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3章 我在惩罚自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并不凉爽的天气,紧紧贴合的胸口和后背。

    人行路上,滕柯背着我,穿越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

    情绪渐渐平稳之时,我环着他的脖子,说:“为什么不打车?难道你打算一直背着我回家吗?你都不会累吗?”

    滕柯继续闷声向前走了一段路,等到我们走近冰淇淋的摊位旁边时,滕柯微微侧了头,问道:“想吃凉的东西吗?”

    我用力的抱紧了他,“要。”

    滕柯背着我在冰淇淋的摊位旁付款买蛋卷,一旁,一个正在吃零食的七八岁小姑娘抬头看着我们说:“叔叔,这个姐姐怎么了?你为什么要一直背着她啊?”

    滕柯毫不犹豫的就搪塞了过去,“她残疾。”

    我伸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滕柯!”

    滕柯憋不住的笑了一声,这时,我们的冰淇淋做好了。

    我手握着两个蛋卷,一个自己吃,一个喂滕柯。

    感觉,有点喂小狗的感觉。

    我趴伏在他的身上,说:“吃完这个,我们就打车走吧,我怕你走到家,会累吐血!或者,我们去附近的药店,买创可贴,顺便买双拖鞋,这样我就可以自己走路了。”

    滕柯没有回答我,莫名间,我感觉他是一头任劳任怨的老公牛。

    想着,我就笑出了声,滕柯侧了一下头,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我摇摇头,贴在他耳边说:“你不生气了吗?刚刚你一直自己走,我还以为你发了很大的火。”

    滕柯停顿了一下,说道:“生气,不过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我的老婆因为我而受了伤,我却没注意到。”

    我点点头,“亏你还有良心。”

    他淡淡的笑了一声,“所以,我现在不是在惩罚我自己吗!我今天把你背回家,这样以后,只要我和你闹矛盾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今天遭过的罪,以后,就肯定不会扔下你不管了。”

    所以说,这一刻的滕柯,是在惩罚他自己。

    我忽然有些心疼他,他总是这样,做什么都不愿意言说,自己默默的做,默默的承担,默默的消化。

    他是一个很沉闷的男人,但也是一个很暖心的男人。

    蓦然间,我再一次,无法克制的联想到了小川的母亲。

    就如刚刚顾昊辰在车上和我说的,如果我和滕柯真的彻底在一起了,那么小川的母亲,很有可能会出来反对。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的孩子有了继母,我也会不安。

    当我们站在路边等待红绿灯的一刻,我很小心的,在滕柯的耳边开了口,“滕柯……其实我很想知道,有关于小川母亲的事……”

    可就在这一刻,在我说出我想知道有关小川母亲的事情时,我们的面前,呼啸而过了一辆很大的卡车,鸣笛声刺耳,完全掩盖住了我说话的声音。

    车子一过,滕柯侧头问道:“你说你想知道什么?”

    我摇了摇头,“嗯……没什么……没什么……”

    我心里很紧张,或许不是为了滕柯而紧张,而是为了我自己。

    我迟迟不开口,怕的就是,一旦我得知了滕柯和小川母亲的过往,我很怕,我会成为那个斤斤计较的女人。

    我会嫉妒她曾占用了滕柯的青春,我会嫉妒,他们之间的过往,更会嫉妒,她曾为了滕柯,生下了如此可爱的小川。

    是我没有做好准备,我还没能,坦然的接受滕柯的过去。

    过了马路,我和滕柯打车回了家,或许是太疲乏的原因,车子回家的路上,滕柯在后车座上,打盹睡着了。

    他靠在我的肩膀上,右手一直攥着我的左手,一刻都不曾松开。

    他应该,也很没有安全感吧。

    出租车停在别墅院落门口时,我碰了碰滕柯的脑袋,说:“到家了!”

    滕柯睁了睁眼,在我的肩膀上蹭了一下说:“你真软……”

    “……”

    好吧,他的脾气可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下车以后,滕柯一直紧紧的牵着我的手,我们两个朝着家门口的方向走,滕柯就冲我叮嘱了过来,“你和顾昊辰,近期都不要见面了,我倒不是担心你会怎么样,我是担心顾昊辰,会一直对你……”

    我点着头,“嗯,我都听你的,不过,这件事昊辰没有错,我们都应该给彼此时间。”

    话落,我和滕柯同时在家门口的方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滕柯的新管家,魏蓝。

    魏蓝的身边立了一个不算大的黑色行李箱,他穿了一身纯黑的西装,笔直的站在门口的位置,像是一尊雕塑。

    我和滕柯走上前,魏蓝就很专业的冲着我们点了头,利落的说道:“滕总,我是来报道的。”

    滕柯点点头,“交接办理好了?平时的注意事项,庄管家和你沟通过了吧?”

    魏蓝应着声,“都交代过了。”

    滕柯打开了家门,魏蓝就恭敬的在一旁等候我们进屋。

    滕柯先脱鞋进了大厅,我紧随其后的跟着光脚踩进了屋。

    我这头刚准备在屋子里寻找消毒水,这时,魏蓝就很快速的换鞋走去了杂物柜的方向。

    他从柜子里拿出了医药箱,随后站到了我身边,他很麻利的单膝跪地在我脚旁,随后打开医药箱,抬头冲我询问:“我可以帮您清理伤口吗?”

    我木然的看了一眼正准备去洗手间的滕柯,滕柯也愣住了。

    我低头看了看魏蓝,说道:“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我蹲下身就准备去拿医药箱里的东西,这时,滕柯走到了我身后,他压着我的肩膀,让我坐进了沙发里,随后,他很快速的开始帮我清理伤口。

    清理伤口的过程中,滕柯低着头,有意无意的冲魏蓝说:“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管,清楚么?”

    魏蓝当即站起了身,点着头说道:“对不起滕总,我以为这是我的分内事。”

    滕柯没说话,但我明显感觉到了滕柯的醋意。

    好吧,他现在,连管家的醋都开始吃了。

    伤口处理的差不多时,滕柯指了指一楼偏厅的一个房间,冲着魏蓝说道:“那是你的房间,你平时可以住在家里,也可以不住。”

    魏蓝很识相的说道:“滕总,我知道后院有给家嫂住的空余客房,我在那里休息就可以。”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发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