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5章 保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5章 保护

    听到滕柯的告白,我的脸红成了一片,而台下的“咔嚓”声,不绝于耳。

    我知道,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作秀,但我也知道,这场戏的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滕柯的用意和真心,他是认真的,他是认真的想跟我在一起。

    而整个过程里,我都像个玩偶一样,呆在他的身边,我不敢说错话,不敢做错动作,我尽量让自己不存在,一切都交给滕柯去处理。

    眼下,这场招待会,终于进入了尾声,滕柯是打算结束的,可台下的某家媒体记者,忽然就问了滕柯一个很艰难的问题,“滕总!您今天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叶小姐知情吗?还是,这只是您的个人行为?”

    滕柯侧过了头,看着那位记者说:“我和叶小姐本来就没有过多的关系,又何谈让她知情与否?”

    留下这让人遐想的回答,滕柯冲秘书点了点头,这时,门口走进来了几个黑衣保镖,在保镖的拥护下,滕柯牵着我走出了会议室。

    身后的那些记者还有很多的问题要问,但滕柯已经表达完了他想说的,这场招待会,也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我很意外,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招待会,竟然顺利的结束了,而当我们两人走上电梯间时,滕柯很不自然的轻吐了一口气。

    看样子,他也是紧张的。

    我没有说话,因为直到现在,我的神经都是恍惚的,滕柯低头看了看我,说:“你刚才害怕了吗?”

    我点了点头。

    滕柯轻手轻脚的在身后环住了我,说:“一切都过去了,刚刚那场招待会,是做给别人看的,这样,我们以后,就不必再躲藏了。”

    我不自觉的伸出了手,闪着手上的那枚戒指说:“那这枚戒指呢?也是为了做戏,才给那些人看的吗?”

    滕柯微微笑了笑,他的下巴垫在我的头顶,说:“这是结婚戒指,这戒指上,有你和我的名字。”

    如果不是滕柯提醒我,我根本不会留意到,这戒指的内环上,还刻了我和滕柯的名字,刻字很小很小,但却很精致。

    我冲着他举起了我的手指,说:“我反悔了!这么隆重的一幕,你竟然那么随意的就给我带上了,我有小想法了,你太敷衍了!”

    滕柯站直了身,看着我说:“那你想怎么样,你现在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结婚了。”

    他坏笑着看着我,“你现在,处于弱势地位,跑不掉了。”

    这时,电梯门在十五层打开,我扬起了脖子,冲着他说:“我也是有很多男人追求的!”

    滕柯很不在意的耸耸肩,“那也不会有人敢要你,你可是在我身边呆过的女人,如果谁敢要你,我就要了他,的命!”

    滕柯用力的咬紧了最后两个字,样子看上去有点凶,又带着点痞痞的味道。

    我朝着他的胸口就砸过去了一拳,滕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下,说:“心好痛,我的老婆竟然打我。”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而这时,滕柯的手机来了电话,是秘书打来的。

    我亲眼看着,滕柯的脸色,由欣喜平静,过度到了纠结恼怒。

    我想,应该是有麻烦了。

    其实我早就想到,这场招待会结束之后,等着我和滕柯的,是一场空前的家人战役。

    而这场战役,只不过或早或晚而已。

    挂断了电话,滕柯抓了抓我的肩膀说:“你现在回家,我让司机在楼下等你。”

    面对他的突然命令,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我说道:“是你母亲那边知道消息了吗?是不是出事了?”

    滕柯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再一次催促我说:“你先离开这里,司机应该就在楼下,回家以后,把手机关掉,晚上我会去你家找你。”

    我摇摇头,“你告诉我是什么事,起码让我安心一点。”

    滕柯的脸色有些急,他推着我的肩膀,转头就按下了电梯的下行键,说道:“晚上我和你解释,现在来不及了。”

    当电梯重新抵达十五层时,门开的一刻,滕柯推着我的肩膀,就要把我往电梯里面送,我迈着碎步抵到了门口,只不过,门开的那一刻,电梯里,出现了陈敏蓉和叶姝予的身影。

    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站在陈敏蓉身后的叶姝予,举起她手里的包包,就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她太愤怒了,愤怒到,连自己的形象,都不顾及了。

    悲催的是,她的包包上,有一个大大的金属扣,所以,包包砸到我的脑袋上时,我明显听到了脑子里传出来的嗡鸣声,感觉两只耳朵都失聪了,那短短的十几秒钟里,整个人像是被罩进了大钟里一样。

    滕柯很快速的抱住了我的身子,随后就转过了身,他用后背去抵挡叶姝予的攻击,叶姝予则一句接着一句的辱骂,然后重重的用包包捶打着滕柯的身体。

    我躲在滕柯的怀中,他用力的抱着我,不让我受到伤害。

    面对已经发疯的女人,反抗和讲道理都是没用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护自己。

    身后,叶姝予的嘴里喊着一些语无伦次的咒骂,她在发泄,在气愤,在指责滕柯的狠心。

    当陈敏蓉看到儿子被伤害时,虽然她是站在叶姝予那一边的,但她心底,还是心疼滕柯的。

    陈敏蓉有意去阻拦叶姝予,她拉着叶姝予的手臂,让她冷静,让她去办公室里好好谈这件事。

    此时的叶姝予已然是油盐不进,她发疯一样的去撕扯滕柯,滕柯则死死的保护着我。

    终于,陈敏蓉看不下眼前的这一幕,她狠狠的冲着叶姝予吼道:“你给我住手!我说了去办公室里说这件事!你听不到吗!”

    终于,叶姝予收了手,滕柯手速极快的查看着我的身体,关切道:“有没有伤到你?”

    我摇摇头,可却在这时,看到了他的后脖颈,有流淌下来的血渍。

    我抓着他的肩膀,紧张道:“你流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