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9章 下不为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79章 下不为例

    曲玥的这句话说完,她侧过头,就冲我询问了过来,“给我一支笔,我签字。”

    我的心一慌,紧张的就摇了头,“家里……没有笔……”

    这当真是我撒过的,最傻的谎言。

    曲玥皱了一下眉,表情苦涩的说道:“未晚……不要跟我开玩笑,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气氛凝重之时,我的心凉的很透,我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可曲玥她连想都不想就要签字,这难道不是草率的行为吗?

    眼前,阮竹生看似平静的坐在位置里,他低了低头,而无意间,我在他西服上衣的右侧口袋里,看到了一直露出笔帽的中性笔。

    我没说话,阮竹生就下意识的揣了一下兜。

    我想,这个动作已经足以证明,他并不想离婚。

    我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只要没有笔,这协议,也就签不成了。

    可这时,曲玥忽然就站起了身,她转身就要往书房的方向走,说道:“家里怎么可能会没有笔?我去找找!”

    她转过身的一刻,突然,她在滕柯的面前定了下来,滕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表情有些严肃。

    我还以为这是怎么了,结果,我破天荒的,在滕柯上衣口袋里,看到了一支笔……

    没错,在这个无限发达的科技社会里,滕柯他,竟然会在自己的上衣兜里,放了一支笔!

    他的心里年龄,到底是有多老啊!

    我抓狂的就想去夺走他口袋里的笔,这时,滕柯迅速的反应了过来,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那支笔,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里,说道:“装饰品,不能用。”

    曲玥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支笔,就已经掉进了垃圾桶内,曲玥冷哼了一声,“堂堂老总还在口袋里别了一支笔,你还挺复古的。”

    转身,曲玥就走去了书房,滕柯一脸认真加气愤的回头看着我,语气不满道:“她……竟然说我土?”

    我急忙拍着他的胸口,“不土不土!我觉得很酷!很酷!”

    滕柯的眼神严肃了一小会儿,不悦道:“她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

    我继续安慰了两下滕柯,随后跑去了书房,曲玥此时正在翻找抽屉,我走到了她身后,说道:“你做好准备了吗?我并不希望你们离婚的。”

    曲玥的手僵持在半空,她随手将抽屉关合,回头看着我说:“是他带着离婚协议来找我的,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做低三下四的事情。”

    我按着她的手臂,说道:“爱情里没有低三下四,只有互相体谅和理解,阮竹生有多爱你,这么多年,你不是没有感觉。”

    曲玥推开了我的手,“可是现在,是他要离婚的!你没看到他把协议都拿来了吗?”

    曲玥冷笑了一声,“那就离婚啊!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了,我不怕再丢个男人!”

    曲玥转身就继续寻找黑笔,我看她情绪已经不稳定,就强制性的拉着她,走出了房间,我把她推到沙发旁,说道:“你们今天签不了!阮竹生已经说了,这份只是草拟的而已,他今天来,只是让你看看条约内容。”

    曲玥愤然的看着沙发上的阮竹生,阮竹生无力的点了点头,“嗯,只是一份……草拟的文件。”

    而这时,厨房的门忽然被拉开,凌南一边解着身上的围裙,一边走到了沙发旁边,他从沙发上拿起了一个休闲包,他在里面翻了两下,随后找出了一支笔,放在了茶几上,说道:“草拟的离婚协议,也一样有效,只要签了字,这条约,就是生效的。黑笔我有,你们不必因为一支笔,而把事情搞的这么复杂,这明明很好解决的。”

    我见凌南出来插手此事,我上前,就拿走了茶几上的黑笔,说道:“你不要出来多管闲事!”

    凌南耸耸肩,笑着说道:“你不必对我这么凶吧?刚刚你不是还说,我是你请来家里的的么?”

    面对凌南的捉弄,我被堵的说不出理由,滕柯毫不客气的将凌南扯到了一边,冷冰冰的提醒着说,“曲玥现在是阮竹生的妻子,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没分寸吗?”

    面对滕柯的强硬态度,凌南并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凌南之前是在滕柯那里打工的。

    眼下,我的手里依然死死的握着那支笔,曲玥强制的要从我的手中将笔拿走,她扒着我的手指,说道:“你快松手吧!我把协议签完了,我和他也就没关系了!难道你想一直看着我因为这些破事烦恼吗!未晚!我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再这么纠缠不清了!”

    有时候,我都很纳闷,为什么我跟曲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明明我们一个优柔寡断,一个斩钉截铁。

    我们的身上都有着很致命的缺点,我缺少曲玥的狠心跟独断,她缺少我的谨慎和周全。

    而这一次,曲玥她的确就是做错了,错的一塌糊涂!

    所以,我必须阻止她,阻止她犯傻,阻止她再一次陷入深渊。

    曲玥在我的手里抓拿黑笔时,我用力的推开她的身子,随后,两只手死死的抓着笔杆的两边,“嘣”的一声,就把笔杆给弄断了。

    不幸的是,笔杆的塑料壳子,扎进了我的手心,鲜血簌簌的流,一个小三角的伤口,在掌心靠下的位置,特别的醒目。

    我没想过自己会受伤,看到鲜红的血液时,我的鼻头一下子就酸了。

    我恐惧的说道:“我……我流血了……”

    手端在半空时,曲玥和滕柯同时去握我的手腕,滕柯手快,他拉着我的手臂,直接就走去了电视柜的下方,他拿出柜子里的医药箱,随后走进了洗漱间,快速的用碘酒帮我清洗伤口并处理。

    曲玥担心的站在门口,断断续续的说道:“对不起未晚,我刚才……”说着,她就狠狠的拍了一掌自己的额头,“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

    我冲着她摇头,“没事的!小伤口而已!你先让阮竹生等我一下吧,还有那个协议……你们先不要签了……”

    曲玥眼神落魄的看了看我,接着点了点头,“嗯……”

    得到她的应允,我感觉我受的伤,还算值得,起码,换来了她的不离婚。

    可这时的滕柯,早已经气黑了脸,他在极度愤懑的情绪下帮我处理好伤口之后,认真的抓着我的手腕,看着我说:“你是小孩子吗?做这么幼稚的事?”

    我怕他真的发火,就呲牙冲他笑了笑,说:“你现在的样子好man啊……”

    滕柯本来还是很气愤的,结果,在我跟他说完话之后,他没绷住的,就自我满意的笑了一下,随后,他扯了扯我的手腕说:“下不为例。”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