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8章 托付一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医院走廊内,婆婆一听说要报警,就吓得连魂都没了,她胆怯的看着滕柯,支支吾吾的说道:“你真的报警了?”

    滕柯面色冷峻的说道:“我报警与否,全都取决于你。”

    很明显,滕柯的意思,就是让婆婆马上离开这里。

    婆婆的士气明显被削弱了一半,她恐惧又痛恨的瞪着我和滕柯,语调发虚的说道:“好!我可以暂时离开这!但是蒋勤她欠我的那一万块彩礼钱,她是一定要还给我的!这是我跟她的事!你们管不着!”

    我和滕柯都没说话,接着,婆婆就灰溜溜了离开了这里。

    婆婆走后,病房里的护士刚巧在这时走了出来,护士看我和滕柯还在,就说道:“你们去休息区或者输液室等一下吧,手术可能会很久,因为还要做一系列的检查,等所有手术和检查都结束了以后,我去通知你们。”

    我点了点头,道了谢:“谢谢你了。”

    回身,我拉着滕柯的说:“走吧,去我哥的病房坐一会儿。”

    我和滕柯去了唐萧的病房以后,刚巧母亲也在病房里,母亲正在沙发上切着水果,看到我和滕柯的时候,母亲的神色先是迟钝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起身问了好。

    滕柯很客气的回了礼,母亲就悄悄的把我拉到了一边,说:“你怎么把他带来了啊?来看你哥?”

    我安抚着母亲的手臂,说:“妈,这件事说来话长,哥怎么样了?”

    母亲的脸色有了缓和,“迹象很好!状态也很稳定,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有他们说的那种奇迹。”

    说到所谓的“奇迹”,母亲还是失落了一下,因为我母亲就是医生,对于唐萧能不能醒这件事,她心里很清楚。

    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不能,剩下的百分之十,是留给人奢望的。

    说完,母亲指了指沙发上的位置,冲滕柯说:“小滕你坐吧!不用客气。”

    滕柯倒是安静的坐进了位置里,他看了看我,接着冲我母亲说道:“伯母,我和未晚的事,不知伯父和您说了没有?”

    母亲顿了一下,接着点点头,“嗯……”

    滕柯直入主题,“我这边,打算办一场婚礼,所以想征求一下……”

    滕柯的话还没说完,我母亲就打断了他,“小滕啊,对于你和未晚的事,其实我和她爸,一直都觉得挺牵强的。你们一路走到现在,很不容易,不过,很多人也都不看好!我女儿呢,我最清楚她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她性子软,重感情,其实未晚她挺单纯的,因为从小到大,我们都没让她吃过什么苦。”

    听了母亲的话,我心情难过的抓了抓她的手腕,母亲继续道:“我说句不好听的,之前她和周子昂结婚的时候,我和她爸,是极力反对的。因为周子昂那个孩子吧,心思太多了,而且家庭环境,也挺不尽人意的。但我们想着吧,婚姻是要两个人感情到位才行,如果我们强行拆散他们俩,那未晚肯定会伤心,所以,就顺从她了。可这一次我们顺从了,得到的结果,却是未晚的离婚和被伤害。”

    母亲叹了口气,眼睛里莹着闪烁,“我和未晚爸,是真的很爱未晚,毕竟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现在,她哥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就更加的,把注意力放在了未晚的身上。如果,未晚再出什么差错的话,我和她爸,都会承受不住的。”

    母亲转头看了看我,她的另一只手搭在我的手背上,冲着我说道:“你的第一次婚姻失败了,我们一家人都跟着你难受,所以,妈不想再看着你第二次受伤害了。以前,是我和你爸愚昧,随随便便的,就让你结婚了,这一次,不会这么草率了。我们宁愿你单身一辈子,都不希望,你再因为感情上的事而吃亏。”

    母亲的心,我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而滕柯听了这些话以后,他的表情变得很沉重,因为母亲字里行间的意思,都是在拒绝滕柯。

    滕柯一时间说不出话,为了打破这僵硬的气氛,我笑着开了口,“妈,那些都过去了,这世上会有几个周子昂啊!我第一次得到了教训,以后肯定不会了!”

    母亲摇了摇头,她笃定的看着滕柯,说:“小滕,我理解你现在想和未晚结婚的心情,毕竟你们年轻,年轻人都冲动,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你和未晚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母亲微微颔首,“之前未晚的父亲,是希望她去澳大利亚留学的,而且我们都觉得,她的年纪不大,出去留学充充电,回来刚好三十左右,正是成家的好时候。现在的孩子结婚都晚,我还是希望,我们未晚,能先把自己的事业搞定,让她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享受生活,然后再去抉择,自己到底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说完,母亲冲着滕柯放松的笑了笑,“你应该能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情吧,我想,你的父母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

    面对母亲的苦口婆心,我和滕柯都不知所措。

    我能预料到母亲会反对我,但没想到,她会给出这么多的理由。

    母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理,说的让我和滕柯,没办法反驳。

    气氛僵持了好一会儿,滕柯忽然开了口,“未晚出国深造的事情,我不反对,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先把婚礼办好,毕竟我和未晚,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如果你们觉得,现在就让未晚进入妻子的角色太早,那我完全可以等,等她留学回来,我们再考虑一起生活的事情,这些事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当一向话少的滕柯,跟我的母亲说出这些心里话的时候,我完完全全觉得,我找对人了。

    这个男人,是值得我托付一生的。

    面对滕柯的执意,母亲沉默了小一会儿。

    忽然,母亲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俩的事,具体要怎么整理,以后再慢慢商量吧!而且,这不是我们一方就能决定的事,我们怎么都要和你的父母见一面的,如果大家的意见一致的话,我们才能谈接下来的事情。”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