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0章 什么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我在滕柯的眼睛里看到肯定的眼神时,我就知道,他早就得知了滕父出轨的事情。

    我面前的滕柯没有说话,而隔了一小会儿,滕柯的手机来了电话。

    他刚接起,电话里头就传来了陈敏蓉焦灼的声音:“儿子!你爸刚才是不是去找你了?他找你要钱了是吗?他现在还在你那里吗?”

    滕柯很无奈的咽了咽喉咙,接着说说:“他已经走了,应该去酒店了。”

    电话那头的陈敏蓉沉默了小一会儿,忽然,她神经兮兮的说道:“儿子,你现在出门帮我跟着你爸,你看看他去哪个酒店了?妈不放心他,你帮我跟踪他一下,看看……”

    滕柯打断道:“他只是去酒店休息了,你不要多想。”

    陈敏蓉继续不安道:“他不会是外面有女人了吧?你最近在公司,有看到他和其他的女人走得近吗?他最近几天,回家连话都不和我说,进屋除了和你爷爷奶奶唠唠嗑,然后就睡觉,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滕柯继续安慰道:“你别瞎想了,他工作忙而已,我会让酒店的人看一下父亲的行踪的,你放心吧!”

    这时,陈敏蓉才算是安生了一些,“那好吧,你这几天在家呆够了,就回老宅!你爷爷很想你,妈也很想你!姝予这几天还在咱家住呢,你不要忽略了人家。”

    滕柯很应付的嗯了一声,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通话一结束,滕柯重重的呼吸了两声,我能感觉到他胸腔里的苦闷,那种夹在两人中间,不知如何抉择的痛苦。

    我转头,冲庄管家说:“庄管家,你在楼下陪小川吃一会儿吧!我和滕柯上楼说点事。”

    庄管家点着头,“放心吧!”

    我起身走到了滕柯的身后,碰着他的肩膀说:“上楼吧!跟我谈谈!”

    我和滕柯上楼以后,我们去了露天阳台,我们俩个站在栏杆旁边,他就看着楼下的景色发呆。

    我靠在他身旁,说:“你是怎么想的?是打算阻断滕父身边的不正当关系,还是让陈阿姨知道真相?”

    滕柯侧过头,看了我好一会儿,说:“他们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但他们分不开,因为已经习惯了。”

    滕柯的话,似乎在某一处点醒了我,他说的没错,滕建仁和陈敏蓉,早就没有爱情了,他们已经变成了亲情,而这样一种由爱情演化而来的亲情,却总是被人误以为还是爱。

    就比如,陈敏蓉一直固执的认为,这是爱,爱就是占有,就是忠诚。

    我转身搭扶在栏杆上,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滕柯的眉头微皱,他给不出我答案,他低了低头,轻声道:“我们以后,会不会也这样?”

    我即刻警惕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你打算老了以后,也找小三?”

    滕柯突然严肃了起来,“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

    我摇摇头,又点了点头,“我现在还没办法确定你到底是不是好人!”

    滕柯有些发气,嘴里断续的说:“我从初一……就喜欢你了,你还不信?”

    我竖着耳朵,故意刁难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滕柯伸手就揽过了我的肩膀,说:“喜欢你很多年了,好不容易才得到,不能再放手了。”

    我抿着嘴角笑了笑,说:“别撒谎!当初我们初一结束的时候,你不还是离开了。”

    滕柯认真的低着头,看着我说:“我当初有写信给你!可你压根就没理我!”

    我疑惑道:“什么信?”

    话音一落,我的手机,突然就响起了铃声。

    我低头看了一眼,是曲玥打来的。

    该死的,我白天给她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她不接,现在大半夜的,她却给我打来了!

    我接起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格外的噪杂,听着,应该是在很吵闹的地方。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曲玥在跟我尖叫呐喊,“未晚!我告诉你哦!我现在喝多了!可是!我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的……开心!

    “你知道我为什么开心吗!因为凌南他真的好了解我啊,他知道我喜欢蹦迪,知道我最喜欢喝什么牌子的洋酒,知道酒里要兑多少红牛最爽口,他还知道我来姨妈的时候必须吃止痛片才能缓解痛经!你知道吗,刚才我突然就来大姨妈了,我没有止痛片了,可是他的口袋里有诶!好神奇啊,你说他是我的救星吗?哈哈哈哈……”

    听到曲玥毫无克制的笑声,我就知道,她喝多了,而且,现在应该是在夜店。

    其实,听到这些话,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那些细节,是凌南在大学的时候,就了解的,不光他了解,就连我和周子昂,都了解。

    那算不了什么,甚至,我觉得这样的凌南,很让人恶心。

    他明知道曲玥喜欢的这一切,都是在消耗她的身体,可他为了得到她的认可,却在一次又一次的陪她放纵。

    这是爱吗?这是不择手段的占有!

    可悲的就是,阮竹生最讨厌曲玥去夜店,也从来不会让她在月经的时候一味的吃止痛片,他会给她准备红糖水、热敷包,他会用一切慢治疗的方法,让她痊愈,而不是图一时爽快。

    电话里的曲玥喊的差不多的时候,她的手机被抢走。

    接着,我听到了话筒里凌南的声音。

    “未晚,曲玥喝多了,我现在送她回家,你就不要担心了。”

    听到凌南的声音,我恶心的反驳了过去,“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和曲玥在一起了,就能永远的在一起,只要我唐未晚还在,我就不会让你得逞!”

    我的话说完,凌南就强制性的挂了我的电话,我生气的甩手就要把手机扔出去,滕柯急忙在身后抓住了我的手臂,说道:“这可是我买给你的第二部手机了。”

    我硬生生的把手缩了回来,回头看着他说:“对了,你刚刚跟我说什么?什么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