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0章 想你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10章 想你啊

    其实我都知道,曲玥对阮竹生的感情,并没有多么的喜爱,但也不厌烦。就是那种,淡淡的喜欢,带着一点放不下,却也不必要是人生的全部。

    而阮竹生对曲玥的感情呢?很成熟,很会拿捏分寸,他很喜欢曲玥,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在曲玥松口说同意结婚的那一刻,他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他爱曲玥,他也曾因为曲玥不爱他,而选择相亲,选择将就,但最后,他还是臣服了自己的内心。

    在我心里,我是希望他们在一起的,因为这世上,不会再有哪个男人,比阮竹生更适合曲玥了。

    我承认我自私,面对曲玥的冲动领证行为没有及时阻止,但我总觉得,总有那么一天,曲玥会明白,她要过的是生活,她真正能依靠,值得去爱的人,只会是阮竹生。

    尽管,这中间需要一些过程。

    当我在卧房门口看到阮竹生时,我不安的深吸了一口气,关合房门的一刻,我小声道:“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啊?曲玥她已经睡下了……”

    我心虚的等待着他的回答,阮竹生就淡淡一笑,“刚上来,我就是看看她的状态,她没事,就行了。”

    说罢,阮竹生转身就下了楼,他的背影很落寞,我想,他肯定听到了刚才的谈话。

    我沉重着心思,一路碎步的走下了楼,而家门口,忽然就回来了滕柯的身影,他的手里拎了很多的蔬菜袋子,紧接着,他的身后,闯进来了疯疯癫癫的顾昊辰。

    顾昊辰猛的撞了一下滕柯的后背,说道:“你小子走那么快干什么!好像我多招人烦一样!我是来看曲玥的,又不是来看你!神经病!”

    顾昊辰一进屋,就冲我摆了摆手,“嗨!未晚!”

    我点点头,冲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曲玥已经休息了,你们不要太大声的说话,如果你想探望曲玥,就等她醒了以后吧!”

    我的话说完,顾昊辰的身后,就又走进来了一个人影。

    意料之外的,是辛怡。

    辛怡的出现,有点令我不安,我的脑子一下就回放出了她在游乐场绑架滕小川的事,以及,她对我说的那些阴森森的话语。

    我打了一个寒战,辛怡就冲屋子里的人温和的打了招呼。

    顾昊辰僵硬的抿嘴笑了笑,说:“她非要跟来,我没办法,我本来不想带她来的,毕竟她和曲玥也不熟。”

    我漠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走下了楼,径直去了厨房。

    滕柯一声不吭的跟在我身后,进了厨房以后,他撸起袖子就开始帮我摘菜洗菜,整个流程有木有样。

    我还纳闷他什么时候这么会持家了,结果回头看着他干活的时候,他竟然把……香菜的菜叶全给我摘掉了,只留下一根光秃秃的香菜杆!

    我哭笑不得的指着他手里的那一捆菜杆,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平时吃的香菜,就是这个样子的?”

    滕柯满目正经的看了看手里的菜杆,忽然诧异了一下,“这是香菜?”

    我崩溃的倚靠在操作台旁,“不然你以为呢?你没吃过香菜吗?”

    滕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吃过哪些 名师的菜品,至于菜品里放的是什么,我还真没研究过。”

    我蹲到他身边,抓过他手里的香菜杆,说:“所谓的摘菜呢,只是让你弄掉菜根,以及菜根上的泥土,并不是摘叶子,你懂了吗?”

    滕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眼睛,忽然,他的额头顶在了我的脑门上,说:“我还有很多,对家务不懂的事,你可不可以,一件一件的教我?”

    说着,他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笑意,坏坏酷酷的,连鼻息处的温热气流,都显得不正经。

    我强迫自己神志清醒的用力摇了摇头,“你搞什么!”

    他耸耸肩,“我不是在拜师么。”

    我白了他一眼,转过了身,开始处理地上的香菜,边弄边说:“你多厉害啊,还用我教?我听说你在高中和大学,都是学校的学霸……”

    说着,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蹲着身子又重新转了回来,说:“对了,既然你高中和大学都是学霸,那你在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为什么那么烂?虽然我只跟你同窗了一年,但我记得,那时候你的成绩,可真是烂到家了!”

    我拍着手掌回忆起了一件趣事,“对对对,有一次考试,我们班新排的考场,你坐在我前座,我那时候跟你还不算太熟,我看你老实,就以为你学习成绩特别好,所以那次考试……”

    滕柯接了我的话,“那次考试,你特别凶的抢走了我的卷子,还很开心的抄了我卷子上的答案。”

    我冷笑一声,“还好意思说?结果那次考试,你倒数第一,我倒数第二!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是闭着眼睛蒙,也不会抄你的卷子!”

    滕柯的脸稍稍红了一下,狡辩着说:“我后来学习成绩不一直在稳步上升么。”

    我憋不住的噗嗤了一声,“不然呢?你都倒数第一了,你还有下降的空间吗?”

    想起过往的事,我哈哈哈的笑个不停,笑到尽兴时,完全忘记了身旁的滕柯一直在冷着脸色看我。

    我笑够了,清着嗓子看着他说:“所以,你那时候,学习成绩为什么那么差啊!”

    说到这里,滕柯微微笑了笑,他低下头,两只手惯性的去破坏香菜叶,随口说道:“那时候无心学习……”

    我转头问道:“那你每天心里在想什么?”

    他侧过头,迎上我的目光,“你啊。”

    所以,当周遭的空气停止流动时,当面前的人陷入专注时,当任何杂音都被摒弃在耳外时,自己的心跳声,就显得格外的悦耳。

    扑通……扑通……扑通……

    渐渐加快,渐渐失控。

    我想,我脸上的温度,已经彻底炙热了。

    画面静止之时,忽然,兜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我拿起,是母亲打来的。

    我慌忙的接起电话,面前的滕柯就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而电话那头,是母亲不安的声音,“未晚,我刚刚……回了你家的小区,然后我在你家楼下,看到了撞你哥的那个人,他一直在你家楼下站着,妈看见他的时候,都没敢上楼……那个人,不会是在蹲点堵你吧?”

    听到母亲的恐惧声,我料定,母亲口中的那个人,就是袁浩然。

    我好说好劝的安慰好母亲,随后急忙给袁浩然打了一通电话,谁知,他现在,还在我家楼下。

    我问道:“你去我家做什么?”

    袁浩然憨笑着说:“我给你买了一些水果,我本来想等你下班的,但是你公司的门卫说,你今天不在。然后,我就来你家楼下了……你现在在家吗?我打包了一些晚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