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8章 滕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习惯了跟滕柯躲躲藏藏的生活,当我突然听到他说,以后都不需要再掩藏的时候,仿佛肩膀上的重担落了地,一切压力都随之消失了。

    我和滕柯进了屋,许久不见的庄管家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老人家穿了一件深蓝色的围裙,手里拿着个铲勺,恭敬的说道:“未晚小姐,很久没见了。”

    我点了点头,“辛苦了庄管家。”

    这时,调皮的滕小川绕到庄管家的身旁,他扯着庄管家身上的围裙,说:“所以庄爷爷今天可以不做饭了吗?小川想吃晚晚妈妈做的菜!”

    庄管家笑呵呵的说:“你个小鬼头!你小时候的第一碗奶粉,就是我给你冲的!现在看到你的晚晚妈妈,就不要我了!”

    滕小川撅着嘴,两只胖乎乎的小手交叉抱在胸前,气呼呼的说:“哼!我今天都叫你爷爷了,你还跟我讲道理!算了,以后还是叫你老庄!”

    庄管家忍不住笑的摸了摸滕小川的额头,接着解开了围裙,说:“好好好!今天我不做了!让你的晚晚妈妈做!”

    当庄管家把围裙解下来的时候,我漠然发现,庄管家瘦了很多。

    庄管家将围裙递到我手边,招呼着说:“未晚小姐,我给你打打下手吧!家里的家嫂请假了,最近这一周的饭菜,都是我负责的。”

    我摇着头,“不了庄管家,你年纪大了,总闻油烟味不好,我自己弄就可以了。”

    可庄管家执意要跟着我进厨房,我们两个推搡到门口的时候,身后,滕柯换好了家居服,走到了我身后。

    滕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就让庄管家给你打下手吧!他在这里做工的时间不多了,他只是想多陪陪小川。”

    我看了看庄管家此时的精神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可能是身体不太舒服。

    滕柯在我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庄管家岁数大了,该回家养老了,这周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周。”

    莫名的,我心里就泛起了一阵酸,我抖着围裙系在了身上,笑呵呵的说:“庄管家,我们一起!正好您可以教教我小川平时喜欢吃的菜品!”

    庄管家笑的很随心,“嗯好!我就是这么想的!”

    走进厨房以后,我撸起袖子就准备大显身手,滕柯却在我身后压着我的肩膀,说:“你把衣服换上吧,我给你买了新的。”

    我回过身,愣了愣,“什么新的?”

    滕柯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脖颈,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浅灰色家居服,小喘着一口气说:“你……上楼看看就知道了。”

    我盯着他看了小一会儿,点破着说:“你买情侣装了?”

    滕柯的眼睛当即定住了神,他嘴硬的改口道:“谁说的……没有啊!那是别人送的……”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还真是不会撒谎!”

    扭头,我就走上了楼,我走进了我以前常住的那个房间,推开门时,发现房间有特意打扫过。

    床头柜上放着一株白色玫瑰,淡淡的水晶玻璃瓶,显得水波很清澈。

    洁白的床单被罩上,点缀着一圈圈的花纹纹路,床边摆放着一小摞的衣服,依次是睡衣睡裤,还有眼罩。

    衣服是真丝的,颜色是淡粉,和滕柯身上的那套,是情侣装。

    看到这里,我的心暖暖的,不过,我才刚沉浸在这样的气氛里,床头柜上的一张照片,就让我彻底破了功。

    床头柜上摆放了一张,滕柯的个人照片,那照片是他穿着西装的单人照,搞得和国家领导人一样。

    我一边笑,一边换上了家居服,走下楼时,滕柯正襟危坐的在沙发里看着文件。

    我站到他身后,戳着他的肩膀说:“谢谢你奥!不仅帮我准备衣服,还为我的睡眠质量着想。”

    滕柯很傲娇的抿了抿嘴唇,似笑不笑的说:“那个眼罩是我订做的,对睡眠的确是有帮助。”

    我偷笑了一声,说:“嗯,特别是床头柜上的照片,绝对能起到辟邪的作用!那么严肃的一张脸,不管是哪个小鬼看见了,都会吓跑的。”

    说完,滕柯猛的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凶凶的回头瞪着我。

    我耸耸肩,急忙就跑去了厨房,“庄管家!我来给您打下手!”

    这一餐晚饭,我几乎是用上了我全部的功力,菜品全部上齐时,滕柯和滕小川,像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一样,纷纷在各自的位置上坐的笔直,一手刀一手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面上的热菜。

    我和庄管家刚坐下,滕柯即刻点了点头,“辛苦了,我们开动吧。”

    好吧,吃个饭都这么有仪式感,大户人家的规矩的确是多。

    刚得到准许,滕小川就直接站在了椅子上,他两只手撑在桌边,完全没有形象的到处叉东西吃。

    我还想着,晚饭结束以后,要不要再准备什么甜点,可我们的饭才刚吃到一半,家门口就想起了铃声。

    我啪嗒一下将手中的餐具落在了桌面上,心里紧张的要命,生怕又是陈敏蓉。

    不过这次,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滕柯起身去开门时,家门口的铃声并没有响的很急促,我感觉站在门口的,应该不是陈敏蓉。

    眼前,家门被打开,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滕柯的父亲,滕建仁。

    滕父一出现,我禁不住的惊讶了好一会儿,滕柯也很诧异,这个一 向不会主动来找儿子的滕建仁,竟然找到了这里。

    滕柯给父亲拿了鞋子,不过,滕父似乎并没打算进屋。

    滕父拧巴着脸,缓了小一会儿之后,他冲滕柯说道:“你把上周放在你那的金卡给我,你母亲刚才在家里疑神疑鬼,把我的钱包毁损了,里面的东西都没了。”

    看来,滕父应该是和陈敏蓉吵架了。

    滕柯不解的反应了一会儿,接着,他回头冲庄管家说:“把书房里的那个皮夹拿来。”

    趁着庄管家去拿东西的间隙,滕柯上下打量了一眼滕父,说道:“您和母亲吵架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