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6章 命运的不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在我印象里,器官黑市,都是跟黑社会挂钩的,所以此刻的我,真的是紧张到爆炸。

    心脏就在嗓子口,感觉随时都能跳出来。

    不自觉的,我就站到了滕柯的身后,说:“你……你们敲门吧……”

    说完,身后的两个保镖,就要上前挨个试探一番,不过他们的手还没伸出去,突然,右手边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门开的一刻,我听到了里面传出的,报纸沙沙的声音,以及,一个嗓音很尖锐的男声,“没事啊!回去吃点消炎药就行了,死不了!”

    紧接着,门被彻底打开了,而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我要寻找的大嫂。

    大嫂看到我的一刻,她的脸色苍白无力,她头发已经油的成缕,整个人佝偻着,衣服褶皱而脏兮兮的,右手臂下,夹着一坨用报纸包裹的东西。

    我没办法想象,那个平日里虽然不善打扮,但却很爱干净的大嫂,如今会变成这副模样,可想而知,她应该……已经做过手术了……

    而且看这架势,已经做了有些时间了。

    哽咽的一瞬间,大嫂因为紧张,而掉落了胳膊下方的那个报纸袋子。

    红色钞票显露出了一角,那里面,是成摞的钞票,大概几万块的样子。

    我彻底说不出话,大嫂就搀扶在门边,进退两难。

    这时,屋子里的那个男人闻声走了出来,当他看到我们的时候,即刻,他回头冲屋子里大喊:“给我来人!”

    屋子里陆续跑出来了几个男人,看样子,是个团伙。

    我看不见屋子内的状况,因为门口的位置,有垂放的遮挡帘子,里面的人出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消毒水味。

    这里应该就是作案现场。

    我们谁都没说话,也没有轻举妄动,滕柯反应倒是冷静,他侧头递给两个保镖眼神,随后,他拉过了我和大嫂,低沉道:“走。”

    我弯身捡起了地上的钱,急忙就要跟着滕柯离开,两个保镖替我们堵在了门口,不让那些人靠近我们。

    屋子里的那些人一直在滋哇乱叫,他们想确认我们的身份,他们很怕,我们是警局的卧底,或者是找麻烦的人。

    我们什么都没说,毕竟现在只想把大嫂安全带走,至于报警之类的事,事后再说。

    我和滕柯把大嫂带下楼以后,我们上车,就离开了这里。

    这一路,我一句话都没说,车子里很安静,大嫂也没有想跟我解释的迹象。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一摞被包裹好的钞票,我回过头,将钞票递到了大嫂的面前,说:“还给你。”

    大嫂颤颤巍巍的接过了钞票,她羞愧的看着我,接着又低下了头。

    我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转头冲滕柯说:“我们去医院。”

    滕柯应了声,大嫂却紧张了起来,“我不去医院!去医院做什么!”

    本来我的心情就很差劲,大嫂开口时,我忍不住的就责怪了过去,“你是连命都不想要了吗?就为了那几万块钱?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忽然,大嫂在后座上抽泣了起来,“我需要钱,我需要钱打官司!我得要回我的女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寄托和希望了,我就算是死,也要把她抢回来!”

    我崩溃道:“那你就去卖自己的器官?你就不怕,自己死在手术台上吗?他们是黑市啊!他们拿走你的器官,他们是盈利最大的一方,难道这点你不清楚吗?你这根本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大嫂哭泣着摇头,“可是医院不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我做手术的,我不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到钱!我等不起了,我必须有钱,才能夺回我的女儿!”

    看着大嫂无助的模样,我心里已然是五味杂陈,我很想站在她的角度去思考这件事,但是我办不到。

    或许大嫂她从小没接受过什么文化,做事总是一根筋并且冲动,所以难怪,她会被那些黑心的组织,欺骗到这种地步。

    后座上,大嫂很小心的抱着怀里的那摞人民币,好像对于她来说,那些钱,就是她的全部。

    我们的车子抵达医院时,我和滕柯将大嫂送上了楼。

    不出意料的,大嫂卖掉了自己的一个肾,我不清楚那些人是怎么给她开刀做手术的,但听着医生的意思,应该已经做了有些天了,而且,伤口严重感染。

    我和滕柯守在手术室外的时候,滕柯连续打了两通电话,挂断电话时,他和我说道:“医药费我会帮她出,我刚刚联系了基金会的人,会适当补助她的。”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谢谢你……”

    滕柯抓了抓我的肩膀,“我去楼下给你买些吃的东西,你在这里乖乖等我。”

    我点点头,滕柯就一个人下了楼。

    而这时,正在等候做二次手术的大嫂,忽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两个护士在她身后拉扯着她,都没能拉动。

    我还以为怎么了,走到门口时,大嫂的脸上挂着泪,狰狞的说道:“未晚!我真的不需要做手术!我的身体很好,我回家休息两天就可以了!我不能用我拿命换来的钱,再做这些手术了,我……”

    我用力的压着她的肩膀,喊道:“我求你理智一些行吗!手术费已经给你付过了!滕柯他联系了基金会的人,他们也答应,会给你补助了!”

    这时,大嫂的情绪才算是稳定了下来,可忽然,她跪在了地上,她身子渐渐发软的趴伏在了地上,接着,她冲着我,磕了两个响头。

    “未晚……谢谢你帮我……可我只能这样做了,我为了女儿,我只能这样做了……”

    有时候我不得不感叹,人和人的命运,是千差万别的,有些人的出身很低,他们接触不到外界丰富的资源,从而这一生,都要和贫穷做斗争,而有些人,他们一出生,就注定要做人上人。

    大嫂的命运,是无奈的。

    我蹲下身,搀扶起了大嫂的身子,说:“你有难处,你可以和我说,我会帮你,但你不能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去处理那些事……”

    大嫂已经说不清楚话,她眼泪簌簌的点着头,“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她并没有错,错的是命运的不公,错的是恶人的肆虐妄为。

    等我将大嫂劝回手术室以后,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一边,望着手术室门口发呆,而这时,令我意想不到的人,再次出现了。

    走廊的另一头,婆婆一路探望的巡视着,当她看到我的一刻,猛然就朝我冲了过来。

    (今天的第二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