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7章 礼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滕柯的话说完,我和陈敏蓉不约而同的对视在了一起。

    大概我们都觉得,滕柯他是一个好儿子,更是一个好丈夫。

    他没有推卸掉自己养老的职责,他说的很清楚,他会赡养自己的父亲,不让滕建仁的生活有任何的问题,但至于那个梁琴钰,滕柯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样的处理方式很好,我很赞同。

    滕建仁在听了这样的话以后,他几乎是气的说不出话,他站在原地缓了好长时间以后,恶狠狠的指着滕柯说:“这滕家,是我一手打下来的!你身为我的儿子,竟然敢跟我争夺家产?你觉得你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吗?别忘了,你的命都是我给的!”

    滕柯无力的笑了笑,“您给我过什么?您是给过我陪伴,还是给过我教导?从我出生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个很成功的父亲,可他们并不知晓,这个父亲,从来没有完整的陪过我一天,更没有陪伴过我任何一次生日!”

    这时,魏蓝搀扶着滕柯从地上站起了身,魏蓝将滕柯扶在了沙发上,滕柯坐下的一刻,因为伤口被小幅度的撕扯,他的脸也跟着抽搐了一下。

    短暂的疼痛感一过,他看着滕建仁说道:“我的这条命,是母亲给我的,你除了赋予我一个姓氏,其他的,你什么都没做。而你也别忘了,当初如果没有母亲,如果没有母亲的父亲协助你,今天的滕风集团,也不会存在。”

    滕建仁恼羞成怒的吼道:“滕柯!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和你妈一起赶出滕家!”

    滕柯笑了笑,说道:“怕是来不及了……您别忘了,我十八岁的那年,就已经开始掌管滕风集团了,您已经有多少年没接触过集团的业务,您心里应该有数。这些年,您只顾着走媒体方面的业务,早就已经被金融的时代潮流所淘汰,如果您把我驱逐出滕家,恐怕,这滕风也不会坚持多久。”

    这下,滕建仁是彻底没了士气,他气的浑身发抖,想说什么,却也说不出口。

    魏蓝在把滕柯的伤口做了包扎之后,滕柯搭着魏蓝的肩膀,站起了身。

    陈敏蓉担心的围绕在滕柯的身边,生怕他撕扯到伤口。

    滕柯很艰难的走到了滕建仁的面前,说道:“我本来也不想把我们家的关系搞成这样,但如果您觉得离婚会让事情得到解决,我完全支持你。但前提是,奶奶那边,要由您自己去说清楚。而且我希望,您到时候,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母亲的身上,您平时的处事作风,我还是很清楚的。”

    滕建仁心虚了一下,而这时,陈敏蓉站到了滕建仁的面洽,她伸手就推开了滕建仁的肩膀,喊道:“你给我走!赶紧走!别再出现在这里!走!”

    终于,滕建仁带着他的熊熊怒气,离开了这里,他走出家门以后,家里的房门被他重重的关合。

    滕柯侧头看了一眼魏蓝,说道:“你出去跟一下,父亲的身上有酒气,我怕他开车有危险。”

    魏蓝点点头,随后跟了出去。

    而这一瞬间,我完全体会到了滕柯两难的境地,他并不是无情的,只是在父亲和母亲之间,他总要做出选择。

    我和陈敏蓉扶着滕柯重新坐进了沙发里,陈敏蓉开始检查滕柯的伤口,随后将滕柯的裤子彻底剪开。

    伤口很长很深,刚刚包扎上的纱布,没一会儿就渗出了血。

    突然,陈敏蓉盯着滕柯的伤口就哭了,她哭的太难过太伤心。

    让我这个看客,都忍不住的想要跟着哭泣。

    滕柯勉强的笑了笑,拍着陈敏蓉的后背说:“妈,别哭了,你今天表现的挺好的。”

    陈敏蓉抽噎着身子,断断续续的说:“我本来不想对你父亲这样的,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的家庭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当我今天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么多年,我真的爱错了人……”

    陈敏蓉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他宁愿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他竟然可以,为了那样的女人和我离婚……为什么他是这样的人,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事……”

    可能,命运就是喜欢捉弄人,几十年的夫妻了,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最不了解的人,就是枕边人。

    看着情绪失控的陈敏蓉,我递给她两张纸巾,说:“不要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陈敏蓉低垂着脑袋,摇着头,“我真的没办法接受,离婚这件事……我已经五十多了,我……”

    说着,滕柯就抓了抓她的肩膀,说:“好了,这件事不要提了,起码今天和明天,都不要提了。你和父亲的后续,就交给我就可以了,你以后,也不要再应那个女人的邀约,这些天,你就在我这里好好的散心,如果需要出去旅游,我会适当安排我的工作时间。”

    陈敏蓉抹了一把眼泪,说:“我先一个人静一静。”

    话落,陈敏蓉一个人上了楼,她佝偻着身子,背影很是凄凉。

    大厅里恢复安静时,滕柯抽搐着嘴角,直接就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说:“媳妇……疼……”

    我心疼的摸了摸他的额头,说:“特别疼吗?你刚刚怎么不喊疼啊……看你装的很没关系的样子。”

    滕柯假装苦戚戚的说:“我不是得坚强点么,要不我妈不就更担心了。”

    我白了他一眼,“那你就不怕我担心啊!我也很担心好吗!”

    滕柯蹭着我的肩膀黏糊糊的说:“相比我母亲,我更想让你担心……”

    我笑着抱住了他的身子,“好了,你现在就不要乱动了,我去整理一下医药箱,然后再给你弄些吃的东西,你是不是都没有吃饭?”

    滕柯拥住了我的身子,说:“有你在,饿点也没关系。”

    我推开他的身子,有点嫌弃的看着他,“你乖乖坐着不要动!我去给你做饭!”

    可能是因为太疲乏的原因,我去厨房整理食材的时候,滕柯在沙发上,打盹睡着了。

    而这期间,我叫来了家庭医生,给滕柯的伤口,好好的处理了一下。

    大概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楼上的陈敏蓉下了楼,她刻意往墙壁上的挂钟看了一眼,随后很冷淡的冲着我说:“如果一会儿有人来送礼盒,你接一下。”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继续在厨房里榨果汁。

    而这时,家门口当真响起了铃声。

    我擦了擦手,跑去了门口,开门的一刻,一个穿着很专业的男人,递给了我一个乳白色打着粉色蝴蝶结的礼盒。

    我接下礼盒的一刻,对方说道:“您是唐小姐,对吧?”

    我点点头。

    对方拿出了一个单子,“麻烦您签收一下。”

    我核对了一下,的确就是给我的。

    那个送礼盒的人一走,我转头冲着正在上楼梯的陈敏蓉说:“陈阿姨,这是您的东西吗?”

    陈敏蓉有些尴尬的回过头,视线在其他的地方来回闪躲,有意无意的说道:“你不是要买礼服,参加叶帆集团的婚礼吗,这个你可以试试……”

    (这是今天的加更章节!感谢各位土豪的打赏!明天继续加更,回报你们的打赏!明晚九点我们继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