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9章 为难的滕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突然,滕父大发雷霆的冲他喊道:“你母亲就是平时闲的没事做!天天跟我疑神疑鬼!当初让她全职在家就是个错误!”

    滕柯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语气里带着些许不平,“母亲是为了照顾这个家。”

    而我万万没想到,在滕柯帮着自己的母亲说了话之后,滕建仁会给出如此让我无法理解的反应。

    滕建仁冷冷的哼了一声,十分鄙夷的说:“为了家?家里的所有事情都有家佣在做,也没看她辛苦什么!反而因为太闲,总是疑神疑鬼!”

    滕父气愤的看向滕柯,说道:“你没事就回老宅! 这些天因为你的事,你母亲没有一天安定的时候,现在连着我都跟着遭殃!”

    说完,滕父就往屋子里看了一眼,而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里蹭的一下,就冒出了火光。

    我想,他应该很讨厌我吧。

    不过,滕父并没有说什么,他狠狠的看着滕柯,不争气的指着滕柯的脸,表情纠结,“你啊你!难怪你妈总是因为你的事操心!”

    这时,庄管家拿来了滕柯所说的那个钱夹,滕柯将钱夹递到了滕建仁的面前,滕建仁接过以后,滕柯故意说道:“您没事就多关心一下母亲吧,别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滕建仁没说话,拿着钱夹就打算离开,而这时,滕柯开口道:“爸,您之前不是还有一张金卡吗,那张也被损毁了么?”

    说到另一张金卡的下落,滕建仁的眼神闪躲了一下,虽然滕建仁也是又高又壮的身型,但那张严肃的令人恐惧的脸,可并不怎么让人觉得好看。

    我总觉得,滕父的模样,让人觉得害怕。

    不过也难怪,滕柯骨子里带着的那股冷冰冰的劲,就是遗传了滕父。

    好在的是,滕柯他内心还是火热的。

    关于另一张金卡,滕父并没有给出答案,滕父转身就要走,滕柯就再一次开了口。

    “那张金卡,在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显示在恒隆刷出去了一笔,因为数额比较大,所以关联提示到我这里来了。那笔钱,应该不是您刷的吧?”

    说完,滕建仁的表情就心虚了起来,他不稳的说道:“是你母亲刷的吧,我的卡都在她手里。”

    对于滕建仁的回答,滕柯没有说话,滕柯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您慢走,我就不送您了,晚上……你是去酒店住吧。”

    滕建仁点点头,“我的事就不用你管了,你管好你自己吧!”

    说罢,滕建仁推开了家门,滕柯没有挪步,他就站在家门口,看着滕建仁离开,随后,家门自动关合。

    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庄管家也没有出去送人,这样的一幕有些不太合乎情理,因为在我记忆里,不论家里来的是什么客人,就算滕柯不出去,庄管家也会出去送的!更何况,这次来的是滕柯的父亲。

    滕柯回到餐桌上以后,我跟在了庄管家的身后,小声的问了一句,“庄管家,我们不用出去送滕老先生吗?”

    庄管家叹气的看了一眼滕柯的背影,小声道:“他们父子的关系不太好……”

    庄管家停顿了一下,接着跟我说道:“未晚小姐啊,如果以后你在滕家生活了,关于滕柯和滕柯父亲的事,你尽量少说,因为这父子俩的关系啊,真的不是太好……”

    说到这里,庄管家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我能感觉的到,庄管家的语气里,是带着很多未知的东西的。

    不过很清晰的一点是,滕柯和滕建仁的关系,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从我见到他们父子俩的第一面开始,我就知道了。

    我们重新坐回餐桌上以后,大家都在安静的吃东西,而我的心里,此刻一直在纠结着一个问题,我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滕建仁包养小三的事,告诉滕柯。

    很显然,刚刚滕柯所说的金卡的事,就是滕建仁的小三刷出去的,但滕建仁根本就不打算承认。

    这一刻,家里的饭桌上,除了一脸兴奋的滕小川之外,我们几个人,都开心不起来。

    滕柯彻底的走了神,整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主动往他的碗里夹了菜,说:“滕柯大朋友,吃东西的时候走神,可是容易咬舌头的!”

    一旁,滕小川鼓着他圆溜溜的肚子说:“每次爸爸和爷爷说完话以后,爸爸都是个这个样子,像是被爷爷欺负了一样!”

    “嗝……”的一声,滕小川打了一个饱嗝,继续道:“所以我也不喜欢爷爷!爷爷太严肃了!还是奶奶对我好,奶奶总给我买好吃的,还带我看动画片,还不用我做作业!奶奶最好了!”

    小孩子的话总是天真,但小孩子不会撒谎,孩子的感知力最真切,谁好谁坏,他都能表述的清楚。

    所以,滕建仁不仅是对自己的儿子严厉,对孙子更是。

    可是,我并不认为,他们看到的滕建仁就是真实的,因为我曾亲眼见到过,滕建仁和小三在一起的画面,脑海中的笑容和亲昵,都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

    男人啊,真是不靠谱。

    蓦然间,我无意识的叹了一口气,滕柯留意到我的状态,抬起头说:“你也有心事?”

    我想,此刻我和滕柯想到的事情,应该是同一件事。

    而且我深刻的感觉到,其实他早就察觉滕父有外遇的事情了,否则,他不会开口问另一张金卡的事情。

    其实我有想过,我考虑这件事,会不会显得多余?毕竟,这是滕柯家里的事情,而谁的家里,没有那么一本难念的经呢!

    可转念一想,滕柯他就是那种很多难处都会吞咽在心里的人,我怕如果我不开口,他就会永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两边都不想伤害。

    那既然是这样,还不如,让我做那个开口的坏人。

    我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简单的擦拭了嘴角,看着滕柯说:“你应该早就知道……滕父的事情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