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3章 艰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对陈敏蓉的故意针对,我基本上是把自己变成了忍者神龟,有时候我都在想,她会不会是到了更年期了,所以总是对我这么不客气。

    明明,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可她非要选择最伤人的方式。

    陈敏蓉拉着滕柯的胳膊就要往客厅走,终于,滕柯忍受不了,他甩开陈敏蓉的手,说道:“你要来家里,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

    陈敏蓉瞪了瞪眼,“你是我儿子,我来这里看你,给你带吃的东西,还用提前告诉你吗?”

    滕柯说道:“那既然来了,就好好坐下来吃顿饭,又为什么处处都要针对唐未晚?”

    陈敏蓉侧头看了我一眼,继续对滕柯说道:“我有针对她吗?我不过,是让她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家务,难道这也不对了?那照你的意思,以后家里的每一顿饭,都要家嫂来负责?她都不做家务,不下厨吗?”

    陈敏蓉很无力的笑了一声,“滕柯,你是想娶回来一个王母娘娘,然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伺候她吗?”

    陈敏蓉指了指屋外的滕小川,“你看看你儿子,都被这个女人带成什么样子了?小川现在,跟野孩子有什么区别?你是希望,你儿子成为下等人吗?一个普本大学毕业的女人,她能教给你儿子什么好?”

    忽然,滕柯的语气变的很暴躁,“所以说来说去,你就是来这里找唐未晚麻烦的!你真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我们,会让你达到目的吗?”

    滕柯崩溃的捏了捏自己的额头,说道:“我和唐未晚已经结婚了,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很清楚,我也能接受!她和小川相处的很好,她的育儿方式,也完全没有问题!小川的学业是完全交给学校的,他在家里根本就不需要学习,你的那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滕柯说完,陈敏蓉就埋怨了起来,“你和我说这么大声做什么!滕柯,我是你的母亲啊!我在担心你和小川的生活,难道这也成错了吗?我现在都已经不强制你和叶姝予在一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滕柯后退了一步,无奈的说道:“好,是我没有顾虑到你,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那为了避免你再因为我的事而伤心,你就不要再来这里窥探我的生活了,行吗?”

    话落,陈敏蓉的眼睛里泛出了眼泪,她低了低头,轻轻的抽噎道:“你是不想要我这个母亲了,是吗?为了一个唐未晚,你放弃了生你养你的母亲!”

    陈敏蓉的眼泪在脸颊上涕泗横流之时,滕柯的态度,已然软了下去。

    毕竟那是他的母亲,他怎么都不能,再用语言去伤害她。

    我站到了滕柯的身后,推了推他的身子说:“你们先吃饭吧!我收拾收拾就好了……”

    滕柯还没开口说话,陈敏蓉就赌气走出了厨房,她坐在餐桌上不停的哭,嘴里断断续续的说道:“别人都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我辛辛苦苦把你带大,可结果呢,你要跟别的女人结婚过日子了,就彻底不要我这个妈了!我怕你婚姻受委屈,就给你安排门当户对的姑娘,你拼死和我反抗,甚至还和我反目成仇!现在我不强迫你结婚的事了,你又开始站在外人那边来抵制我!”

    陈敏蓉泪眼汪汪的抬起头,看着滕柯说:“你小时候出生,我差点因为你难产而死!生完你以后,你奶奶怕我身体不行,就死活不让我再生了,我们全家都把你当祖宗一样的供着,从小到大,你的一切,都是我来打理。你父亲做生意,没空管家里的事,我又放心不下保姆的手法,所以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陈敏蓉拍着自己的胸口,“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有体谅过我吗?现在你是大人了,可以随意处理自己的一切事务!可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一个孩子!我是你的母亲啊!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如果说,陈敏蓉今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我和滕柯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那我觉得,以后我和滕柯的路,还会很漫长很漫长。

    陈敏蓉她始终都不会认可我的,而滕柯呢,他很难在两个女人之间做抉择。

    这个局面,就好比我和陈敏蓉同时落入了水中,然后让滕柯决定,他到底应该先救谁。

    所以,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我要学会游泳,并且要什么游泳姿势都会。

    滕柯为难之时,我洗干净手,走出了厨房,说道:“陈阿姨、滕柯,早饭我就不吃了,我先走吧,公司今天还有……”

    我以为,我一走了之,这事就算是能彻底停止了。

    可是,陈敏蓉比我快了一步。

    她当即站起身,声音委屈而倔强的说道:“不用你走!我走!就当我这个儿子白养了,反正我就是一个苦命的人,我老公不认可我,我儿子也不认可我,我婆婆也不认可我!你们慢慢吃吧,我走了!”

    滕柯上前就要阻拦,陈敏蓉却忽然停住脚,回头说:“我现在就走,但我必须把小川带走!我实在没办法放心,一个家庭背景都搞不清楚的女人,会把孩子照顾好!”

    话落,陈敏蓉就喊了家嫂,让家嫂把滕小川抱过来。

    滕柯倒是没有阻止,因为这个时候,还是顺从点比较好。

    陈敏蓉带着滕小川赌气离开以后,滕柯焦头烂额的坐在了沙发里。

    他双手扶着额头,脸色很差劲。

    我坐到了他身边,抓过了他宽厚的手掌,说:“要不……我们就按照我母亲说的那样,让我出国留学吧!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可以让双方的家长,都冷静一下……”

    突然,滕柯转身抱住了我,他用力的环着我的肩膀,低沉道:“谁都不会走,我们之间的事,会变好的。”

    我也希望,我和滕柯能顺利一点,但摆在我们面前的阻碍,实在是太多了。

    我当真不希望,滕柯因为我而跟陈敏蓉闹翻,滕柯他是爱着自己的母亲的,就像我也爱我的父母一样。

    我们都要顾及各自家庭的感受,所以,我们很艰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