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8章 我们要个孩子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以为滕柯说要走,是在跟我开玩笑,结果,他当真扭头就走去了自己的车子旁边。

    随后,他定在车旁,冲我说道:“真的不吃吗?不吃我就走了。”

    我心里堵着气,明明这件事就是他的不对,可他却搞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站在原地不说话,结果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上了车,很快,车子开出了小区。

    我即刻大惊,他竟然真的走了……

    车子消失在小区门口时,我一路小跑的冲到了院落门口,我站在铁门一侧,结果,滕柯的车子就停在了马路的拐角。

    他打开车窗,得意洋洋的冲我说:“还不上车吗?你看你都追出来了。”

    他坏笑的冲我挑了挑眉,而此刻的我真是万般的后悔,我为什么要追出来!为什么!丢死人了!

    滕柯倒退着车子,开到了我的面前,说:“走吧,我晚上也没吃,空腹喝了两杯酒,现在还很不舒服。我下午五点就在餐厅预订好了位置,菜都点好了,这个时间去,刚刚好。”

    如果说,刚才的一切行为举止,都是吃醋后的表现,那这一刻,我是真的不想捉弄他,更不想被他捉弄了。

    坐上车子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个很清晰的声音在告诉我,“唐未晚,别藏着掖着了,你就是喜欢滕柯!快把他扑倒吧!”

    我晃了晃脑袋,那个声音就渐渐消失了。

    我抱着怀里的购物袋,手脚不听使唤的就开始拆三角饭团的包装,滕柯一边开车一边看着我吃东西,说:“很好吃吗?看你吃的很香的样子!”

    他正回了身子,笑着说:“你等我的时候,有没有想我?”

    我眼神放空的摇了摇头。

    即刻,滕柯就不开心了起来,“不想我?”

    我转头盯着他的眼,随后举起了手中的饭团,“不是,我是说这个好难吃……”

    他放心的笑了笑,问道:“那你……是不是还在吃醋?”

    我用力的将嗓口干巴巴的饭团咽了下去,随后抓起身旁的水瓶,猛的灌了一口,说道:“好难受……”

    滕柯见缝插针的说道:“吃醋吃的很难受?”他满意的点点头,“嗯,看来,我对你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我不想拆穿滕柯的自我意淫,毕竟这种状态的他,我很少见,偶尔让他满足一下自信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车子开到半路,滕柯忽然提起了其他的事情。

    “你下班以后去哪了?为什么我去你家小区找你的时候,你才刚刚回去?”

    我一听,这是开始盘问我了,好样的,现在我可有机会,好好的气一气他了!

    我重新打开了一包全麦面包,一边撕着面包碎,一边说道:“去民谣酒屋了。”

    滕柯问道:“酒吧?去那里做什么?曲玥让你去的?”

    我摇摇头,转头笑眯眯的冲他说:“是傅伟伦带我去的,那是他的小酒屋。”

    意料之中的,滕柯果然生气了。

    而从我跟他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先是自我消化的思忖了一会儿,然后又放慢车速的盯了我一会儿;等他从我这里得不到答案的时候,他又加快了车速,一路憋气,一言不发。

    他生气的时候,跟小孩子没两样,也挺幼稚的。

    车子一到餐厅门口,滕柯就利落的熄了火,气冲冲的对我说:“你去那里做什么?他为什么要带你走?你们在酒屋干什么了?”

    我随手做了一个拿起酒杯喝酒的姿势,说:“喝酒呗!聊天呗!跟你和叶姝予一样!”

    滕柯的眼神顿时犀利,“你在故意气我?”

    我摇头,“我在陈述事实!”

    滕柯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肩膀,直勾勾的盯着我说:“你在气我,对不对?”

    我笑嘻嘻的摇头,“没有,我的确是去了那个酒屋。”

    “……”

    此刻,我眼睁睁的看着,滕柯的神态,由最初的意气风发,变成了现在的灰头土脸,他是想发火的,但又发不出来。

    为了让自己的报复欲得到满足,我推开他的手,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说:“好饿啊,你是不打算带我吃饭了吗?”

    突然,滕柯冲我小力度的喊了一句,“你还有心情吃饭?”

    我顺势就白了他一眼,“你吼我做什么?”接着,我拉开车门就打算假装离开,“不吃算了,我走了。”

    当我的一条腿耷拉在车门外时,滕柯一把就拉住了我,他立马放柔了语气,说道:“对不起……我冲动了……我只是……”

    这时,我回过头,大笑的看着他说:“你只是,吃醋了……哈哈哈……”

    以牙还牙的这招,我连本带利的,一起反击给了滕柯。

    正当我笑的不能克制之时,滕柯的脸都气绿了。

    我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他那边就严肃了起来,“你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去没去他的酒屋?”

    我点头,“去了,但是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半路遇到而已。”

    滕柯似乎是被我骗怕了,他的眼神游离的看了我小一会儿,再次抓着我的手臂问道:“他还在追你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我不喜欢他。”

    渐渐的,滕柯的神色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他的眼神也开始变的复杂,他好像有话要说,但这一番话,又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本来我以为,今天我和滕柯互相吃醋的事,仅仅是一个茶余饭后的小插曲而已,闹过之后,也就忘掉了,但没想到,他认起了真。

    他反复的沉思过后,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臂,他慢慢的向我靠近,语气严肃道:“唐未晚,我们生个孩子吧,现在的你,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在我印象里,女人只有特别爱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主动说,要为他生孩子;而男人呢,在特别想要占有一个女人的时候,就希望她为自己生一个孩子。

    所以,他话里的意思,应该是在向我表达,他在乎我吧。

    只是,这样的状况和环境下,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我一把推开他的身子,说道:“做梦!”

    (这是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