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3章 神经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53章 神经病

    从医生的嘴里得到这样的答复,我心里的石头,重重的落了地。

    我从来没觉得这样轻松过,就好像,自己得了癌症,而忽然间医生又告诉我说,你不用死了,你健康了。

    因为得知了这样的消息,这一天,我哪都没去,我就专注的守在唐萧的病床边,期待着他下一次的奇迹。

    曲玥为了配合我,还去楼下买了一个简易摄像头,她说,说不定哪天,唐萧他就醒了。

    而醒来的那一刻,绝对是唐萧这辈子的第二次重生。

    重生,当然要记录下来了,要不,就可惜了。

    所以现在,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唐萧一定会醒来的。

    下午四五点钟左右,曲玥饿的不行,就打算去楼下买些饭菜上来吃。

    不过她刚推开病房门,门口就站了一个身穿外卖制服的中年男人。

    男人顺手就把外卖递给了曲玥,说道:“您好,您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

    曲玥愣了一下,说道:“你搞错了吧?我没叫外卖啊?”

    我抬头看了一眼门外,说:“放下吧,也有可能是滕柯叫的,他刚才还短信提醒我要吃东西。”

    曲玥狠狠的翻着白眼,“真尼玛受够了,到处都要被强行喂狗粮!”

    曲玥一把接过外卖,说:“要不是老娘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我才不会吃这种东西!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玩意不受嗟来之食!”

    我笑着说:“嗯嗯嗯!委屈你了!快吃吧!”

    曲玥打开外卖盒子之后,两个眼睛都在放光,她盛了很多饭菜递给了大嫂,而神情恍惚的大嫂,一直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也不挪动。

    好吧,她总是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事情的,只有她冷静下来了,我们才能更好的,帮她和女儿相认。

    曲玥吃东西的过程中,时不时的跟我扯起了滕柯的话题,说到尽兴时,她死死的盯着我说:“滕柯怎么不来找你?他不是在隔壁的隔壁吗?那他随便编个理由,说自己有公事,离开就好喽?”

    我坐在床边,轻轻的握着唐萧宽厚的手掌,说:“滕柯没办法脱身的,他爷爷生病,他作为晚辈,肯定是要在旁边陪着的,而且,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他能陪伴和尽孝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深吸一口气,“还有,滕柯不在隔壁,他们去楼上了,好像是因为陈敏蓉在这一层看到我了,所以,就搬去楼上的病房了。”

    曲玥不解,“那他连下楼看你一眼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叹着气说道:“叶姝予和陈敏蓉都在,而且她们也知道,我就在医院。如果滕柯短时间出来,肯定是会被跟踪的。滕柯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很讨厌别人跟着他,叶姝予是个女人家,他就算不高兴,也不能真的拿她怎么样。”

    曲玥把自己的嘴巴塞的满满的,仰起头说:“真可怜!滕柯的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多多事的女人啊!特别是那个叶姝予,滕柯就不能干脆利落的,跟她划分界限吗?反正他们滕家的势力,又不比叶家差!”

    我摇摇头,“那是你不知道,滕柯的爷爷,跟叶姝予的爷爷关系有多要好,简单来说,就是老战友的那种程度!我听说,几十年前,叶姝予的爷爷救过滕柯爷爷的命,不过呢,后来叶姝予的爷爷先走了,老人家走的时候,滕柯爷爷一直送他到棺材入土,而且滕柯爷爷在墓前发过誓,今后不论叶家有什么困难,都会一帮到底。”

    我无奈的摇摇头,“所以,老一辈的革命友谊,就要小一辈的来延续啦!”我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呢,滕柯的爷爷也不是非逼着滕柯要跟叶姝予在一起的。滕柯爷爷还是很开明的,他从来没有真的逼迫过滕柯,但你也知道,滕柯有一个严厉的母亲,而滕柯他又很孝顺,所以他肯定不会,让自己的爷爷生气的。”

    曲玥咀嚼了一半,硬生生的吞咽了下去,“好吧,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历史故事,那滕柯的做法我也就能理解了。反正现在,我就希望,这一切都能顺顺利利的过去,然后你和滕柯呢,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话说完,曲玥一掌扣合了外卖盒子,说:“吃饱了!我要小憩一会儿!晚上呢,我还有一场战役要参加!”

    我拧着眉头,“你又要作死?”

    曲玥打了一个饱嗝,“不是啊,阮竹生约我晚上谈判,我让他晚点来医院找我,这样……如果我和他谈崩了的话,我也能找个帮手,帮我一起揍他!”

    我问道:“他要挽留你吗?”

    曲玥摇头,“不是吧,可能是……要离婚?”

    说到离婚两个字,曲玥的眼神有了明显的变化,那种心虚没底气的目光,我看的清清楚楚。

    而整整这一天,唐萧后来,都没再有什么反应。

    我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并没有放弃。

    晚上九点左右,应着曲玥说的那样,阮竹生当真来医院找了她。

    曲玥随便披了一件外套,就下了楼。

    而她刚走,我的手机,就忽然来了滕柯的信息。

    “下楼,医院侧面停车场!”

    我心里突然抖动了一下,他明明就脱不开身,现在怎么忽然又可以约我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出了病房,左顾右盼之后,溜进了电梯间里。

    晚上的医院照比白天,要宽敞多了,病人少了,吵闹的家属,也少了。

    下楼以后,我裹着身上的外套,绕着就走去了医院的侧楼,眼前的停车场黑压压的,路灯太昏暗,灯光完全不够用。

    我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一路照了过去,但眼前,除了一个穿着病服的男人身影,根本没有什么滕柯。

    而且,这空荡荡的地方,忽然出现了那么一个穿着病服的男患者,真的挺让人害怕的。

    我心里一抖,即刻转过了身,一边拿着手机给滕柯发短信,一边快速的往光亮的地方挪动。

    可是,我的消息刚发送出去,突然,我的身后,就有人用力的抱住了我。

    那人的胸膛很宽阔,被抱住的一瞬间,我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上。

    而当我低头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这个人的两只手臂上,穿的是医院的病服!

    我想,我应该是遇到神经病了!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么么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