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5章 我要和你离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黏人的滕小川刚抱住我的腿,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稀罕这个小家伙,结果,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陈敏蓉,就强制性的带走了滕小川。

    我刚要说些什么,陈敏蓉就头也不回的走去了房间。

    身后,奶奶慢吞吞的挪到了我身边,说道:“你别和她一般见识!现在家里我说了算,只要我在,她不能对你怎么样的!”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滕柯在身后揽了揽我的肩膀,说:“去饭桌,我来端菜。”

    奶奶惊讶的说道:“我大孙还会端菜啦?哎呦,这可真是应了你们年轻人的那句话,活久见啊……”

    我和滕柯相视一笑,接着冲奶奶说道:“奶奶,这话你跟谁学的啊?”

    奶奶傲娇的摊摊手,“小川的手机啊,我总看!我就寻思,这个小屁孩,天天盯着一个小屏幕,看什么呢!然后……”

    我问道:“然后您就学会这些网络用语了?”

    奶奶拉下脸,委屈道:“然后我发现,手机是挺好玩的,就是对眼睛不好,我这眼睛,都看不见!”

    滕柯推着奶奶的肩膀,说:“您老就看电视就好了,如果想看什么节目,让张嫂用网络电视给您找!”

    奶奶一边走,一边笑着说:“我现在呀,不愿意看什么电视节目!如果非要让我看的话,我就想看看你和未晚的婚礼现场!这样我就知足了!”

    滕柯念叨着说:“会看到的,您放心吧。”

    突然,奶奶定在了原地,她拍了拍滕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右手,声音沧桑的说道:“孙子啊,奶奶年纪大了,如果你爷爷走了,奶奶也就差不多了。你啊,别让奶奶等太久……”

    蓦然间,滕柯的眼神有了明显的恍惚,他清了一下嗓子,说:“我们吃晚饭吧。”

    奶奶抬头朝着楼上的方向看了一眼,说:“你爷爷也最喜欢吃鱼了,可惜啊,老头现在只能吃流食……”

    接着,奶奶回头看了滕柯一眼,问道:“你爷爷的晚饭喂过了吗?”

    滕柯点头,“嗯,未晚刚才亲自喂的。”

    奶奶欣慰的点着头,“那就好!你们的爷爷啊,现在就是没有意识了,如果他是清醒的,他一定会满意未晚的,未晚这么孝顺,他一定会满意的……”

    说着,奶奶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等奶奶坐到座位里以后,她刻意将对面位置上的餐盘摆了一摆。

    那个空着的位置,是以前爷爷坐的,现在,爷爷因为身体原因不能下楼用餐,但奶奶依旧留下了爷爷的那个位置。

    我想,他们应该很相爱吧……

    这顿晚饭,一家人吃的还算和谐,除了陈敏蓉一直很针对我之外,其他的,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整个晚餐上,陈敏蓉都在照顾滕小川,我和滕柯负责逗乐奶奶,好在,这顿饭,在圆满中结束了。

    晚上给滕小川洗过澡以后,陈敏蓉为了避免我和滕小川接触,执意要带着滕小川一起睡觉。

    我们谁都犟不过她,也只能随她去。

    晚上就寝之时,奶奶特意给我拿了一个软绵绵的枕头,放在了我的卧房里,说:“未晚啊!我又给你拿了一个枕头,这个舒服!”

    我客气的跟奶奶道谢,“谢谢奶奶!其实我一个就够了,两个我也用不上的。”

    奶奶笑嘻嘻的摸着我的手,说:“我知道你今晚要在这里过夜,我真是特别的高兴!为了欢迎你呀,我还让张嫂把这屋的床单换成真丝的了!真丝的床单啊,对女人的皮肤特别好!一会儿你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穿睡衣,要不你感觉不到这真丝的妙处!”

    奶奶弯着眉眼特意叮嘱我说,“你可记得啊,真丝的床单被罩,是不可以穿着衣服睡的!”奶奶拍拍我的手臂,“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快休息吧!”

    我点点头,奶奶就慢吞吞的走去了房门口,并随手帮我关了灯。

    房门一关,我就当真听了奶奶的话,脱掉睡衣,猫进了真丝被窝里。

    不得不说,这真丝的床单被罩,整个都滑溜溜的!感觉自己在床上滑来滑去,特别的有趣!

    不过,舒服是当然的!

    我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拿起枕边的手机,就打算跟隔壁房间的滕柯说晚安。

    可我的“睡了么”三个字发出去好久之后,滕柯都没有回复我。

    难道他是因为太累,所以睡着了吗?

    正纳闷之时,突然,我的房间门口有了动静,我侧着耳朵听了一听,感觉是滕柯和奶奶在说话。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正当我准备起身的一刻,突然,房门被打开了!

    我猛的将被子全部盖在了自己的身体上,生怕自己走光,不过我还没喊出口“不要开灯”这四个字,突然,房门又被关上了。

    紧接着,我听到了滕柯在屋子里面猛烈敲门的声音,“奶奶!你开门!你怎么把门锁上了!你……”

    我傻眼的摸黑看着门口的那个高大身影,开口道:“滕柯……”

    滕柯咳着嗓子说:“那个……奶奶把门反锁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奶奶很细的声音,“大孙啊!你今晚就陪着未晚吧!她一个女孩子家的,自己睡觉多害怕啊!你就好好陪着她吧!你这个门呢,我明天早上给你开!因为你自己是打不开的,因为这个门本来就是坏的,只能从外面开锁!”

    “……”

    “……”

    所以,当我和滕柯,听到了奶奶的这番话以后,我突然明白了,奶奶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往我的房间里多放了一个枕头,然后还帮我换了真丝床单被罩,甚至美其名曰,这真丝的床单被罩,一定要裸着睡,才舒服!

    都是套路!都是套路!

    抓狂的一刻,我死死的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说:“你别开灯啊!我没穿衣服!”

    滕柯很小心的“啊?”了一声,接着说道:“你喜欢裸睡?”

    我急促的解释道:“不是!我是被奶奶骗的!”

    滕柯也是一顿焦急,“你以为我不是吗?她骗我说你突然肚子疼,我刚进屋,就这样了……”

    我胡乱的冲他说道:“我不管!要么你出去,要么你从窗户跳下去!”

    滕柯十分质疑的询问了我一遍,“你说什么?让我跳下去?”

    我裹着被子生硬的点头,“对!跳下去!”

    而突然间,耍无赖的滕柯,猛的就坐到了床边,接着“轰隆”一声,他就躺在了我的身旁,他用力的扯了一下我的被子,说:“要么一起睡,要么你跳。”

    我生气的冲他吼道:“滕柯我要和你离婚!”

    滕柯哼哼的笑了两声,不屑道:“你是想让我现在开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