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9章 我想去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于婚礼的这场谈判,滕柯和我的母亲,始终是没有达成共识。

    而我很清楚的知道,关于我和滕柯的婚姻事宜,必定是一场持久的战争。

    大概在病房里休息了有一段时间以后,我们的房间门,被敲开了。

    走进来的是负责大嫂手术的护士,护士进屋时,疲乏的说道:“蒋勤的手术已经做完了,你们去照看一下吧!院长帮你们调换了病房,就在隔壁。”

    我和滕柯同时起了身,我们俩一前一后的走去大嫂的病房时,不巧,屋子里面传出了脚步声。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那个没脸没皮的婆婆周淑芹,竟然趁着我和滕柯不在的时候,又回到了医院。

    或者说,她压根就没走。

    我和滕柯站在了门口,发现屋子内的婆婆,正在寻找东西,我估摸着,她是在找大嫂的那几万块钱。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到底是贫瘠到了什么地步,能这么厚颜无耻的,对大嫂的舍命钱,如此的契而不舍。

    病房里的婆婆还以为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滕柯要往屋子里面走,我就作势拦了一下。

    我和滕柯就站在门口,只见,屋子里的婆婆来来回回的在屋子的角落里和柜子里寻找。

    就在婆婆抓心挠肝之时,婆婆忽然走到了病床前,她伸手就朝着大嫂的脸狠狠的拍了两下,说道:“你给我醒过来!”

    此刻,婆婆的脸上,是凶巴巴的恶人相,我心里已然是怒火冲天,而这时,大嫂当真睁开了眼。

    大嫂的模样很虚弱,嘴唇泛着白。

    婆婆见大嫂醒了,直接恶狠狠的询问了过去,“钱呢!你把钱放哪了!你一下拿了几万块,这次可以还我的彩礼钱了吧!赶紧说,钱让你放哪了!”

    大嫂说不出话,胸口剧烈的起伏,随后控制不住的咳嗽。

    我甚至能想象,她身体起伏的时候,伤口有多疼。

    婆婆伸手就朝着她的胳膊掐了过去,“你少给我装死!赶紧说!钱让你放哪了!别忘了,如果没有我给你介绍卖器官的人,你根本拿不到那些钱!”

    病床上的大嫂依旧虚弱的说不出话,我忍受不了的走进了病房,婆婆看到我的一刻,着实吓了一跳。

    我从包里拿出了大嫂用报纸包裹的那摞钞票,冲婆婆说道:“你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你和蒋勤说没用。”

    婆婆即刻就冲着我手里的钱走了过来,“你把钱给我!我也不要多,一万块就够!”

    这时,病床上的大嫂很艰难的侧过了身,“不能……不能给她……”

    婆婆回过头,难听的辱骂了过去,“你给我闭嘴!如果没有我,你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这时,站在我身后的滕柯想都没想,直接就打了110,他张口就说出了贩卖器官的事情,婆婆一听,整个人都慌了。

    婆婆指着我和滕柯,说:“你们两个!你们两个疯了?卖器官的那些人跟我没关系!”

    滕柯拉着我的肩膀,就将我拖到了一边,随后冲着婆婆说:“你想解释,就和警察解释,如果你今天从这里拿走了钱,那你的罪名,就不单单是贩卖器官一件事了。”

    眼前,婆婆伸手就要从我手里抢走钞票,我向后躲的那一刻,滕柯忽然从我手里抓走了钱,他“砰”的一下直接将钱扔到了婆婆的怀中,说道:“你想要,那你就拿走,至于你拿钱的原因,你可以去和警察解释。”

    这时,婆婆当即松开了手,厚厚的钞票落在了地上,没人去捡。

    婆婆眼神发贼的看了看我和滕柯,随即瞄准我和滕柯间的缝隙,就要逃跑。

    滕柯伸手阻拦了一下,说道:“现在走,恐怕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婆婆嗓音发颤的骂道:“你给我滚开!”

    滕柯扑了扑自己的袖口,冷傲的说:“逃跑的话,罪名就又增加了。”

    总之,无论婆婆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她都是死路一条。

    而仅仅两分钟之后,我们这一层,就跑来了警察,这警局就在这医院楼下,出警的速度,也是相当的及时。

    警察一来,婆婆就傻眼了,婆婆想跑,但警察已经将她束缚住,滕柯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状况,而后,警察就将婆婆带走了。

    病房一恢复平静,我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我和滕柯走进病房,大嫂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用纸巾帮她擦了擦泪水和汗渍,大嫂就喃喃的开了口,“未晚……我不想活了,我想去死……”

    我一点都不觉得,她的这句话,是出于冲动,才说出口的。

    她说的很认真又很绝望,或许现在对于她来说,死是唯一的解脱了。

    我抓了抓她的手,说:“如果连你都想死的话,那唐萧应该怎么办?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但他的身体还在努力的吸取养分去生存,你比他幸运多了,起码,你还有自救的机会。”

    大嫂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如果我的女儿知道,她的母亲,曾经为了她做过这么愚蠢的事,她应该会觉得很丢脸吧?”

    我摇摇头,“她会感激你,会感激你给了她完整的生命,感激你曾为了她,这么的努力。所以,既然你已经坚持到这里了,那就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我努力的冲她微笑,“不过,我不是说,让你用尽一切努力的去打官司,和秦铭作对。我是希望,你能真正的拥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你只有像柏慧那样,能够支撑甜甜的生活了,甜甜才有可能,自己回到你的身边。”

    这句话说完,大嫂的眼里闪了光,或许,她此刻才明白,自己和柏慧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也许,她才刚刚体会到,她和女儿之间的阻拦到底是什么。

    问题所在并不是我们不帮她或是她命太苦,而是,她必须要变强大,强大到,可以独立抚养自己的女儿。

    大嫂彻底安稳睡下以后,我和滕柯在楼下买了餐点,分别给母亲和大嫂送去了一份。

    晚上我和滕柯回到他的别墅时,刚到家门口,负责我哥那个案子的林律师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过两天开庭的事,有一些东西要提前准备一下。

    (今天的第二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