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0章 暴躁的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不是凌南,我是不会想到,那个平日里,连自己的衣服都不会洗的曲玥,竟然会去照顾一个醉酒的男人。

    其实我挺心寒的,因为曲叔叔在世的时候,他都没有享受过,自己女儿给予凌南的这种待遇。

    人啊,不成熟的时候,真令人心酸。

    我和滕柯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等着屋子里的声音渐渐平稳下来以后,曲玥对着凌南开了口,并说出了她不想结婚的事情。

    起初,屋子里的对话还算平静,因为凌南喝醉酒之后的状态,还算温和,并没有什么态度不好的状态。

    但他们两人交流了一会儿之后,凌南的语气,就开始变差了。

    凌南一直在询问曲玥,为什么会突然就不想结婚了,曲玥的理由很是简单扼要,就是说自己还不想这么快结婚,打算再缓两年。

    而这一次,曲玥也是下了决心。

    她跟凌南说的很清楚,自己打算再等两年,把家里的事情处理一下,顺便把自己的事业稍稍稳定一点,而凌南一听曲玥要搞自己的事业,他就炸了锅。

    我这次终于理解,为什么曲玥和我说,凌南不喜欢比他强的女人。

    可矛盾的是,变态式大男子主义的凌南,又为什么要跟尹思晗不清不楚?难道就是为了上位?

    我不禁摇头笑了笑,身后的滕柯就模样酷酷的靠在了墙壁,不屑的说:“曲玥是被下降头了?”

    我觉得,滕柯的这个解释,当真太精准了!我也觉得,曲玥被下降头了!而且是无药可救的那种!

    屋子内,两人的沟通越来越糟糕,曲玥后期也是忍不住,开始跟凌南吵,凌南就一意孤行的,非要尽快把结婚证领了,不许她胡思乱想。

    屋子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大概又过了五六分钟以后,我听到了里面有东西打碎的声音。

    我怕曲玥受伤,急忙就要往里冲,滕柯阻拦了我一把,说:“其实吵起来更好,两人有矛盾,自然而然就会分开。”

    我仔细一想也是,就忍住了自己的情绪,继续等在门口。

    忽然,屋子里的曲玥撕破喉咙的开始大喊:“你说你是为了爱我才娶我,那为什么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你要那么回答我?你明知道,我不爱做家务,更不爱上班!我不希望第三者插入到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里!可你偏要用那种回答来应付我!如果结婚,我是不会让你母亲住进我们家来的,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行!还有,生儿生女那种事,我决定不了!你要是觉得必须生儿子,那你就找别人生!”

    这时,凌南也绷不住了,他冲曲玥喊道:“你疯了?你和我喊什么!我说过非要你生儿子了吗?我只是说,那是我母亲的想法!我说的是我希望我们能生儿子!还有,我出钱买房子,让我母亲来住怎么就不行了?我妈把我抚养这么大,我亏欠她那么多,我就让她来家里住,就那么让你反感吗?你就不能理解我?既然你爱我,你就不能忍受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曲玥继续嘶吼道:“你想尽孝,那你就自己去尽孝!我是不会准许,我的婚姻生活里,有第三个人出现!你要是觉得不公平,那好,房贷我们一起还,名字写我们两个人,但你绝对别想,让别人住进我的房子!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我们就分手!”

    此刻的屋内,凌南和曲玥,完全成了一对吵架情侣的状态。

    我回头看了看滕柯,滕柯则一边无聊的翻看着手机,一边说:“这两个人根本就不适合。”

    我继续听着屋子里的状况,突然,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而紧接着,我听到了曲玥的哭声。

    我刹不住车的就要往里冲,滕柯再次压着我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继续忍耐,滕柯就把手机调成了录像模式,他偷偷的把手机顺着门缝放进了屋子内,摄像头对准了客厅。

    我小声问道:“你干嘛?”

    滕柯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洒脱的说:“我怕第二天有人用醉酒的理由赖账,这不是万无一失么。”

    我冲他竖起大拇指,滕柯就打了一个哈欠儿,说:“媳妇,我太困了。”

    我垫着脚,轻轻抚摸他的额头,“等等哦,马上就可以回家了,乖!”

    滕柯很是配合的抱了我一下,说:“我这辈子,大概是栽你手里了。”

    突然,客厅里的曲玥放声大吼:“凌南!这婚我不结了!你爱和谁结,你就和谁结!反正你提出的那些要求,我肯定不会答应!要么你妥协!要么就分手!”

    说完,曲玥气冲冲的就往家门口走,我快速的拿回了滕柯的手机,然后拉着滕柯跑到了楼上的拐角处。

    曲玥走出来的时候,鞋子都没穿,就赤脚跑下了楼,而很快,醉酒的凌南追了出来。

    他一边大喊着曲玥的名字,一边往楼下冲。

    我和滕柯往楼下走的时候,探头往屋子里看了一眼,客厅的地面上都是被砸碎的东西,一片狼藉。

    身旁,滕柯将他的手机举到了我的面前,说:“这足够证明,这个男人,有暴力倾向。”

    我看了一眼屏幕,是刚刚他们两人吵闹时的画面,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凌南摔的。

    我还以为,是曲玥摔的。

    我和滕柯跑下楼时,凌南正抓着曲玥的手臂,不停的将她往楼里拉扯。

    曲玥的双脚就膈在石子上,两只脚脏兮兮的,都被磨出了血。

    我上前就去推搡凌南,凌南发现我的时候,忽然就面目狰狞的冷笑了过来,“我说曲玥今天为什么会说出那么多让人作呕的话,原来是你一直在怂恿她!唐未晚,你他妈算老几,来坏我和曲玥的事!”

    可见,凌南是真的喝多了,平日里不说脏话的他,都开始满嘴放脏字了。

    滕柯怕凌南伤害我,就伸手按住了凌南的肩膀,凌南在和滕柯争执的时候,真的是什么胡话,都开始往外说了。

    凌南满眼通红的去撕扯滕柯,怒吼着说:“我和曲玥的事不用你们管!管好你们自己家的破事吧!为了一个离过婚的烂女人,你也真是放得下身段!”

    滕柯皱了一下眉,随后毫无顾虑的,拖着凌南的肩膀,就狠狠的向后拉了一把。

    凌南被撂倒在地上,滕柯半蹲下身,抬起拳头朝着凌南的侧脸就打了过去。

    整个过程里,滕柯一句话都没说,就只专注着打人,打人,再打人。

    我和曲玥在旁边看着,都觉得慎得慌。

    我发誓,我以后,绝对不惹滕柯大人生气。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