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9章 那就离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滕建仁这所谓的惊喜,不过是给小三买了东西而已。

    滕柯故意说出这些话,也就是想看看滕建仁是什么反应。

    而此刻,陈敏蓉的心里也是心知肚明。

    这时,滕建仁可能是因为心虚,转移了话题。

    他抬头看着我和滕柯,问道:“你们两个的事,解决的怎么样了?”

    滕柯放下了筷子,认真的回答了滕建仁的问题,“打算举办婚礼了,这也是奶奶所希望的。”

    奶奶跟着应声,“对!既然两个孩子已经领证了,而且,他们的感情还这么的好,那就应该举办一场婚礼,也该让滕柯这孩子,安安稳稳的有个家了。”

    滕建仁一脸的不悦,“这件事为什么没通知我?”

    滕柯继续道:“您这么忙,怕是没时间来参与我的事。”他转头看着滕建仁,“对吗?爸?”

    滕柯的疑问句一说出口,滕建仁明显慌了。

    他心里必然是有鬼的,否则,也不会对滕柯的这个简短问题,这么的敏感。

    滕建仁轻咳了一声,说道:“你和唐小姐的事,再等等吧,家里人的态度,你也不是不清楚,我现在是忙,没时间管你的事,等我空闲下来了,我会找唐小姐的父母好好谈谈的。”

    所以,滕建仁对我的态度,是一如既往的排斥。

    滕柯坚定道:“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可以决定,你们不需要干涉太多。”

    滕建仁的语气严厉了起来,“你是不是有点太不把长辈放在眼里了?你之前和叶小姐的事情闹得有多大,你不清楚吗!现在外面是怎么传你的闲话的,你难道都不知情?”滕建仁的眼神变的很凶,“外面的人都说你脚踩两只船!生活作风不检点!”

    话到这里,滕柯笑了笑,“我检点与否,难道做父亲的您,不清楚吗?不过,我倒是想反过来问问您,您做到以身作则这四个字了吗?”

    这一刻,滕柯算是彻底把话题打开了,而奶奶也听出了这里面的不对劲,奶奶紧张的直了直身子,问道:“大孙儿啊……你在说什么啊?你说你爸……”

    滕柯还没开口,陈敏蓉就忽然站起了身,她转头冲着滕建仁说道:“建仁,你跟我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讲。”

    滕建仁跟着就要走,滕柯却阻止了过来,“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吗?”

    陈敏蓉的脾气即刻就冲上了头顶,“滕柯!你不要胡闹!”

    滕柯低垂了眼眉,随即站起了身,严肃道:“妈,到底是谁在胡闹?”

    陈敏蓉不说话,而滕建仁大概也是有所察觉,他把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仿佛,他在用眼神质问我,是不是我,把他出轨的事,透露给了滕柯。

    我别开了他的视线,滕柯就回头看着奶奶说:“奶奶,您先让家嫂,陪着您和爷爷上楼吧。”

    奶奶站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滕柯的面前,她用力的抓紧了滕柯的手臂,随后看着滕柯说:“大孙儿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奶奶?”

    滕柯安慰的抚了抚奶奶的后背,“您先上楼休息,没什么事的,都是公司的事。”

    滕柯的简单搪塞,让奶奶没了安全感,而此刻的奶奶,也似乎猜到了一二。

    其实,滕柯本来就没打算瞒着奶奶,因为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状态下,滕建仁对陈敏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奶奶都看在眼里。

    滕建仁到底有没有认真的经营这个家,奶奶都是心知肚明的。

    这时,奶奶走到了滕建仁的面前,奶奶深喘了一口气,不安的问道:“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敏蓉的事?”

    滕建仁极力的狡辩,“妈!您在说什么呢!”

    奶奶继续道:“我是你妈!从你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是眼睁睁看着你走到现在的!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能不清楚?我还以为,你这些年因为工作,所以无心顾及家!你对敏蓉冷淡,也只是因为工作太忙!可你……”

    奶奶的语调开始哽咽,但说话的力度,却依旧发狠,“我不是老糊涂!你们也别把我当成老糊涂!你们说的那些话,我心里明净着!”

    奶奶一把抓住了滕建仁的手臂,“你说,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敏蓉的事!”

    终于,在多方的逼迫下,滕建仁开始慌了。

    其实我真的没想过,滕柯会选择在这样的情景下,揭穿自己的父亲。

    或许,他是太爱自己的母亲了吧,也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事情走上绝路,从而,让陈敏蓉和滕建仁,做出最恰当的选择。

    滕建仁低着头不说话,奶奶就开始抓着他的袖口哭泣。

    奶奶年纪大了,哭声也显得很无力,而饭桌上,坐在轮椅里的爷爷,竟然也开始呼吸不顺畅。

    我急忙跑到了爷爷的身边,竟发现,爷爷呆滞的目光里,有泪水在闪烁。

    我的心狠狠的拧了一股劲,我站起身,冲着滕柯说:“你们去房间里谈吧……爷爷和奶奶,经不起这么折腾。”

    滕柯起身就招呼了家嫂,随后,将爷爷送上了楼。

    而楼下,奶奶迟迟不肯走,陈敏蓉和滕建仁就坐在沙发的两侧,奶奶坐在陈敏蓉的身旁,我和滕柯则站在沙发后侧。

    等着所有人的情绪都稍稍平静的时候,奶奶沙哑的开了口:“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敏蓉低着头不说话,滕柯也冷漠的不开口,滕建仁挣扎了一小会儿,终于发了声。

    “你们想多了,我没有做对不起敏蓉的事。”

    奶奶的呼吸开始变得焦躁而急促,滕柯则在沙发后面开了口,“下午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母亲也看到了您和那个女人一起出现在了商场,至于那个梁钰琴,我已经调查过了。”

    终于,滕柯彻底揭穿了滕建仁,而滕建仁则是完全的无地自容。

    不过,让我佩服的一点是,这种情况下,洒脱的滕建仁,没有再为自己辩解,他很直接的,就讲出了处理问题的办法,而且,很绝情。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就离婚吧。”

    (今天的第二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