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记者招待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4章 记者招待会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想跟他一起去面对整个世界,所以,我愿意和滕柯一起走出这间办公室,去应对五分钟之后的,记者招待会。

    其实我并不清楚,滕柯他准备在媒体的面前说些什么,只是莫名的,我毫无保留的信任他,我相信,他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给他时间和空间,他会整理好一切,然后光明正大的来带我走。

    五分钟的时间已到,滕柯牵着我走出办公室时,办公大厅里的人,都朝着我们看了过来,有人不解,有人迷惑,或许他们都在想,滕柯为什么要带着我,去接见那些记者。

    记者招待会,在八楼的大会议室,我们两个走下电梯时,门口站了一排迎宾的礼仪职工,整个六层的气氛都很隆重,看样子,滕柯在邀请记者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功夫。

    迎面而来的,是滕柯的秘书,她恭敬的站到滕柯的面前,说道:“滕总,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各大媒体的记者也都安顿好了,您现在可以入场了。”

    滕柯点点头,“做好安保工作,不让任何人闯入。”

    秘书点了头,随后,滕柯继续牵着我,走去了大会议室的门口,站在玻璃门前的一刻,滕柯停顿了一下,接着,他伸手推开了玻璃门,“吱啦”的声音一响起,会议室内原本吵闹的记者,纷纷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如我所意料的那样,在我和滕柯还没有入座之时,所有的闪光灯,就冲着我们“咔嚓”而来。

    我下意识的后推了一下,毕竟,这样的场面对我来说,太陌生,又太胆怯。

    在我退缩的那一刻,滕柯紧紧的拉住了我,他的手掌在用力,他很温柔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在冲我笑,笑容里有满满的安全感。

    我深吸了一口气,在不被人察觉紧张的情况下,走进了大会议室。

    在座的记者纷纷起了身,他们在寻找最佳的抓拍角度,而我却死死的低着头,不敢面对镜头。

    这一次的勇敢面对,是需要无限的勇气的,这是我和滕柯的战争,也是我们和滕家、叶家的战争。

    我当然知道,这一次的开诚布公之后,我们会面临什么,我们明明可以再等等的,但滕柯他急着向我证明他的决心,而我又急着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一份切实的承诺。

    是爱情推着我们走到了今天,而恰恰也是这一刻,让我明白,我对滕柯,是深爱着的。

    当我们两人入座之时,滕柯随手摆正了面前的话筒,他看了看台下的这些记者,随后给会议室角落里的秘书,使了一个眼色。

    秘书站出了身,开始维持现场的秩序,很快,会议室里安静了下来。

    滕柯很小声的清了清嗓,他侧头看了我一眼,而此时他的左手,正紧紧的牵着我的右手。

    我们的手就放在桌子下方,本来我还是挺有安全感的,可突然,滕柯牵着我的手,就放置在了桌面上。

    紧牵的手,昭示了一切。

    我的心狂跳不止,我干咽着喉咙,眼神闪躲的面对那些狂躁的镜头和闪光灯,这时,滕柯对着话筒开了口。

    “很感谢各位媒体的莅临,今天我邀请各位来到滕风的目的,想必各位已经有所了解,而我今天在这里,主要是想公布两件事。”

    这时,滕柯冲着角落里的秘书点了点头,秘书很快就握着一个小红本走到了台前。

    那个小红本,是我和滕柯的结婚证,滕柯接过本子的时候,直接放在了桌面上,说道:“我和唐小姐,是已婚的状态,我们已经恋爱多年,此前一直是隐婚状态。”

    滕柯的话一落,记者们就按耐不住的开始提问,“滕总,能让我们看一下你的结婚证吗?”

    滕柯摇了摇头,声音冷淡,“我不会用虚假的东西来伪造声势,所以不必怀疑真假。”

    下面的记者继续说道:“那您说您已经跟身边的唐小姐结婚,那请问,您跟叶帆集团的千金,是商业炒作吗?”

    滕柯扶了一下话筒,“这是我今天要解释的第二件事,我和叶姝予,并不是夫妻关系,也不是情侣关系,你们可以理解为,我们是在进行商业炒作,也可以理解为,一场乌龙。”

    滕柯的话说完,下面的记者就紧追不舍的问道:“可是滕总,昨晚有关叶小姐的视频,还在网络上大范围的传播,结果您今天就站出来澄清,这是说明,您已经跟叶家彻底决裂了吗?”

    这位记者的话说完,另一家公司的记者就接着开了口:“滕总,我记得您之前有和叶小姐一起出席过商业晚宴,可是您现在又说,您是已婚的状态,那您之前和叶小姐,是为了什么才走到一起?是叶小姐单方面追求您?还是……你们之间有过暧昧的关系?还是……叶小姐也一直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您已婚的事?”

    听了记者太过犀利的提问,滕柯的眼神阴冷了一下,沉沉的说道:“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了,你可以理解为炒作,也可以理解为乌龙。我能说的,只有一件事,我和唐小姐是合法夫妻,并且这件事,叶小姐是知情的。”

    说完,台下的记者们就炸了锅,而紧接着,一连串的狗血问题,就朝着我们两个扑面而来,甚至后期,那些记者直接就开始向我开炮,问了我很多很多,不堪入耳的问题。

    我自然是闭口不回答的,滕柯就帮我一个一个的回击了过去。

    就当滕柯觉得这场记者会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这时,秘书端着一个红色底子的礼盘,走了上来。

    那盘子上放了一个小小的首饰盒,看上去,应该是戒指一类的东西。

    滕柯站起了身,他从秘书那里拿到了首饰盒,打开的一刻,不出意料的,是一枚钻石戒指。

    此刻的滕柯已经无视了媒体,他拿起戒指,拉过我的手,就环在了我的无名指上,我紧张的缩着手,小声道:“一定要在镜头面前做吗?”

    滕柯微勾着嘴角,“这个举动是警告全天下的男人,谁都没机会再追求你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