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6章 他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客房内,正裹在被子里裸睡的我,俨然成了这屋子里等待被宰杀的最佳猎物。

    毕竟,躺在我身边的,是脾气和力气都占了上风的滕柯。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看上去开明活泼的奶奶,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坏把戏。

    她就算再着急抱曾孙,也不用想出这种办法吧!

    眼下,我再次用力的抓了抓身上的被子,降低气势的冲滕柯说:“你要是没办法从房间里出去,我也不强迫你,但前提是,你只能睡在地上!”我摸着黑指了指床头的位置,“然后……你现在,先背对着我站到窗口去,再然后……你把你那边的衣服帮我拿过来,我穿一下衣服……”

    蓦地,滕柯试探的拉了一下我的被子,我条件反射的冲着身旁的他吼了过去:“我都说了我没穿衣服!没穿衣服!”

    滕柯被我吓了一跳,他坐起身子,胡乱的抓了抓额前的碎发,说道:“屋子里又没开灯,你正常换你的就好啊。”

    我伸出脚踹了他一下,“你下床,把衣服给我拿过来。”

    滕柯雷打不动的坐在床上,明明这床单就滑的要命,我踹他的时候,自己都差一点滑下去,可现在,不论我怎么踹他,他都没动,可想而知,他一定是用手撑在了床边!

    真是个心机男!

    我即刻裹住了被子,走下了地板,说:“你不帮我拿,我自己拿!”

    我起身,就哼哧哼哧的走到了床的另一边,厚厚的被子裹在身上,整个人都有点燥热了。

    滕柯就默声的坐在床边,我拿到衣服之后,打算披着被子开始换衣服。

    可滕柯忽然在这时侧过身,随后躺在了床边一角,说:“你在床上换吧,我不看你,我也看不到。”

    我还以为他在骗我,就凑到他身旁,摸着黑,仔细看了看他的姿势。

    果真是窝在了床边一角。

    我重新绕回了床边,蒙在被子里,就开始穿衣服。

    内衣还算好穿,可穿到睡衣睡裤的时候,我不得不躺在床上开始穿。

    我真的生怕,他一使坏,就把屋子里的灯给打开了,毕竟,开关就在他的床头。

    我艰难的在被子里来回的蠕动,真丝被在我的身上滑来滑去,而突然间,体格庞大的滕柯,即瞬就转过了身,他的左腿直接压在了我的下半身,而左手,用力的搭在我的胸口处,直接扣住了我的肩膀。

    我的胸口位置被他打的生疼,我忍不住的低沉了一声,突然,他很慵懒的在我耳边来了一句,“为什么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勾引我?”

    我将两只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我用力的推着他的手臂,可无奈,他的力气大我太多。

    这时,滕柯很随意的将自己的脑袋搭在了我的左侧肩膀上,我完全平躺的仰在床上,整个人,被他当成了床垫子。

    我发气的说道:“你是想把我压扁吗?不是说好了,不动的吗!”

    可话音刚落,滕柯的嗓口,沉沉的发出了声音,他忽然间撑起了自己的身子,一个来不及反抗的转身,他正正好好的,压在了我的身子上方。

    我明显感觉到,此刻的他正面对面的看着我,虽然屋子里很黑,但他的温热呼吸来来回回的,在我的颈窝边萦绕。

    我尴尬的清了清嗓,说:“不要再……恶作剧了,这样并不好笑。”

    滕柯的右手很顺势的滑到了我的脖子正下方,他一手轻托着我的脖颈,另一只手很自然的压住了我右手手腕。

    这一刻,我的双手双脚都成了废材,两条腿被他压的死死的,虽然左手还没被束缚,但根本就用不上力。

    他压过来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软了。

    真丝被子里,原本凉凉滑滑的触感,瞬间就变得闷热起来,我继续不安的冲他说道:“可可……可以了……不要闹了,已经很晚了……”

    突然,滕柯低沉的开了口,“衣服换好了么?”

    我不自觉的侧过头,僵硬道:“没……没有……”

    滕柯轻轻的笑了一声,“那就别换了,免得我脱起来费力。”

    “……”

    所以,当这个男人的邪恶想法,全部在我面前裸露出来的时刻,我莫名的感觉到,他有了生理反应……

    他的下半身……似乎有什么东西……隔到了我……

    我“啊”的一声就尖叫了出来,而忽然间,滕柯顺势就朝着我吻了过来,他的吻很轻很柔,好像这轻轻触碰的一下子,就免去了我心里的抵触。

    脑子发晕之时,滕柯的吻顺着唇瓣流连到了脖颈……锁骨……

    好像我整个人都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好像我已经在心底,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他的呼吸粗重而炙热,我想,这一刻的我除了紧闭双眼,已经没了其他选择的余地。

    滕柯的右手缓慢的在被子外面游走,渐渐的,在他掀开被子的那一刻,他低沉的开了口,“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黑夜里,我看不清他的眼睛,他的轮廓迎着窗口微弱的月光,一切都刚刚好,一切都刚好这么冲动。

    我是爱着这个男人的,我想和他在一起,我想成为他的女人,我想把自己交给他,毫无顾忌的交给他。

    时间停滞的那三秒钟里,我没有做过多的思考,双手用力的抓在了他的肩膀上,指甲扣在他柔软的家居服上,身体稍稍撑起,朝着他的嘴唇便吻了过去。

    滕柯得到了我的信号,仿佛顷刻之间,他就由那个温柔儒雅的绅士,变成了不可克制的野兽。

    他坐起身,眨眼的功夫,便脱掉了身上的睡衣,他彻底掀开了我身上的真丝被,右手环在我的身下,轻轻将我拖起。

    无法抵抗的热吻,陌生却向往的肌肤接触,耳边的喃喃低吟,我想,从这一刻开始,我便完完全全的,从属了这个男人,不论未来要面对什么,我都成了他身体里的一部分。

    耳边,滕柯轻咬着我的耳垂,他那如潺流般的鼻息,不停的抚掠着我的耳廓,他缓缓的在我耳边停留,低声陈白,“我爱你。”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