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4章 撞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得不说,滕柯新招来的这个管家,真的很会审时度势。

    他知道滕柯很在意其他男人靠近我,所以,在滕柯说出,他平时可以住进家里,也可以选择不住的时候,魏蓝选择了家嫂的客房。

    家嫂的客房条件当然不会有别墅里的客房条件好,很明显的,他在跟滕柯表露自己的忠心,为的就是让滕柯不会对自己有戒心。

    魏蓝去后院的矮楼收拾好东西以后,他开始按着庄管家平时工作的顺序,一样一样的去盘点整理。

    庄管家在的时候,他老人家需要管理的事情很多,大到查收滕柯的工作邮箱,小到给别墅院落里的花花草草浇水。

    魏蓝的出现,就如同庄管家的影子,所有的工作一样不落,而且做得还很细致。

    大概下午两点钟左右,我和滕柯刚睡醒午觉,魏蓝就端着笔记本等在了大厅里。

    我和滕柯一前一后的走下楼,魏蓝就迎面走了过来,他将笔记本端到了滕柯的面前,说道:“叶帆集团发来的请柬,邀请您和唐小姐一起出席婚礼。”

    婚礼,那就是叶炜和尹思晗的婚礼。

    滕柯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要不要下午陪你逛街?买礼服?”

    我惊讶道:“你愿意陪我逛街?真的假的?”

    这时,魏蓝提醒道:“滕总,您下午还有一个视频会议。”

    好吧,滕柯并没有时间。

    我说道:“算了,你在家吧!我自己去逛,礼服是肯定要买的,毕竟是尹思晗的婚礼,要穿的正式一些才是。”

    滕柯想了想,冲魏蓝说道:“你陪她去吧,如果下午有什么奇怪的人联络她,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白了滕柯一眼,“你现在竟然还学会,在我身边安插卧底了哦!”

    滕柯摇头笑了笑,说:“我是担心你。”

    下午我和魏蓝一起出了家门以后,魏蓝开车,我在后座上发呆。

    魏蓝的车子开的很平稳,不过路上他一句话都不说,除了中途接了一通电话之外,我就没见他有过别的动作和表情。

    下车的一刻,魏蓝帮我开了车门,我在车门边迟疑了一会儿,问道:“你的性格就是这样吗?你好像很不喜欢说话的样子,你是庄管家推荐过来的吗?”

    魏蓝摇了摇头,随后,他指了指购物中心的旋转门里侧,说道:“陈夫人已经等在里面了,您进去就可以看到她了。”

    我诧异道:“什么?”

    魏蓝的眼神也很惊奇,好似他对我的反应,很不能理解。

    陈夫人……这陈夫人,不就是陈敏蓉吗!

    我说道:“陈阿姨……也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魏蓝一头雾水,“我以为……你们是约好的……刚刚陈夫人打电话……”

    好吧,不知者不罪,他并不知晓,我和陈敏蓉的关系很紧张。

    所以,这陈敏蓉应该是在得知我逛街的消息以后,故意来等我的。

    我下车就要朝着门口走,不过走之前,我忽然想起了什么。

    我回头冲魏蓝问道:“你是怎么和陈阿姨联系上的?你怎么有陈阿姨的电话?”

    魏蓝很认真的说道:“是陈夫人先联系我的。”

    我点点头,“好吧……那你在这里等我吧,如果有事,也可以先走。”

    他恭敬的应声,“会在这里等您。”

    魏蓝把车子开走后,我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朝着旋转门的方向走去。

    刚进了购物中心的大门,我就看到了站在电梯口的陈敏蓉。

    我紧张的喘了两口粗气,朝着她走了过去。

    陈敏蓉上下打量我一眼,提醒着说道:“我在这里和你见面的事,你没和滕柯说吧?”

    我点头,“我也是刚知道,您在这里……”

    陈敏蓉继续道:“叶帆集团要举办婚礼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嗯,知道。”

    陈敏蓉声调傲娇的说:“叶帆集团和滕风集团,一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这次叶帆集团的大儿子结婚,我们滕家,是肯定要隆重出席并庆祝的,但你也知道,叶姝予是叶帆的小女儿,这婚礼上,姝予也是重头戏。”

    我似乎猜到了陈敏蓉要说什么。

    她继续道:“我今天瞒着滕柯在这里等你,就是要告诉你,叶炜和那个尹小姐的婚礼,你不能参加。如果你参加了,这叶家的长辈,肯定会对滕家有想法!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我为难了片刻,说道:“可我已经答应尹思晗,会出席她的婚礼了,我就算是不跟滕柯一起出席,我也是要做为尹思晗那边的亲友团,去参加婚……”

    陈敏蓉打断道:“你怎么就那么贪心?现在你已经得到我儿子了,我不过让你不要去参加一场婚礼,你就推三阻四的,跟我说这么多理由?你觉得你的那些借口,和叶帆滕风的关系僵化比起来,哪个更有说服力?”

    我低下了头,“可我已经答应对方了,滕柯也知道,我今天出门,是来买礼服的。”

    陈敏蓉说道:“礼服你照常买,别人的邀约,你也正常答应,不过婚礼那天,我不管你用什么借口,都不能出席。”

    “……”

    面对陈敏蓉的固执,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为了防止跟她争吵,我只能应付了事的答应她。

    我说道:“那我先买礼服吧,参加婚礼的事,我会找个机会推掉。不过礼服总要买的,要不滕柯会心疑。”

    陈敏蓉点了点头,带着头说:“那就一起吧,正好我现在闲的没事情做。”

    确定自己真的要和陈敏蓉逛街,这一刻开始,我的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

    我们两个在女装区绕了很久,基本上所有我看中的衣服,她都看不上,而她又不给我出建议,就不停的否定我。

    当我快要走瘫掉的时候,我和陈敏蓉在一家咖啡店坐了下来。

    喝冰饮的过程中,陈敏蓉对着窗户外面的商场巡视了一圈,说:“以前建仁不忙的时候,他就经常陪我在这里逛,他的眼光可是很挑剔的,就你刚刚挑的那些衣服,都不可能入他的眼。而我儿子刚好遗传了他爸的那些小习性,我估摸着,滕柯也不会喜欢你挑选的那些东西,毕竟太廉价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当真是五味杂陈,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默默的接受。

    而这时,我的鼻息里忽然就飘过来了一股刺鼻的香水味道。

    熟悉!非常的熟悉!

    我侧过了头,结果,竟在店门口的位置,看到了滕建仁和他的小三。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