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2章 系扣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2章 系扣子

    为了稳定滕小川的情绪,我和滕柯,整整哄了他两个多小时。

    而这两个小时内,滕柯一直在联络个大媒体公司,企图通过各种手段,把视频撤下来。

    可惜,叶姝予早就买通好了各个宣传渠道,甚至已经付过了广告费用,为的就是,让这个视频昭告天下,让滕柯为难。

    人急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使用一些极端的逼迫方式,去让对手束手就擒,可惜,滕柯是遇强则强的那一类。

    当滕柯清楚,他已经没办法撤掉那段视频的时候,他索性就放弃了挣扎,后期,他干脆不去理会外界的声音,而是专心的陪着滕小川睡觉。

    我想,他应该会有自己的办法吧。

    晚上十点钟左右,滕小川进入了梦乡,我和滕柯拖着疲惫的身躯小声小气的走出了卧房,我们俩站在墙边,各自叹了一口气。

    我开口道:“你以前也是这么哄小川的吗?你一个大男人,真是难为你了。”

    滕柯松了一口气,“他能依靠的只有我,所以我只能这样做,不过,我以前也以为……”

    我说道:“以为什么?”

    滕柯勾着嘴角,低声道:“我以为我不会结婚的,以为……就我和滕小川两个人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滕柯笑了笑,“是啊,我以后要照顾两个祖宗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应该庆幸遇到我,我会帮你分担压力的。”

    滕柯很不确定的上下瞄了我一眼,不屑道:“你不给我惹麻烦,我就很庆幸了。”

    说完,滕柯推着我的肩膀,把我弄到了卧房门口,说:“睡吧,明天你要早起。”

    我回过头,“我不需要早起的,明天我可以不去公司,最近的项目都谈完了,交给下面的人做就可以了。”

    滕柯继续推着我的身子,“睡吧,明天你要跟我去公司。”

    我问道:“又要做什么?”

    他没回答我,眼神有些发沉,又有些认真。

    隔了一小会儿,他故意调侃的看着我说:“如果你继续这么多话,我会认为,你是想让我陪你睡。”

    我急忙就躲在了门后,冲着他摆手说:“晚安!”

    滕柯摇头笑了笑,“早点休息,睡不着,就去找我。”

    我点头,“嗯……晚安。”

    这一夜休息下,睡前,滕柯还给我发了几条短信,我因为睡意太浓,信息没回,抱着手机就睡着了。

    而第二天一早,我是被连续的几枚香吻,给亲醒的!

    睁眼的一刻,我还以为我在做梦!我还想着,这吻未免也太逼真了,根本就不像是做梦!

    等我缓回神的时候,发现滕小川正满嘴巧克力的往我的脸上蹭!

    我一把抓住了他肉乎乎的手臂,说:“你个小鬼头!你也有点太调皮了!”

    滕小川笑嘻嘻的看着我说:“是爸爸让我叫你起床的,巧克力也是他喂我吃的!”

    我擦了擦自己的脸,侧头朝着衣柜上的反光镜看过去时,脸蛋上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我推开被子起了身,坐在床边缓了一小会儿,这时,门口的庄管家敲了门。

    我抬起头,庄管家就端着一套浅色衣服,站到了我面前,说道:“未晚小姐,这是你的衣服,你换好以后就去楼下用餐吧!”

    我伸手翻了两下那套衣服,问道:“是滕柯为我准备的?新的?”

    庄管家点点头,“是滕柯吩咐的,一大早他让公司那边的秘书给送过来的。”

    我纳着闷,不知道滕柯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问道:“滕柯呢?”

    庄管家恭敬的说道:“在衣帽间试西服呢!”

    “他要做什么?难道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场合要出席吗?”

    庄管家一脸不知情的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

    我默然的点点头,“那好吧……”

    早上洗漱过后,我直接换上了滕柯为我准备的衣服,一件简单的米白色连衣裙,半硬半软的质地,颇有宴会礼服的格调。

    换好衣服以后,我下楼开始用餐,此时滕柯不在,也不知去了哪里。

    直到我的早餐已经结束,我在一楼的衣帽间门口站了一会儿,房门紧闭,但里面时不时的传出了声音。

    我试探的按下了门把手,随后推开了门,屋子里面飘出了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是滕柯的味道。

    我探着头往里看了一眼,结果,眼前忽然就出现了一只手掌,直接就捂在了我的眼前,我的双眼顿时一片漆黑,我刚要叫,滕柯就严厉了过来,“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我一动不动的定在原地,闭着眼睛说:“我不看!我不看!我还什么都没看见呢!”

    滕柯继续捂着我的眼睛,冷冷的说:“深蓝色的好看,还是深灰色好看?”

    我问道:“西服吗?”

    他随意的应声,“嗯。”

    我说道:“你深蓝色的衣服太多了,穿深灰色的吧,灰色的,带点神秘感。”

    滕柯按着我的脑袋就往门口的方向推,“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我整个人退到门口之后,滕柯关上了衣帽间的房门,这时,滕小川跑到了我身边,他的手里握着化掉的巧克力,眼睛贼溜溜的看着我说:“你们穿的这么好看,是要去拍婚纱照吗?”

    我戳着他的脑门笑道:“是谁教你这些话的!你这个小鬼头!”

    滕小川耸耸肩,“如果你们要去拍婚纱照的话,不要忘记带上我哟!老滕他从来没带我去拍过照片,其他的小朋友都有艺术照的,我都没有。”

    我蹲下身,摸着他的脑袋说:“过两天我就带你去拍照,好不好呀?”

    滕小川撇着脑袋哼了一声,“看看我有没有时间吧!”

    看样子,小家伙的情绪是彻底的恢复了,小孩子就是这点好,烦心事忘的快。

    这时,衣帽间的房门被打开,滕柯一身深灰色西装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挺着胸板,指了指自己领口的位置,严肃的说:“扣子。”

    我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扣子?”

    他瞪了我一眼,再次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系扣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