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5章 要不要处对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25章 要不要处对象

    当一个人男人,放下他刚强的伪装和束缚时,当他简简单单的告诉你,他在等你时,你就是心里有再大的怒火,也都会在片刻间,被熄灭。

    所以,听到滕柯电话里的这句话时,我一点都不生气了。

    甚至,还有点小心动。

    我死死的抿着嘴唇,在电话这边偷笑。

    那头,滕柯继续道:“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打给我,其实等你的这二十五分钟的时间里,我特别的紧张,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们早上的约定给忘掉了。刚刚我还在想,如果你忘记了,我要不要惩罚你!”

    我平复了心里的小激动,假装不在意的说:“我也不是刻意去记的,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因为我饿了,我一饿,就想起你要约我吃饭的事情了。有人请吃饭,不吃白不吃!”

    滕柯在那头淡淡的笑了两声,说:“那你要不要等我?我大概晚上九点钟会结束饭局,到时候,我去你家接你!在这之前,你少吃点水果,好吗?”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他的提议,“好……那我等你……”

    那头,滕柯粘粘又酷酷的说道:“乖……”

    这一个乖字,搞得我脸色通红,浑身都在发热……

    挂掉电话,我急忙拿起桌子上的小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反复的照。

    天啊,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我怎么……还像个谈恋爱的小女生一样?

    一个“乖”字,就让我的脸红上天了……

    我用力的在脸颊两侧煽动着自己的双手,嘴巴里呼气吐气,企图让自己凉爽一些。

    这时,滕柯又给我发来了一条信息,“我很想你。”

    动心,触动,莫过于此了吧。

    心情悸动过后,我不紧不慢的开始收拾东西,随后一路欢愉的走出了公司,上车以后,我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想着要去哪家超市采购。

    可车子刚发动,我就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袁浩然。

    原本好好的心情,一瞬间又崩塌掉,我打开车门,回身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你怎么又……”

    我已经崩溃的说不出话,袁浩然就扭捏的低了低头,他脸色自责又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是来找你……”

    我冲他说道:“你不会又是来给我送餐的吧?”

    我冲他伸出手,“好!那你把晚餐拿来吧!你把晚餐给我,你就可以离开了,是吧!”

    可这一次,袁浩然两手空空。

    我叹气的看着他不说话,袁浩然就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吃饭的,不过我没开车,公司的那辆车,被袁桑桑开走了……”

    我冷笑了一声,“袁桑桑开走了叶炜的车子?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妹妹通过勾引叶炜的方式,来换取你的人身自由,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所以,你之前还信口开河的跟我承诺说,不会让你妹妹再来伤害我,现在呢,还不是沾沾自喜的凭借你妹妹勾引叶炜的那点能耐,来摧毁我的生活?”

    袁浩然不说话,低头就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说道:“这是……我的工资卡,里面也有一些储蓄,都是我打工赚来的,你哥哥住院需要钱,这也算是我对他的一点忏……”

    我伸手就推开了他的那张卡片,不料,卡片飞到了路中央。

    袁浩然一根筋的就冲到了路中央去捡,结果一辆车子停的不及时,很不幸的就擦碰了他一下。

    袁浩然被撞到了马路边,但伤势并不算重。

    我急忙跑到了他身边,车子的车主也跟着下了车,车主慌张的说道:“天啊,你没事吧?你刚才……无缘无故的往马路上跑什么啊!真是的,我这……我这很无辜啊……”

    车主急忙就打算报警,“我先叫警察吧!这肯定不是我的责任,我得先把警察叫来……”

    这时,地上的袁浩然艰难的爬起了身,他扶着路边的电线杆站起,说:“没事……只是擦伤而已……”

    的确,袁浩然的伤势并不重,但像他这样,出了事也不吭声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站在一旁不说话,那个车主就诧异了一下,问道:“你没事?你不需要我负责?”

    袁浩然点点头,“没事……擦伤而已……”

    好在,车主还算好心,他从兜里拿出了大概八百块的钞票,塞到袁浩然的手里说:“那你赶紧去医院处理一下吧!你看你这裤子都蹭破了……”

    袁浩然没说话,他右手扶着自己的左手臂,而那八百块,就夹在他的胳膊处。

    车主看着袁浩然迟疑了一会儿,随后,便急急忙忙的开车离开了。

    袁浩然靠在电线杆上,龇牙咧嘴的忍了一小会儿,看得出,他是真的很疼。

    我原本想就这样走掉,但最后还是没忍心。

    我站在他面前,说道:“你不去医院吗?伤口出血了,我给你送到医院吧。”

    我以为,他会拒绝我,但没想到,他竟然,低着头就朝我的车子走了过去。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

    袁浩然一上车,我就发动了车子,我是打算带他去医院的,但他却告诉我,要去诊所,说医院太麻烦太贵,而且他没有医保。

    我倒也没跟他周旋,开车就去了附近的一家诊所,碰巧的是,诊所隔两家的店铺之外,有一家装修很独特的小酒屋。

    那酒屋的名字叫做民谣酒屋,我知道这家酒屋,是傅伟伦开的。

    我老早之前就听说,傅伟伦是一个蛮浪性的人,虽然花花肠子多了一些,但自己的副业也不少,开饭店开酒屋开小的传媒公司,除此之外,他还是个半吊子主持人。

    总之,这个男人的身上,带着很多的社会红尘味儿,不论你远观还是近看,都能感觉的到,他来者通吃。

    一般遇到好看的姑娘,他的脑门就会自动轮播五个字:要不要搞对象。

    所以,我送袁浩然去了诊所之后,很不巧的,就碰见了刚从小酒屋里走出来的傅伟伦。

    看见他时,他依旧是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不过今天他没穿西装,而是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装,一举一动,都挺散漫的。

    (这是今天的第二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