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6章 梁琴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关于滕建仁出轨的事情,陈敏蓉老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虽然我不清楚,她到底知道了多久,但这些日子,她应该一直都在隐忍。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当她询问我,滕建仁和小三是否已经离开的时候,我只得平静的应声,“嗯,已经走了……”

    忽然,陈敏蓉站直了身,她重新拿出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那股子态势,低头擦了擦身上的污渍,说:“走吧,不逛了。”

    她转身就要走,不过在走出拐角的时候,她还是刻意迟疑了一下,可能她也怕,再一次碰见滕建仁和小三。

    我跟着她往商场的出口方向走,可刚走几步,陈敏蓉忽然又急切的 转过了身,躲在了墙壁柱子的后面。

    我朝着反方向看了过去,原来,在卖墨镜的专柜处,滕建仁和小三正有说有笑的在那里购物呢。

    我忍不住的站到了陈敏蓉的身后,冲她说道:“为什么你要躲藏?做错事的人,明明就是他们俩!”

    陈敏蓉眼神犀利的看向我,她有怒火憋在胸口,但一时间,发泄不出来。

    忽然,她转身就绕着方向往出口的方向走,我一路小跑的跟在她身后,问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吗?那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和滕叔叔说清楚?那个女人我看到她很多次了!难道你忘了,很久之前的一次,我们曾在商场里,跟那个女人厮打过吗?所以说……滕叔叔他老早之前就已经出轨了!”

    突然,陈敏蓉冲我吼了过来,“所以呢!让你看笑话了是吗?你早就知道我老公出轨了,然后你却像看戏一样的看着我出丑!现在你开心了是吗,觉得报复到我了?”

    我无法理解的摇着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只是在心疼你而已啊!我不希望你变成那个唯唯诺诺的人!被出轨的滋味我体会过,你不应该这么藏着掖着的去忍受!”

    陈敏蓉冷笑了一声,“你懂什么?你一个没成家的女人,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

    的确,我什么都不懂,但我最不懂的,就是为什么要忍受。

    忍受的人,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我点着头,带着怒气说道:“是,我不懂,那你就懂了?其实第一次我们和那个小三厮打起来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她和滕叔叔的关系了吧!否则那天回家以后,你也不会质问滕叔叔,为什么全世界限量的两个包包,会在那个女人的手上出现!”

    眼前,陈敏蓉默了声,她怒气汹汹的看着我,想发火,也想哭泣。

    她的脸憋的通红,好似整个人,瞬间就能爆炸。

    我不清楚她还打算怎么跟我狡辩或是发火,这时,她扭头就要离开,“我不想和你说这些事,这是我家里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的确,这是他们家的事,我没资格管。

    就这样,从她跟我撇清关系的一刻开始,我识相的闭了嘴。

    我跟着陈敏蓉走出了商场,门口,魏蓝的车已经等在了那里。

    我们上车以后,我开口冲魏蓝说道:“先去老宅,然后再回滕柯那里。”

    魏蓝点了点头,车子发动了。

    而全程,陈敏蓉都没说一句话,至于她最开始警告过我,不让我去参加尹思晗婚礼的那件事,也都被她忘到了脑后。

    滕建仁的事,给她的打击真的蛮大的。

    我想,对于滕建仁出轨的事,她此前一直都是有所察觉的,不过这次,她抓到了现形,一切也就都水落石出了。

    车子抵到老宅门口时,远远的,我就看到了滕柯奶奶在陪小川在院子里玩耍。

    我没下车,陈敏蓉就快速的打开了车门。

    而车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她消失很久的笑容,即瞬,就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

    我沉沉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百感交集。

    魏蓝重新发动车子,我们回了滕柯的家中。

    一进门,滕柯正在书房里进行着电子会议。

    我换好衣服去了厨房,准备了几样水果,等在了大厅。

    没一会儿,滕柯抻着懒腰走出了房间,他看见我时,惊讶了一下,“回来的这么早?衣服买了吗?我的配套西服也买了吗?”

    我端着餐盘走到了他面前,接着摇摇头,“什么都没买。”

    滕柯皱了眉。

    这时,一直在大厅一角整理废旧公文的魏蓝走了过来,他很愧疚的开始跟滕柯道歉,然后把陈敏蓉在商场堵我的事情,交代了出来。

    滕柯崩溃的扶了扶额头,叹气道:“我妈一定是更年期到了……她以前不这样的。”

    我摇摇头,说:“我们去书房吧,我有事要跟你讲。”

    滕柯跟着我去了书房,我把果盘放在了桌子上,郑重的看着他说:“今天我和你母亲,在商场看到你父亲了,然后你父亲……带着那个小三……在逛街。”

    滕柯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去,“然后呢?”

    我抿了抿嘴唇,“阿姨她……其实早就知道你父亲出轨的事情了,不过今天,让她撞见了,她哭了,而且情绪挺失控的。不过,她并没有出现在你爸的面前,她自己一个人躲起来了。”

    这时,滕柯拿起手机就准备打电话,我上手阻拦了他,说道:“你要给谁打电话?你父亲?还是你母亲?”

    滕柯摇摇头,“给秘书打。”

    我松开了他的手,随后眼看着他打通了秘书的电话,而没一会儿,滕柯就拿到了有关滕建仁小三的一切消息。

    这个小三,比陈敏蓉小了七岁,今年四十五,她跟滕建仁是小学同学,两个人认识很多年了。

    按着秘书偷偷调查出来的资料显示,滕建仁在年轻的时候,和这个小三交往过,而且两人的感情也还不错,不过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人就分开了。

    这个小三的家境很差劲,在彻底被滕建仁包养以前,她自己做的个体户,收入基本上是入不敷出。

    小三的名字叫梁琴钰,秘书发来的个人资料上,她的照片和现在有很大的出入,看样子,是整过容了。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