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7章 开不开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77章 开不开门

    您真的……幸福过吗?

    滕柯的询问一说出口,我觉得,我自己的心口,都被狠狠的扎了一刀。

    更何况,这句话,是他询问陈敏蓉的。

    以前我就听母亲说过,很多家庭不幸福的妻子,因为丈夫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所以,就不自觉的将自己的精力和掌控权,施加在了孩子的身上。

    她们因为得不到丈夫的爱和关心,就会不自觉的,将自己很多很多的爱给予自己的孩子,但与此同时,她们又会对自己的孩子,寄予很多的希望和重托。

    母亲依赖孩子,多半是因为,这个家庭的畸形。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的婚姻状态下的家庭,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的。

    貌合心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想,陈敏蓉她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早就在外面有了小三,又或者,她已经有所察觉,只不过,不想去管。

    不管是哪一种,她婚姻的不幸,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去滕家的那几次,滕柯父亲对陈敏蓉的态度,我至今历历在目,那不是一个丈夫对妻子应有的态度,甚至说残忍一点,他们不过是生活在一个房子里的人,而心已经飞的四散八落。

    眼下这一刻,我很好奇陈敏蓉会如何作答,不过在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对这一问题的否定回答,以及那绵延不断的失望和失落。

    即瞬,陈敏蓉抓紧滕柯的那只手,渐渐的松开了,她的情绪似乎在一瞬间恢复了平静,仅仅只是因为那一句,“您真的幸福过吗?”

    滕柯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有多令人心酸,他低垂了眼眉,接着清嗓说道:“如果你不希望我和你一样,就不要再干涉我的私事。”

    滕柯转身就要走,可这时,陈敏蓉又一次沙哑的开了口,“我是为你好……”

    滕柯背对着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可你连我需要什么都不清楚。”

    说罢,滕柯拉着我就走出了办公室,我们一路走进了电梯,而后走出了公司大楼。

    坐上车的一刻,滕柯在驾驶座上发呆了好久好久,我给他开了一瓶矿泉水,递到他手边时,他轻轻的挡开了我的手。

    我保持安静的陪他一起沉默,大概五六分钟以后,公司大楼里,走出了腿脚不稳的陈敏蓉。

    陈敏蓉是被赫敏搀扶出来的,她们两人坐上前面的车子以后,很快就开走了。

    滕柯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眼神执着而茫然。

    我第一次看他这样,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说:“要不你回公司吧!陈阿姨现在走了,你可以回去继续办公了。”

    滕柯没有看我,也没有应声,大概又过了一两分钟,他发动了车子,说:“你去哪?我送你。”

    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这个时间已经快中午,公司快下班了,我还是回家比较好,毕竟,家里还有个曲玥需要我喂养。

    我说道:“回家吧,如果你不介意,午饭在我家里吃。”

    滕柯沉默着不说话,仿佛这一刻的他,回到了我们刚刚重逢的那一个月,他无时无刻都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也不肯说话。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我拉了拉他的衣袖说:“走吧,跟我回家吃午饭,我亲自下厨。”

    滕柯侧过头,很努力的冲我勾了勾嘴角,他摸着我的额头,说:“下车吧。”

    我们下车以后,一起上了电梯,只是刚到家门口,电梯门还没完全打开时,我就听到了外面沙沙的脚步声。

    电梯门大开,我竟然在家门口,看到了阮竹生。

    我定在了原地,还没开口,门口的阮竹生就注意到了我,他尴尬的冲我笑了笑,礼貌道:“回来了。”

    我指了指家门,说:“你……刚来?还是……已经见过……”

    阮竹生摇了摇头,“我是刚从曲玥家来的,她家里的家嫂说,曲玥在你这,所以我……”

    我点点头,“你给曲玥打过电话了吗?她知道你要见她的事情了吗?”

    阮竹生摇了摇头,“她的电话……一直关机,我估计是还在睡觉,你知道的,她起来的晚。”

    的确,曲玥的生物钟,根本就不适合中国,而是适合国外。

    其实,看到阮竹生来,我还是挺开心的。

    在我心底,我很希望这两个人能重归于好,但眼下的状况,我还不清楚,他来的目的。

    在打开家门之前,我警惕的 问了一嘴,“你找她,是有急事吗?你……”

    阮竹生直言不讳的说道:“离婚的事。”

    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一瞬间,我有点不太想开门,因为我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曲玥和阮竹生离婚。

    曲玥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她甚至还被苏燕占了房子,如果阮竹生也离开了她,我怕她会承受不来。

    我仔细的想了一小会儿,开口道:“那个……竹生,你知道现在曲玥的处境吗?她现在……”

    阮竹生表情苦涩的笑了笑,“我之前,试图帮助过她的,可每一次,她都冷言的拒绝了我。”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未晚,如果这是我追她的那会儿,随便她怎么闹都可以,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我是想跟她好好组建家庭的,可你也看到了,她现在的样子,根本没办法让我安心。甚至……”

    阮竹生的眼圈突然就有些泛红,“甚至……她到现在都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爱着我。”

    他苦笑着摇摇头,“可能我们就是没缘分吧,不过这样分开也好,分开以后,她就可以去追求她真正想要的生活了。”

    说着,阮竹生就给我让出了门口的位置,“你开门吧,我今天带了草拟的离婚协议,给她看完以后,我和她商量商量,然后我就离开。”

    此刻,家门钥匙就在我的兜里,可我犹疑了,我不想开门,不想让阮竹生看到曲玥。

    身后,滕柯安静的站在我后侧,他伸手轻轻按了按我的肩膀,意思好像在告诉我说,开门吧,早晚都要面对的。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