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1章 我是男子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夜色笼罩下的二楼阳台,我回过头,盯着滕柯,等待他的回答。

    对于他口中的“离别信封”,我当真没了印象,我只记得,他当年从学校离开的时候,给我写了一封很简单的告别信,那信的内容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简单的说他要离开了而已。

    十几秒钟的时间过去,我再次盯着滕柯的眼,问道:“你说的那个信,到底是什么啊?我记得,你只给我写过一封……很短的告别信啊,然后就没有了。”

    滕柯皱了皱眉,“就是那封信,那信里……”

    话没说完,楼下忽然就响起了滕小川的哭声,我和滕柯相视一眼,急忙就跑下了楼。

    此时楼下,滕小川正抱着平板电脑坐在沙发上哭,他哭的又气又伤心,我上前就打算去安慰他,结果,他突然就把平板电脑摔在了地上,屏幕碎成了两瓣。

    我和滕柯都不知道原因,滕柯看滕小川无缘无故的发脾气,就打算教育他,不过这时,庄管家急忙捡起了地上的电脑,递到了滕柯的手边。

    我和滕柯看了一眼屏幕,原来屏幕上面,正在播放叶姝予的娱乐专访。

    那上面是一档采访节目,屏幕上的叶姝予,正讲述着自己“嫁给”滕柯后的幸福生活,甚至于,她还对着镜头说,自己自从“结婚”以后,学到了很多生活经验,如何去爱老公,如何去疼爱孩子。

    总之,她把自己夸成了滕柯背后的成功女人,还把滕小川的茁壮成长,说成了她自己的功劳。

    也难怪,滕小川在看到这样的视频内容之后,会气的摔电脑。

    沙发上,小川不停的用力蹬腿,哭喊着说:“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是晚晚!我已经跟我的同班同学都说了,我的妈妈叫晚晚!不叫那个叶巫婆!”

    小川泪眼汪汪的抬起头,看着我和滕柯说:“爸爸,晚晚妈妈,我明天不去学校了,同学会笑话我的,他们会说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他们会嘲笑我的。我不要后妈,后妈都坏!”

    我很难想象,小小年纪的滕小川,到底是从哪里听到了这样的言论,但我估计,可能很早之前,就有小朋友嘲笑过滕小川了吧,否则,小川也不会在我们刚刚相识的时候,就拜托我去假装他的妈妈。

    他有多期盼母爱,我是感觉得到的。

    小川不停的在沙发上撒泼打滚,嘴里嘟囔着说:“这个破视频就是讨厌的张小可发给我的!他总说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我讨厌他!”

    “砰”的一声,小川从沙发上滑了下来,他胡乱的在地上打着滚,说道:“他肯定把视频发给其他的小朋友看了!他们肯定都以为,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我明天不去上学了!不去了!”

    眼看着小川哭的气都喘不匀了,我心疼的蹲到他身边,不停的安慰着他。

    滕柯的脸色很差,毕竟这样的采访视频在没经过他准许的情况下就被放到了网络上,这对他和对孩子,都会造成影响。

    之前滕柯和叶姝予结婚的事情被闹出来的时候,滕柯已经很尽力的去封锁消息,并在学校里下令,不可以谈论任何有关八卦的东西,为的就是,保护小川。

    可现在,叶姝予自告奋勇的上了娱乐新闻,还说了那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这完全就是在跟滕柯挑衅。

    滕柯的情绪是越来越差,他拿起电话,就开始联络媒体公司的人,要求网络全面下架叶姝予的视频,而这条命令刚颁布没多久,叶姝予就打来了电话。

    滕柯接起时,叶姝予的态度很蛮横。

    “为什么要下架我的视频?难道我现在连正常说话,都不可以了吗?”

    滕柯在电话这边深喘了一口气,接着声音凛冽的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半小时内,撤掉所有的视频和有关我们的消息,否则,后果你自己承担。”

    那头的叶姝予似乎并没有被威胁,她继续得理不让人的说道:“不可能!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滕柯,我已经忍受你很久了!可你一直在挑战我的底线!你明知道你和唐未晚根本就不可能,可你就是要跟我作对!你觉得你这样就能得到你想到的?我看未必!除非你不要公司,不要你的家人!”

    威胁的话说完,滕柯没有回复叶姝予,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我惊讶的站在他身边,紧张道:“直接就挂掉了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我们可以好好商量的,最起码,要让她把视频撤掉才是吧?我倒是没关系,主要是小川那边……我怕他真的被同学嘲笑,你知道的,小川最讨厌别人说有关他母亲的事情。”

    滕柯愁着眉目看了看地上正在闹脾气的滕小川,滕柯的心情也很差,从他犀利的眼神,我就能看出来了。

    不过,滕柯并没有做出什么解释或对策,他弯身抱起了滕小川,说:“该睡觉了,明天你可以不去学校。”

    滕小川当即停止了哭泣,他抽噎着身子,在滕柯的怀里说道:“爸爸,我明天不去,后天也要去的,同学还是会说我坏话的。”

    小川撅着小嘴,眼泪又一次憋在眼角,“我不想被别人说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

    转头,滕小川就把小下巴垫在了滕柯的肩膀上,“啪嗒”一下,小川眼睛里盈满的泪水就顺着脸颊落了下来,他哭戚戚的说:“爸爸,我也想要妈妈,为什么他们都有妈妈,我却没有。”

    如果说,此前小川说的所有话都是气话,那这一句,绝对是他的真心话。

    我感受到了来自他心底的渴望,对母爱、对家庭的渴望,他只是想做一个正常的孩子而已,不被人说闲话的孩子。

    我站到了小川的身边,轻轻的摸着他的额头,说:“宝贝乖,你有妈妈的,我就是你的妈妈,你的晚晚妈妈!所以,我们不难过了好吗?不要哭了,晚晚妈妈真的很心疼。”

    滕小川泪眼朦胧的看着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无数的认真。

    忽然,他把头埋在了滕柯的肩膀里,两只小手用力的环着滕柯的肩膀,闷闷的说:“我是男子汉,我不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