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6章 活着的意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里很清楚,滕柯把阮竹生叫过来,是为了让他和曲玥

    谈一次,或者,让阮竹生再争取一次。

    可我知道,现在的曲玥,真的没办法好好的对待阮竹生。

    我和曲玥打算送阮竹生离开的时候,阮竹生对于他和曲玥

    的事,也只字未提。

    大家就是很平和的走到了家门外,准备告别。

    不过,令我意外的是,这一次,曲玥做了比较正确的一件

    事。

    在阮竹生上车以后,曲玥忽然敲开了他的车玻璃。

    阮竹生打开车窗时,曲玥默默的沉了一口气,她目光凝重

    的看着阮竹生,开了口:“我很意外今天你能来,更意外,你今

    天帮了我。从我们分开到现在,我想了挺多,其实我并不后

    悔,当初放弃你的这个选择,因为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只

    会有数不尽的灾难。”

    曲玥酸了酸鼻头,“我不想马后炮的说,我当初放弃你,是

    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她苦笑着,用力的摇着头,“当初的我

    很自私,和你离婚分手,仅仅只是因为,我想扔下你,然后和

    凌南在一起。不过现在我遭报应了,我看清楚了凌南的真

    面目,更看清楚了,自己是一个多么卑贱的人。”

    蓦然,曲玥深吸了一口气,她豁然的咧开了嘴,笑着冲阮

    竹生伸出了手,说道:“和你离婚的这件事,我并不后悔,但放

    弃你,却让我后悔了,因为我知道,我错失了一个好男

    眼前,阮竹生从车窗里伸出了手,他有些生涩的触碰了曲

    玥的手,笑容有些僵硬,“都过去了,我们就不要说那些不

    开心的。”

    曲玥笑着摇了摇头,“谢谢你当初一直陪在我身边,虽然现

    在的我开始怀念那段日子了,但我绝对不会,再去干扰你的生

    活,我希望你能幸福,真的希望,你能幸福。

    说完,曲玥后退了一步,摆着手说:“走吧,不是还要上班

    吗。

    阮竹生有些不舍的点了点头,随后开走了车子。

    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曲玥就大声吆喝的冲着天空吼了一嗓

    子。

    我站在她身后,说:“或许还有机会挽回

    曲玥眯着眼睛回过头,阳光在她的头顶闪闪烁烁。

    她傻乎乎的冲我笑了笑,说:“不走回头路了! 我的人生,

    总要重新开始才是!”

    说完,

    1

    曲玥大摇大摆的朝着家门口的方向走。

    这一刻,暖暖的微风席卷在我的周身,眼前瘦瘦小小的曲

    玥,好似一个巨大的能量团,在慢慢的变热变强大。

    好吧,就让这个干燥季节的风,吹的更凶猛些吧,让她燃

    烧,让她浴火重生,让她重新找到,活着的意义。

    回到家以后,楼上的滕小川和陈敏蓉,已经收拾好一切,

    在大厅里等待着我。

    我急忙跑上楼,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

    等着跑到陈敏蓉和滕小川的面前时,我呵斥气喘的说:“走

    吧! 去学校!

    陈敏蓉很奇怪的上下打量我一眼,问道:“我听说你哥

    能行吗?”

    已经苏醒了那你这几天不去医院,

    我笑笑,

    “没关系,我父母都在那里,一会儿小川的活动结

    束,我就去医院。

    陈敏蓉拉着小川的手起了身,走到门口时,她低声呢喃着

    说:“抽时间,你安排你父母,和我见一面。”

    我愣住了神,反问道:“您刚刚说什么?”

    陈敏蓉不耐烦的说道:“你年纪轻轻的听力怎么这么差!”

    我继续呆站在原地,陈敏蓉就很是没好气的说:“抽个时

    间! 让双方家长见面!”

    我急忙点头应声,“嗯嗯嗯好! 知道了知道了!”

    不过还没走出门口,陈敏蓉就怀疑的看了我一眼,“你之前

    的妇科病,好了没? 最近体检了吗?

    我想了想,回应道:“好了,不过最近也打算去体检一

    次,您要跟我一起吗? 我本来是和我母亲一起约好的。”

    陈敏蓉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道:“一起去吧! 我怕你做手

    脚!

    说完,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虽然,她对我的态度很生冷,但我还是感觉的到,她在一

    点一点的认可我。

    前往学校的路上,我们的车子,是管家魏蓝开的。

    我一个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整整一路,都在想着,要

    怎么跟母亲开口这件事。

    但想来想去,

    还是应该先把体检的事情落实一下。

    我给母亲打去了电话,电话接通时,我开口跟她说体检名

    额的事情,问她可不可以临时多加一个,而那头,母亲语气很

    糟心的,跟我说了另外一件事。

    袁桑桑和袁浩然去了医院,去看唐萧了

    我真的搞不清楚,这两个人,是要去做什么。

    挂掉电话,我就已经完全的坐不住了,陈敏蓉看出了我心

    绪不宁的状态,就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我迟疑片刻,点了头,“医院那头,出了点小问题,我跟我

    母亲说了活动结束以后就去

    陈敏蓉点点头,“嗯,还是小川的学校活动最重要,毕竟你

    之前已经答应过我们了。”

    我点点头,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是想去医院的,但又不好开口。

    两分钟后,我们的车子抵达了学校。

    带着小川去班级的一路,我都心神难安,陈敏蓉看了看

    我,语气放宽的说:“你要是特别急,那你就去医院,但你必须

    把滕柯叫来,反正我之前也是想让他来,而不是你。”

    我摇了摇头,“算了,他很忙的。

    话毕,陈敏蓉拿出了手机,她瞄了我一眼,随后按下了滕

    柯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时,陈敏蓉很平静的冲着滕柯说道:“唐未晚家里

    有事不能参加学校活动,我和她说了,要么你来,要么她参加”

    完活动,再去办事,你看着办吧!

    陈敏蓉那边一挂电话,滕柯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我还没开

    口,他就让我现在离开学校,他说他会来。

    虽然语气很不情愿!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一个人抵达医院的时候,母亲连续给

    我打了好几通电话,而我一进病房,就看到了围绕在病床边的

    袁桑桑和袁浩然。

    他们带了很多的补品,但都被我父亲打翻在地。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1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