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1章 执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81章 执念

    当我亲耳听到曲玥依然想和凌南交往时,我终于理解了陈奕迅的那句歌词。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持无恐。”

    或许在曲玥的心里,凌南就是她永远拔不掉的一根刺,如果她不亲手试试,将这根刺连根拔起,她就永远,都不会死心。

    爱情,终究变成了自我折磨的不甘心。

    我和滕柯同时诧异之时,曲玥很平静的站起了身,她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半杯温水下肚子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回过身说:“未晚,你和我说的那些记忆,我都不记得了,但我知道,我跟凌南,肯定是有很多的回忆的。我承认我现在对他还是动心的,而且,在我听完你讲的故事之后,我心里的那股劲……就更加强烈了……”

    “啪嗒”一声,她将杯子放在了桌面上,“凌南他这几天,一直在用语言暗示我,我接触的男人多,所以,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皱着眉头看向曲玥,说道:“他和你告白了?”

    曲玥随意的笑了笑,“算是吧,我感觉用不了几天,他就会彻底的跟我表白。今天他来家里,你也看到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他要来,是他自己找到这里的。”

    曲玥低着头,摆弄了几下自己的手指甲,说:“还真的挺神奇的,失忆前我喜欢他,失忆后,竟然还会动心……”

    我摇了摇头,“你不能跟他交往!他这个人城府太深,自己的人际圈子还很乱!曲玥,凌南这个人,你不能再靠近他了!他拒绝了你整整四年,你何苦继续在他的身上浪费时间?”

    曲玥捏了捏自己的额头,“可能就是因为,他拒绝了我太多次吧,所以我忽然很想,跟他交往试试看,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

    我崩溃的扶着额头,“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才肯听我的!”

    这时,曲玥的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音,曲玥滑开了屏幕,突然咧嘴笑了笑,“你看吧,被我说中了。”

    她持着手机举到了我面前,“我就说,他会跟我开口表白的。”

    曲玥的手机屏幕上,是凌南发来的一长串的话,我从头至尾的读了一遍,内容令人作呕。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久,关于我对你的感情……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看到你和你丈夫的时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不知道你肯不肯,给我一个表达的机会。”

    凌南的这则微信内容,说的含蓄而委婉。

    我很难想象,当初那个连续拒绝了曲玥太多次的凌南,竟然主动跟她表白了。

    看过微信的内容,我不安的冲曲玥说道:“你真的打算跟他交往吗?还是,你只是在跟我开玩笑?”

    曲玥耸了耸肩,“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我觉得可以试试啊,不然……怎么让阮竹生对我死心?你刚刚也看见了,其实阮竹生并不想离婚的,否则,他早就把兜里的那支笔,拿给我了。”

    曲玥很洒脱的笑了笑,“未晚,我知道你现在肯定觉得,我太绝情,太缺心眼。”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可是,如果不这样……我就没办法狠心的跟阮竹生离婚。他在我身上付出太多了,我不想再让自己亏欠他了。以前我爸说,阮竹生配不上我,可现在呢……我根本就配不上阮竹生。”

    她拿起手机,对着屏幕上的聊天记录看了两眼,说:“既然我对凌南一直有着无法割舍的执念,那就让我尝试一次吧,如果我真就是病入膏肓,那就放任我死在这条河里吧,算我活该,算我自食苦果。”

    曲玥的这番陈述说完,我突然觉得,其实她比谁都明白,但也就是因为这份明白,她把自己看得太轻太轻了。

    我是心疼她的,同时也怨恨她。

    怨恨她的不争气,怨恨她的狠不下心。

    人啊,往往都是在别人的事情上显得很干脆而经验丰富,一到自己,这一切就都变了。

    当局者迷,说的就是这样一类人吧。

    曲玥表达完自己的心意,直接就给凌南回了一通电话,她当着我和滕柯的面前,对电话里的凌南,说了同意交往。

    她没有在开玩笑,她很认真。

    曲玥挂断电话以后,她回头就走去了我的卧室,说:“我收拾一下东西!凌南说他帮我在附近找了房子,是他以前租的一间公寓,他的房租还没到期,可以让我暂时去住一段时间。”

    我听她要走,就冲到了她身后,“你疯了?你要从我这里搬走?跟凌南一起?”

    她一边从衣柜里拿衣服,一边说:“不是一起住,是他以前租的房子,刚好房租没到期,还空闲着,就让我去住!他说他十分钟后,在小区门口等我,会帮我带一些行李过去。”

    我一把扯下了曲玥手里的衣服,喊道:“我求你别犯傻了!如果你真的要跟凌南交往,那我们就绝交好了!反正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倏然间,曲玥在我面前沉默了下来,她低了低头,声音无力的说道:“未晚,就让我尝试一次,行吗?我曲玥是生是死,就这一次了!这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我最应该作出的选择。”

    身后,滕柯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出来吧。”

    我不解的被他拉出了房间,曲玥一个人在屋子里收拾东西,滕柯低头查看着我包扎的左手,低声道:“你阻止不了她的,别做没意义的事情。”

    我心急的指着卧室的方向,“可是她……”

    滕柯压了压我的肩膀,“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有自己的判断。”

    或许,是我总是太过担心曲玥的为人处事了吧,所以总是对她的一切,都不放心。

    我回头看了看正在衣柜前整理东西的曲玥,我的心狠狠的下沉,好吧,就赌一次,不管是输是赢,就硬着头皮去赌一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