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6章 除非我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6章 除非我死了

    滕柯受了伤,陈敏蓉就更是着急,我们四人进了办公室以后,陈敏蓉手忙脚乱的去寻找医药箱。

    滕柯自顾自的走去了办公室内的洗手间,他开始给自己清洗着伤口,我则在旁侧帮他递毛巾,而身后,陈敏蓉紧张的站到了滕柯身旁,说道:“你不要乱擦啊!会感染的!等妈给你找碘酒消毒!”

    滕柯并不喜欢陈敏蓉如此亲切的关怀,他阻挡了一下,说道:“不需要。”

    陈敏蓉吃了闭门羹,但这并没有阻碍她继续在办公室里翻找医药箱。

    而叶姝予呢,她一边生着闷气,一边坐在沙发上不停的踹着茶几,以至于后来,她直接哭了出来。

    整个办公室里,除了洗手间里的水流声之外,就只剩下叶姝予的哭声了。

    滕柯的伤口处理完以后,他一边脱着西服外套,一边走到了沙发旁,他直接坐在了叶姝予的对面,说道:“我们谈谈吧。”

    陈敏蓉急忙坐到了叶姝予的身边,面对面的看着滕柯,眼里有气愤,也有纠结。

    陈敏蓉端坐了身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语气愤然的说道:“滕柯,今天这件事是你的错!你知不知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如果不是我们得到了风声,你是不是就打算,带着唐未晚回家里去过日子了!”

    说完,陈敏蓉回头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很凶,凶的仿佛能一口吃掉我。

    陈敏蓉重新将视线落在滕柯的身上,说道:“你现在,马上联系刚才的那些记者,让他们封锁消息,所有的相关报道,都不可以播报!”

    滕柯疲惫的垂了垂头,他捏了捏刚刚受伤的位置,随后很淡然的倒了一杯茶水。

    他将茶水推到了陈敏蓉的面前,接着又倒了一杯,推到了叶姝予的面前。

    滕柯嗓音深厚的说道:“这场戏,也应该结束了,难道你们都不觉得累吗?”

    陈敏蓉用力的摔了一下面前的茶杯,“你还在执迷不悟是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会造成什么后果?你把你和唐未晚的事情公布了出去,那姝予的脸往哪里放?你让整个叶帆集团怎么办!还有着滕风和叶凡的合作,你是都不顾及了吗?”

    陈敏蓉勃然大怒的指着滕柯,说:“我看你是彻底的被蛊惑了!现在竟然连公司都不顾及了!滕柯,你以前是绝对不会这么没有责任心的!”

    滕柯很平静的小抿了一口茶,空气里很安静,唯独叶姝予抽噎的声音,不太好听。

    茶杯落在茶几的一刻,滕柯说道:“滕风和叶凡的最大项目股份,已经被我出售了,如果现在非要说两家公司有什么合作,那可能只是百万不到的小项目而已。”

    滕柯抬起头,“你顾虑的,我早就想到了,也处理好了。”

    陈敏蓉恼羞成怒,“滕柯!你这是在做傻事!这件事你爸知道吗?你把项目卖出去,你知道会损失多少……”

    滕柯打断了她,“那个项目已经连续两年亏损,我是在及时止损,现在父亲,已经很少再管公司的事了,国外分公司的业务,也交给涉外的高层在打理,父亲已经把决定权,都交到我手中了。”

    这时,陈敏蓉的脸色难堪了许多,“你爸……已经脱手公司的事务?那他现在为什么每天都说要去公司……”

    说着说着,陈敏蓉就没了声音,或许,她已经意识到,滕父的不对劲了。

    滕柯绕开了这个话题,说道:“逼婚的事,你们可以收手了。这个时间段,媒体的新闻稿,应该已经发布出去了。最近几天,滕风和叶帆或许会被炒上风口浪尖,但用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淡化下去。”

    滕柯转头看向了叶姝予,说道:“我们算是扯平,今天的事,和你昨天的事,互相抵消。”

    话落,叶姝予猛然抬起了头,“滕柯!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

    滕柯没说话,陈敏蓉就继续恼火的说了过来,“滕柯!你就不怕这事传到你爷爷的耳朵里吗!如果这件事让你爷爷知道了,你爷爷……”

    滕柯冷然的说道:“如果你不说,爷爷是不会知道的,他现在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您觉得,他会特意去上网或是看这样的视频吗?”

    滕柯无奈的摇了摇头,“别再用老人压制我了,你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想把我当成你的傀儡。”

    短短的十几秒钟内,滕柯和陈敏蓉的对视里,摩擦出了无数的激烈火花。

    陈敏蓉总是想用母亲的身份,去控制滕柯,而滕柯也就是受够了这样的压迫,才会毫无犹豫的反抗。

    这时,叶姝予停止了哭泣,她站起身,微微佝偻着身躯,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冲滕柯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是哪一点不如唐未晚好,让你这么厌烦我?我是长得不够好看,还是不够她有心机?滕柯,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说着说着,叶姝予就又一次哭了出来,陈敏蓉起身去安慰叶姝予,叶姝予就更是变本加厉。

    她开始对屋子里的东西发火,摔倒这个,摔碎那个。

    滕柯倒也没有阻止,我们两人起身时,他一直将我保护在身后,任凭叶姝予折腾。

    等着她折腾的没力气的时候,滕柯看着互相抱团的陈敏蓉和叶姝予,说道:“我和唐未晚会在近期举行婚礼,如果你们接受不了,我们就去国外。这件事,谁都阻止不了。”

    得知了这个晴天霹雳的陈敏蓉,变着脸就冲到了滕柯的面前,“滕柯!你是不想要我这个母亲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滕柯漠然的看着陈敏蓉胡乱发火,接着,陈敏蓉就伸手朝我指了过来,“我告诉你唐未晚!除非我死了,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进入我们滕家!”

    滕柯伸手将我拦在了他的背后,他看着陈敏蓉,冷然的说道:“婚是我要结的,所有的决定,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你想发火,就冲我一个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