的继续向后翻阅,曲玥就在身旁沙哑的开了口,“他们其实……应该早就领证了吧,只不过,一直瞒着我而已。”

    相册翻到了最后一页,我的心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一刻的我,除了惊讶之外,还有无限的恐惧和担忧。

    我不想曲玥失落,就安慰着她说:“或许只是结婚照呢?他们仅仅只是拍了结婚照,但并没有领证?”

    曲玥摇了摇头,虚弱而无望的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份遗嘱上会写,让我和苏燕共同代替打理公司,然后等苏燕的孩子成年满十八周岁的时候,再将所有的遗产,交给苏燕的孩子打理。因为……我爸和苏燕已经领证了,这就意味着,我家的财产,必须是我和苏燕两个人平摊。而苏燕呢,她对我家公司的一切人脉和信息,都是未知,她很清楚,就算她使诈独吞了家产,她也没办法去运营整个公司,而公司里的所有员工,也不会信服她。”

    曲玥冷笑着说道:“所以她把遗嘱写的很好看,写的好像这份遗嘱跟她并没有多大关系,可实际上呢,她顺理成章的介入公司,等她接手了公司的所有事务之后,她再把家业,留给自己的儿子。而我……”

    曲玥点着自己的胸口,眼睛泛着红血丝,“我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成了她向上跳的踩踏板,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把我这个敌人放在眼里,她把我当成傀儡,然后随意使唤的,去成就她的阴谋。”

    听了曲玥的话,我的后脊一阵发麻,我不敢确定曲玥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但如果这是事实,那这样的人生,实在太过可怕。

    我将那个相册放回了架子上,说:“走吧,下楼,我们现在就把苏燕叫到家里来,问问她,她是不是已经跟曲父领证了。”

    曲玥扶着额头说道:“不必了,她到底有没有领证,等我去公司上班的时候,就会知晓了,如果她一直惦记着我爸的财产,她一定会在董事会上,证明自己的身份的。”

    我蹲下身,抓着她的肩膀说:“所以,你现在更要冷静下来,想出更好的办法,去对付苏燕。如果这份遗嘱真的是她费尽心思伪造的,那就说明,你父亲的死,也是她一手造成的!你父亲的病情,老早之前就存在了,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更不是阮竹生的责任,所以,你不要总是哀怨自责,而是要打起精神,好好处理接下来的事,知道了吗?”

    曲玥犹豫了半晌,最后点了点头。

    我搀扶着她起身时,我拖着她,一路走回了卧房。

    我把她放在床边的一刻,她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说道:“未晚,我感觉我今后的人生,都不再是为了我自己而活了,我感觉……我已经失去自由了……”

    我抚摸着她的额头,“别这样想,起码你还有阮竹生啊,以后的很多事情,他都会替你承担的。”

    曲玥无力的笑了两声,她抬起头,眼神散漫的看着我说:“未晚,我并不是很喜欢阮竹生,这件事你是知道的……我跟他,只是一时的赌气而已,刚刚我还在想,我这么唐突的跟他结了婚,是不是坑了他……”

    看到曲玥认真的神态,以及她没有调侃的声调,我忽然觉得,曲玥的人生变得复杂而糟糕了。

    难道,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好强迫她躺下休息,不要再思考其他的事。

    而当我一个人走出房间时,我蓦然发现,卧房的门口,站着阮竹生的身影。

    我想,刚刚我和曲玥的谈话,他都听到了。

    (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