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6章 负责你的下半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的车子开回家以后,陈敏蓉一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句话也不说,一声也不吭。

    我想,她还是需要时间,让自己消化一下的。

    我提着那些购物袋子进了大厅,全身瘫软的坐进沙发里,没一会儿,家门口就有了动静。

    首先进屋的人是魏蓝,我心想着,应该是滕柯回来了,站起身迎接时,隔着几米远,就看到了滕柯。

    只不过,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滕建仁。

    不远处,滕柯的脸色很差劲,而滕建仁的脸色更差劲。

    我想,应该是梁琴钰告了状。

    我回头朝着楼上的方向看了看,陈敏蓉没有下楼。

    我当然不希望她下楼,如果这个时候让她看到滕建仁,她肯定是处于弱势的那一方。

    我迎接到了门口,嘴角挂着笑容。

    滕建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微笑着说:“滕叔叔。”

    滕建仁一如往常的对我翻白眼,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滕柯严肃着面孔,冲我说:“你上楼陪母亲吧。”

    我心想,这样也好,起码这样,能防止战争的发生。

    我转身就要上楼,可刚走到楼梯口,我就看到了二楼穿着睡衣睡裤的陈敏蓉。

    她神态平静的看着楼下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的情绪。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楼上的陈敏蓉就开了口,“是我让建仁来的,你们也不用瞒着我什么。”

    好吧,看来,这是一场主动邀约的战争。

    我退后了身子,陈敏蓉就走下了楼。

    她姿态平和的坐进沙发之后,站在一旁的滕建仁忍不住的开了口,“你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琴钰她被你们打成了什么样,你们不清楚吗!”

    显然,滕建仁是替小三来抱不平的。

    陈敏蓉还算沉稳的抬起了头,说道:“你以为她没动手吗?”

    说着,陈敏蓉就撸起了袖子,顺带着,她扯过了我的手臂,指着我和她手臂上的小小划痕,说:“我们也受伤了。”

    滕建仁癫狂的说道:“难道不是你们先动的手?如果你们不动手,她会反击?她现在已经被你们打到医院了!”

    滕建仁发火的时候,整张脸上的赘肉都在颤抖,那面红耳赤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被热水烫过的猪。

    陈敏蓉忍着心里的苦楚,冷笑了一声,“你和我生活了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如果不是她伤我伤的太深,你觉得,我会动手?”

    陈敏蓉直勾勾的盯着滕建仁说道:“这么多年,你见过我对谁动粗吗?你怎么就不想想,是不是你的那个小三,做了什么太过分的事!”

    听了这话,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终于!陈敏蓉她学会反击了!终于!不仅仅只是哭鼻子了!

    我还想着,如果她和滕建仁吵起来,她会不会还像昨晚那样,继续任人宰割。

    滕建仁向着陈敏蓉迈近了一步,指着她的脸说:“那你们就下那么重的手?你们是想打死她?”

    我趁着这个间隙,站到了滕建仁和陈敏蓉之间,我看着滕建仁,无畏的说道:“滕叔叔,我对天发誓,餐厅里的人,不仅仅只有我和陈阿姨打她了,她之所以会受伤,其他的顾客,也打她了。”

    滕建仁剑拔弩张的喊道:“你胡说什么呢你!除了你们俩,还会有谁对她动手!”

    我抿着嘴,尴尬的笑了笑,“因为她是小三啊,你也知道,小三就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

    我也不知道,在这样一个场合下,我冒然的说出这样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合适,但我说完以后,身旁的滕柯就憋不住的笑出了声。

    所幸,他是站在我这边的。

    滕建仁发疯似的大喊:“唐未晚!我还没同意你进我们滕家的门呢!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你给我滚出去!就凭你这样的家庭还想嫁给我儿子?你想都不要想!”

    这时,陈敏蓉开了口,“你不要转移话题,滕柯和未晚是领了证的,你现在说那些,也没用。”

    滕建仁不可思议的冷笑道:“所以你现在,为了针对琴钰,竟然和唐未晚站到了一边?陈敏蓉,我怎么就没看透,你是个这么多心机的女人!”

    陈敏蓉无望而失落的笑道:“真可悲,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没有发现我的优点,却只看到了这些。”

    滕建仁继续发疯道:“离婚!马上离婚!既然你已经跟我撕破了脸,那我也没什么好跟你周旋的!但是家产你绝对分不到一分钱!这些年我养你吃养你穿,让你过尽了风光的日子!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说到离婚,陈敏蓉不免的,还是露出了一点点的心虚。

    她坐在沙发里没有说话,眼睛的视线,就落在茶几上,没有任何的表态。

    滕建仁要上前拉扯陈敏蓉,企图从她的嘴里得到一个回应,滕柯怕滕建仁伤害到母亲,就上前阻拦了起来。

    滕柯挡在了滕建仁的身前,不让他靠近陈敏蓉。

    滕建仁用力的推搡着滕柯,滕柯没有还手,不幸的,滕柯被滕建仁狠狠的推到了装饰柜的旁边。

    装饰柜上摆放了瓷器,一不小心,瓷器就砸在了滕柯的头上,这一砸不要紧,滕柯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而那些瓷器碎片,在他的腿上割开了口子。

    我尖叫着冲到了滕柯的身边,而一直呆在二楼的管家魏蓝,急忙下楼寻找医药箱,给滕柯处理伤口。

    陈敏蓉看到这一幕,慌张的跑到了滕柯的身旁,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滕柯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即便腿上的伤口很深,鲜血蔓延了浅灰色的西服,他都没有表露出不满。

    滕建仁大概是觉得自己下手重了,他的表情有些愧疚,而这时,地上的滕柯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觉得你为了那个女人,这样做是值得的,那我们谁都不会阻拦你,你有权利选择你想要的生活。而且从一开始我就赞同,母亲和你离婚。但至于家产,我和母亲都不会做出让步,我会全权负责你的下半生,负责你的养老,但我不会让你用滕家的钱,去养那个女人。”

    (今天的第三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