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0章 是你活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十多岁的年纪,开口提离婚,这样的晴天霹雳,不论对哪个女人来讲,都是致命的伤害。

    陈敏蓉她的一生都在为滕建仁而活,当然,这不能说,感情的破裂,完全就是男方的错,因为从一开始,并没有人逼迫,你这辈子,必须为我而活。

    女人为爱而生,却也被爱迷惑,人生的节点上,迷失自我的,往往总是女人。而面对残酷的结果时,对方不会拿当初的山盟海誓来要求自己,他只会反问你一句,我当初有逼着你,完全为我而活吗?

    没有,没有人逼着你为谁而活,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

    是你活该。

    当滕建仁的狠心,从他的嘴里脱口而出时,我和滕柯,都诧异了。

    我还以为,凭着这么多年的感情和一路陪伴,他或多或少的,会做一些挽留。

    可事实告诉我,男人狠心起来,真的是什么都不在乎了。

    我只能说,那个小三很有魅力,她可以让一个已婚的老男人为她痴狂,甚至为她,放弃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庭。

    我甚至能预料到,在滕建仁开口说离婚的时候,陈敏蓉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不出意料的,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很伤心。

    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个人坐在沙发里,从头到尾的哭泣。

    客厅里的我们,全都不说话,滕柯没有埋怨滕建仁,甚至在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他对滕建仁的赞同。

    我想,滕柯是支持他们离婚的。

    而晃神的一刻,奶奶也跟着哭了起来,她抱着陈敏蓉的身子抽噎了很久,随后,她重心不稳的站起了身,她走到了滕建仁的面前。

    “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滕建仁的脸上。

    滕建仁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头,眼神里满是惊恐。

    奶奶颤颤巍巍的说道:“你马上收回你刚才说出口的那句话!如果你现在跟敏蓉好好的道歉,我还认为你是我儿子,否则的话,你给我滚出滕家!”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奶奶发火,好在,在出轨这事儿上,奶奶是帮理不帮亲的。

    滕柯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陈敏蓉的身边,他拉了一下陈敏蓉的手臂,说道:“可以了,既然要离婚,那就趁早,明天就去办理,我陪你们。”

    陈敏蓉无助的抬起了头,她带着怒火喊道:“你还是我儿子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怎么能让我和你父亲离婚!”

    说完,陈敏蓉不停的抓着自己的额头,低声道:“我不会离婚,我是不会离婚的!这里是我的家,我不会离开这里!”

    我能理解陈敏蓉此刻的恐惧,她生活在温室里太久了,滕建仁就是她的土壤,如果植物离开了土壤,会枯竭死掉的。

    身旁的奶奶继续捶打着滕建仁,她嘶吼道:“你马上和敏蓉道歉!你都多大年纪了,你怎么能犯这样的错!”

    这一刻,客厅里再次恢复了平静,我们都在等待,滕建仁的良心发现,或者是充满愧疚的歉意。

    可他还没开口,陈敏蓉就忍不住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拉着滕建仁的手臂,泪眼汪汪的恳求道:“我给你时间,去整理好你和那个人女人的关系,我知道你只是玩玩而已,你的心还在家里。我是不会离婚,这是我的家,我不能让外人对我的生活说三道四,你去和那个女人说清楚,以后不要再和你来往了。”

    面对陈敏蓉的低三下四,滕建仁竟然开始变本加厉,他推开了陈敏蓉的手,坚定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这段婚姻,我也忍受了很久。我想你也清楚,我对你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你不会跟我闹出这些事情的,但今天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没办法。我能给你的答案,就是离婚,是你自己撑不住,非要把事情闹到今天这步的,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我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到底是秉着怎样的三观,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而我也终于理解,为什么滕柯,会对自己的父亲,这么的冷漠没感情。

    可能在滕柯的印象里,他和父亲,本来就不亲近,而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是在母亲的关怀下成长的。

    可能真的应了社会上流传的那个形容词——丧偶式教育。

    滕柯没有得到很多的父爱,在他的世界里,母亲就是最重要的,所以,从我们确认彼此相爱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用很小心很小心的方式,让自己的母亲去接受这个事实。

    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他对自己的母亲,充满了敬畏。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不容易。

    终于,滕柯忍受不了父亲所谓的处理办法,他拉过了陈敏蓉的手,说道:“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赞同您和父亲离婚,今晚您和我走吧,去我那里。”

    陈敏蓉一把甩开了滕柯的手臂,声嘶力竭的继续哭泣。

    奶奶急忙走到了滕柯的身边,急躁的说道:“孙子啊,你不能劝他们离婚啊!他们可是你爸妈啊!你不要糊涂了啊!”

    滕柯很清醒的说道:“奶奶,母亲这些年受的委屈,还少吗?”

    顷刻,奶奶沉默了。

    而这时,滕建仁转身就要往家门口的方向走。

    滕柯在他身后快速的喊了一句,“既然您决定要离婚,那我今晚就委托律师拟写离婚协议,至于家产,您必须净身出户。”

    突然,滕建仁回过了头,他凶狠的瞪着滕柯说道:“你在说什么?这滕风是我一手打下的天下!你竟然让我净身出户?”

    滕柯平静道:“没有母亲,就没有您的今天。”

    我想,滕柯说的这句话,没有任何的问题,如果没有陈敏蓉,滕建仁是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我曾听滕柯说过,当年的陈敏蓉,也是有资格,凭着自己的实力,打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下的。

    但结婚以后,她彻底和职场断了联络,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

    一个女人用自己的青春和仕途,换回了一个完整的家庭,这是无价的,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