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3章 你在教训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我问及,离婚协议上的签名,到底是不是顾昊辰所为时,顾昊辰给我的反应,超出了我的预料。

    我以为,他会直接否决我或者说我脑洞太大,可谁知,他的反应,是迟疑,是停顿,是不知所措。

    而我能问出这样的问题,纯粹是因为,我瞬间回忆起了我们初中时代的一幕。

    以前我们上学那会儿,每次只要是需要家长签字的东西,都由顾昊辰帮我们签,那时候他模仿字迹模仿的最像,甚至后来滕柯名字的字体,都是顾昊辰帮着给设计的。

    顾昊辰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这一点,也算是应了他后来的职业生涯。

    所以,在我印象里,能写出如此相像笔体的人,只有顾昊辰。

    但我不料,我顺嘴问出的这一句,竟然成了事实。

    当我的询问停留在这里时,面前的顾昊辰,脸色抽搐了起来。

    他不做声,眼神也闪闪躲躲。

    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再次开口问道:“那个签名……真的是你签的?”

    顾昊辰望着我为难了片刻,忽然,他僵硬的笑了笑,说道:“呃……什么字?签什么字……”

    我看的出他在心虚,就提醒了他一嘴,“陈敏蓉递给我的离婚协议。”

    顾昊辰再次掩饰的笑了两声,“啊……陈阿姨那件事……”

    说着说着,他的脸色就红的不正常,我盯着他的眼,终于,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对我坦了白。

    “好吧,我和你说实话,那字是我签的,但是……我没想到是离婚协议,陈阿姨给我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签了。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但我 ……”

    他苦笑的耸了耸肩,“你不会怪我吧?”

    我倒是不会怪他,但这件事,给我的影响,真的挺大的。

    我摇了摇头,“快回去吧,滕柯不是还在车上等你吗。”

    顾昊辰犹疑的想了一会儿,接着点点头,“那我们晚点联系,你上楼吧。”说着,他恳求的看了我一眼,“滕柯那边,你不要和他讲签字的事情,我……”

    我应声,“嗯,不会说。”

    同顾昊辰分开之后,我回了自己的家,一进屋,曲玥就懒散的倚靠在家门口,说:“看到你的小情人了?怎么样?误会解释清楚了?我看你们在楼下又搂又抱的,啧啧,关系好的很哟!”

    我苦笑了两声,“你要是很闲的话,就去把碗刷了!吃完不干活,你可真是太懒了!”

    曲玥忽然就假装难受的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哎呦……突然就不舒服了呢,我要回房间休息了,晚安!明天见!”

    和滕柯见了这一面之后,连续的这两天,我都睡的很安稳。

    滕柯因为高烧不退,连续卧床在家,而我不出意料的,在第三天,得到了陈敏蓉的再一次通缉令。

    照常坐班的这天下午两点,员工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岗位上,刘秘书冲到了我的办公室门口,她慌张的站在门外,推着鼻梁上的眼镜,说道:“唐总,滕总的母亲来了,就是那个陈……”

    我点点头,站起了身,“嗯,邀请进来吧。”

    陈敏蓉在走进办公室以后,她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很尊贵的做派,今天的她穿了一身米白色套装,手臂上挎着包包,而包包的一角,露出了几张白纸。

    想都不必想,这几页纸,就是离婚协议。

    我冲着门口的刘秘书挥了挥手,说道:“你先出去吧。”

    办公室的房门一关,陈敏蓉就两步走到了我面前,她将包里的协议书放在了我的桌面上,叩了叩纸面说:“签字吧,新的协议书,我给你送过来了。”

    其实,早在昨天的时候,陈敏蓉就已经电话联系过我,但我记得滕柯跟我说过的话,他让我尽量避免见到陈敏蓉,所以,我一次次的搪塞她,说我没有时间。

    现在,她主动找到了这里,我就真不知道,还应该怎么拒绝她。

    陈敏蓉随意的在我的笔筒里抽出了一根碳素笔,说道:“签字吧,你推脱了我两天,这次,应该没理由拒绝我了吧。”

    我拿起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从头捋到尾时,发现最后的落款处,并没有滕柯的签字。

    看样子,这次顾昊辰,并没有帮陈敏蓉。

    我指了指末尾的地方,说道:“滕柯没有签字吗?”

    陈敏蓉心虚的提高了音调,“我儿子之前不是签过一次了吗!难道你认为,他会不同意离婚?他早在第一次就同意了,这次也不会有意外,你就签吧,你签完了,我拿回去给滕柯签!”

    面对陈敏蓉的强硬态度,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伸手拿起了那支笔,在落款的位置,写上了两个字。

    当然,我写的,不是我的名字,而是滕柯的名字。

    我将协议推回到陈敏蓉的面前,一句话也没说。

    陈敏蓉还以为我乖乖投降了,她神色惊喜的拿起了那张协议,自顾自的说道:“早这么爽快,事情早就解决了,你和滕柯,本来就是不可能……”

    即刻,陈敏蓉看清楚了协议上的签字,她一巴掌,就把协议拍在了桌面上。

    她指着落款处我写的那两个字,说道:“唐未晚!你什么意思!”

    我平静着心态,陈述道:“这个字体,我也会模仿。”

    没错,落款上签字的位置,我写的,是滕柯的名字,而且那名字,还是我模仿了两个小时,才模仿出来的。

    虽然笔划不太流畅,但也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陈敏蓉的脸气的铁青,“唐未晚!你这是在糊弄长辈!”

    我沉着气,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糊弄您,我只是试着模仿了一下签名而已,就像您之前对我做的那样。”

    陈敏蓉得知自己已经被揭穿,她的火气就蹭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她默言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你已经见过滕柯了?”

    我摇着头,说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觉得您应该尊重您儿子的意愿,而不是趁着他生病的时候,给他这么多的压力。滕柯会高烧不退,有一半原因,是因为晚上碰了凉水吹了风,但实际上,他的体质并不弱,弱的是,他长期遭受折磨的身心。人的精神状态一不好,身体就愿意生病,我想您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今天的第一章~下一章九点十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