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3章 你是最美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3章 你是最美的

    听到他给我的命令,我手脚麻利的就去系扣子,他领口的位置一共留了三颗扣子给我,浅白色的小纽扣,触碰的时候,能感受到他领口的温度。

    只是糊里糊涂的,我就将三颗扣子都系上了,我收手之后,滕柯脸色微红的看着我说:“你是想勒坏我?”

    我恍然大悟,即刻又帮他解开了第一颗扣子,滕柯松了松领口,无奈道:“我怎么越来越觉得,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他专注的盯着我看,意思在说,这个大麻烦,就是我。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说道:“来不及脱手了!已经砸在你手里了!你认栽吧!”

    滕柯继续无奈的摇头,“吃饱了吗?”

    我点点头,“嗯,很饱!”

    他摸了摸我的额头,说:“走吧,出门上车。”

    我跟在他身后,碎碎念道着说:“我们要去你公司吗?你今天是有会议要开?还是有宴会要参加?为什么穿的这么隆重?而且你确定,要我出席吗?”

    滕柯没说话,我站到他旁侧,一路小跑的紧跟他的步伐,滕柯的侧脸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我说的那些话,他一句都没听见。

    我小心的拉了一下他的手臂,说:“喂!我在和你说话!你不会是嫌我烦了吧?”

    滕柯依旧是那副扑克脸的态度,接着嘴里淡淡的说道:“你说你的,我在听。”

    我用力的就掐了一下他的胳膊,“我要互动!而不是单纯的聆听!”

    突然,滕柯表情很怪的侧头看了我一眼,我没品透他眼神里的意思,但很快,他的嘴角很邪恶的微勾了一下。

    他说道:“互动这件事,我们可以留到晚上,毕竟床比较舒服。”

    “……”

    当我明白过来他不正经的回答时,滕柯已经一个人上了车,我进了副驾驶,气呼呼的冲他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邪恶!你的思想和你的外表,太不般配了!”

    滕柯自顾自的笑出了声,说:“唐未晚,你几岁了?”他转过了头,眼神里带着很多的宠溺,他一如往常的抓了抓我的额头,说:“只对你一个人邪恶,不好吗?”

    听到他肉麻的话,我扭过了头,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心动的感觉太剧烈,完全的掩藏不住。

    滕柯的车子,是一路朝着滕风集团开去的,车子抵达公司门口时,门外正站着滕柯的女秘书。

    女秘书一身纯黑色的工作装,严谨而郑重的守在滕柯的车子旁边,滕柯下车以后,女秘书走到了滕柯的面前,点着头说道:“滕总,一切都安排好了,您二十分钟以后,就可以入场。”

    滕柯挽了一下自己的袖口,说:“安保工作呢?”

    秘书回答道:“您放心,全部安排完毕。”

    滕柯点了点头,“好。”

    说罢,滕柯回头递给我一个眼神,意思告诉我说,让我紧紧的跟上他,不要走丢。

    进了公司大厅以后,一股极为浓烈的严肃气息,直接朝着我扑打而来,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又不好开口询问。

    这一路,身旁的员工都在和滕柯问好,他们的眼神也怪怪的,好像公司里马上就要有什么重大事件要发生。

    进了电梯以后,所有的员工都给我们让了路,电梯里只有我和滕柯两个人。

    门关的一刻,我放松的喘了一口气,瘫着全身筋骨说:“好严肃啊,今天到底是要开什么会?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拘谨?就连你也是……”

    滕柯侧头看了我一眼,在电梯连续上升了六层楼的间隙里,他一句话都没说,眼看着电梯就要抵达十五层,忽然,他开口道:“唐未晚,你是喜欢我的,对么?”

    我搞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我,我迟钝的眨了眨眼,电梯门就忽然间打开了。

    滕柯在这时拉起了我的手腕,一路将我拽到了他的办公室。

    整个十五层的行政办公大厅都没有什么异样,所有人都很安静的在办公,也没人朝我递来奇怪的目光。

    当我走进滕柯办公室以后,他站在我身后,将我推到了镜子前,他压着我的肩膀,望着镜子里的我说:“你应该不会再遇到,比我更好的人了。”

    我傻傻的看着镜子里的他,不安道:“你为什么,要说这么严肃的话?”

    他轻轻的捏了捏我的肩膀,说:“如果你遇到比我更好的人,你会离开我吗?”

    蓦然间,我有些说不出话,倒不是动摇,而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张口,感觉自己一开口,就会脸红的要命,还会呼吸困难。

    所以,我只好冲着他点了点头。

    滕柯浅浅的松了口气,说:“我不会让任何人取代我,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接受我,但是今天……”

    他停顿了下来,当我们的视线足足交接了一分多钟的时候,他开口道:“我必须向所有人证明,你是我的,这是保护你的方式,也是在保护我自己。”

    我想,这一刻,我已经清楚,滕柯要做什么了。

    我的心跳禁不住的开始加快,滕柯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说:“五分钟以后,我会在所有媒体面前证明,我们才是真正的夫妻。我知道这样做很莽撞,但我会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愿意,就和我一起走,如果你不愿意……”

    当“不愿意”这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时,滕柯很小心的,就抓紧了我的手腕,而且,越来越用力。

    虽然他给了我选择的余地,但他的身体在向我传达,他并不希望我离开。

    我沉默了小一会儿,而这一小会儿,却让滕柯很没有安全感。

    我稍稍挪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滕柯就紧张的开了口,“你是要……拒绝我吗?”

    他的眼神认真而炙热,我看他那么紧张,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如果你是要开记者招待会,那你能不能……给我五分钟,用来补妆?”

    即瞬,滕柯整个人都放了松,他会心的笑了笑,接着将我揽入了怀中。

    “你是最美的。”他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