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无需躲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86章 无需躲藏

    面对尹思晗毫无波澜的态度,我深知,此刻不论我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尹思晗根本就无所谓凌南是否找了新欢,她对这些事,根本就不在乎。

    得知自己再说下去也是徒劳,我无奈的笑了笑,冲尹思晗说道:“抱歉了尹总,占用了你的时间。”

    尹思晗再一次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知道你是为了你的好朋友考虑,曲小姐能有你这么贴心的闺蜜,我真的挺羡慕她的。不过,我想你应该很了解曲小姐的为人,在我印象里,她可不是一个,可以安分守己过日子的人。可能,她就是想,在有限的青春里,好好的恋爱一次吧!”

    她笑了笑,“不要阻止她了,你这么费心费力的为她着想,倒还不如,让她去好好享受自己的选择,如果幸福,那是她的福气,如果她受伤了,她会明白事情的利弊因果,然后回到你身边的。”

    说完,尹思晗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说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我们再电话联系!”

    我点了点头,“谢谢……”

    尹思晗一走,我垂头丧气的就走去了大门口,当我站到滕柯的车子旁边时,他仍旧站在车子门口。

    滕柯冲着车子后座上的滕小川使了一个眼色,滕小川就从车子里,递出来了一个化掉,并且舔过的甜筒。

    这时,滕柯瞪了他一眼,滕小川就灰溜溜的,将另一只手里的完整甜筒递给了我,委屈巴巴的说:“我还能吃更多的……”

    我无力的摸了摸小川的额头,说:“你吃吧,不过要慢点吃。”

    滕小川坐回了位置里,滕柯就帮我开了车门,说:“没谈成?”

    我点点头,“尹思晗这个人,比我想象的,还要狠心洒脱……”

    滕柯抓了抓我的额头,“你太单纯了。”

    上车以后,我一直都在想着曲玥的事情,我连续给曲玥发了几条短信,问她现在在做什么。

    可她一直不回复我,好像她跟凌南走出我的家门以后,她就自动跟我划分开了一条界限。

    车子行驶的途中,滕柯跟我说了什么,我全都没听进去,而忽然间,我的手机来了阮竹生的信息。

    信息上的内容,让人不安。

    “未晚,刚刚曲玥给我打电话,让我尽快整理离婚协议,她说她已经跟凌南在一起了,她说她不想再耽误我了。”

    看到短信上的内容,我死死的抓着手机,心里是数不清的愤懑,我强压着怒火,先给曲玥打了一通电话,可她一直不接,甚至后期直接关机。

    我给阮竹生打过去,接起时,听到了他沙哑的嗓音,而电话那边,有家人的争吵声。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些刺耳的对话,应该是阮竹生的父母在发火,他们在谴责曲玥,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阮竹生拿着手机走到了安静的角落,他跟我开口的第一句,就令人于心不忍。

    “未晚,曲玥那边改变主意了吗?她发给我的那条短信,说的是气话吧?”

    我停顿了一下,说道:“对不起竹生,我也没能联系上她。”

    阮竹生在那头沉默了许久,终于,他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我也没办法了,我尽力了,所以……我和她,最后还是不能在一起。”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听阮竹生在那头念叨着说:“未晚,其实我挺害怕见到她的,因为一见到她,我就会心软,所以,离婚协议,抽个时间你帮我给她吧,这样事情还能办理的干脆一些。”

    我不安的问道:“你做好准备了吗?”

    阮竹生很虚弱的笑了笑,“我从来没做过离婚的准备。”

    “……”

    我想,曲玥她一定会后悔的。

    挂掉了阮竹生的电话之后,我给曲玥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曲玥,我知道你会看到这条信息,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可以追求你想要的生活,但我希望你别再伤害阮竹生了,同样的,我也不想你再被凌南伤害。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我知道,不论我说的多么天花乱坠,都没用。你好好的吧,想清楚你做的每一个决定,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你要对得起你自己,别让爱你的人伤心。”

    发送完,我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而眼前,滕柯已经将车子,开到了他家门口。

    我愣了一下,说道:“你怎么把车开回家了?你不去老宅了?那我一会儿怎么回去?我们不是去餐厅吃饭吗?”

    滕柯给车子熄了火,回头命令滕小川说:“把你嘴巴擦干净,下车。”

    滕小川丢下书包就蹦下了车,一路飞奔的就跑去了别墅门口,踮着脚就开始按门口的密码。

    我回头拿起了滕小川的书包,刚要下车,滕柯就疑惑的来了一句,“你拿书包做什么?”

    我说道:“小川要写作业啊!”我正了正身子,提醒他说:“你应该还不知道,你儿子的作业,都是蒙的吧!老师给布置的家庭作业,没有一道,是他自己做的!”

    滕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所以呢?”

    我惊诧道:“难道你不生气?”

    突然,我想起了滕小川跟我说的那些话,我无语的说道:“难不成……真的是你教小川,作业用蒙的?”

    滕柯潇洒的下了车,冷冷的说:“那些题他都会,不需要浪费时间。”

    “……”

    好吧,这个理由足够秒杀我。

    走进家门以后,滕柯借着小川蒙题的事,还故意夸了自己一嘴,“我以前上学,也是用蒙的,其他时间,用来做别的事。”

    我看他一脸骄傲的样子,就在身后朝他泼了冷水,“对对对,也不知道是谁,初中考试总是倒数第一!”

    滕柯即刻回过身,责怪的看着我说:“那只是初一而已!”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你喽,我才不在意!不过,我晚饭要在你家里吃吗?你不怕陈阿姨查岗啊?”

    滕柯在门口换了鞋,随后弯身又给我拿了一双粉色脱鞋,说:“你自己一个住,我不放心。”

    他站起身,淡然道:“滕风和叶帆共同持股的一个最大项目,我现在已经在慢慢脱手了,到时候,这两家集团,就不会有太大的利益纠葛。我现在正在跟叶帆集团清脱关系,到时候,滕风就不会受制于叶家了。”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你回到我身边吧,以后,都不需要再躲藏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